黑客集中营,红客江湖

2019-10-11 13:49 来源:未知

相比之下,软盟科技就要寒酸很多了,办公地点是租的,刘啸连续给他们打了几次电话,才摸到了地方,等到的时候,早就过了面试的点。 前台的接待看刘啸的满头大汗,也不好就这么打发他走,就带着他进了办公区。 软盟的办公氛围让刘啸吃了一惊,简直就是一群游兵散勇,有穿着拖鞋在办公区溜达的,有坐在电脑前吃东西的,还有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甚至有打游戏的。 前台接待推开最里面的一扇门,喊道:“这里还有一个面试的!” 刘啸朝里看去,这是一个比较小的办公区,里面坐了十多个人,各自守着一台电脑,听到前台MM的话,就有一个人抬起了头,“不是都面试完了吗?” 前台MM笑了笑,“找不到地方迟到的!” 那人皱了皱眉,四下里看了一眼,喊道:“你们谁有空,去面试一下。”,喊了半天,没人答应,那人只好站了起来,骂骂咧咧地道:“你们这群懒鬼,面试个人能杀了你们啊。” 其他人只是笑,也不搭话。 那人招手把刘啸叫了进去,指着角落的一台电脑:“这是一台刚架设好的WEB服务器,还没有安装我们软盟的硬件防火墙,你去搞一搞。搞好了就喊我,我一会要对他进行一个SYN泛洪攻击,要求,一,不能死机;二,不能影响正常用户对网页的访问。”说完那人又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忙去了。 刘啸有些郁闷,自己的简历都还没来得及掏出来呢,看看没人理自己,只好走到那服务器跟前,拽过一张椅子坐下,开始在服务器上做一些设置的调整。 SYN泛洪攻击其实是一种最平常不过的攻击手段,但因其操作简单,成功率高,仍然成为有些人恶意攻击的首选方法。它的攻击原理很简单,就是利用了通信协议上的BUG。我们平时访问网站,只要输入网址就可以了,至于网址是怎么链接到网站的服务器上,网站服务器又是怎么把我们需要的信息传送过来,我们就不需要操心了,这些都是通信协议所要做的工作。 其实这个过程很象电影里的特务接头,首先,特务甲向特务乙发出暗号“天王盖地虎”,要求接头;特务乙接到暗号后,向特务甲发出下半句暗号“宝塔镇河妖”;特务甲一看暗号没错,是自己人,就向特务乙发出“可以接头了”的信息,然后两特务成功碰头,开始交换信息。 当我们访问一个网站时,我们就是那个特务甲,而网站的服务器就是特务乙,只是由服务器扮演的这个特务乙实在是太笨了。如果特务甲喊了一句“天王盖地虎”之后突然跑掉了,特务乙等不到对方的回复,就会以为对方可能是没听见自己的暗号,于是就站在那里,一遍又一遍地喊,“宝塔镇河妖……镇河妖……河妖……妖……”,直到把他自己喊成一座“望夫石”。 可是,网站服务器不可能只面对一个用户,他要面对的,是许许多多需要接头的特务甲。最要命的是,特务乙的这个弱点被敌人知道了,敌人雇了一大帮子的伪特务甲,此起彼伏地朝着特务乙喊“天王盖地虎”,喊完就消失,隔一会换个地方再喊,可怜的特务乙,他最后不是宕机了,就是被活生生给累死了。 而刘啸现在要做的,就是去拯救这个笨笨的特务乙,让他在不累死、不宕机的前提下,争取和最大数量的特务甲接头,保证情报站正常工作的满负荷运转,另外,还要防止他被那些伪特务甲欺骗。 要做到这些其实也不难,刘啸根据服务器的配置,设置了一个同时接待特务甲的数量限制,一旦超过这个数,就算特务甲喊十遍“天王盖地虎”,服务器也会装作听不见,这样就没了宕机的可能。 不过,敌人雇佣的伪特务甲的数量可能会超过服务器的这个数量限制,一旦服务器所有的接待位置都被那些伪特务甲给霸占住,真正的特务甲也就没办法和特务乙接头了,此时就算服务器不宕机,其实也和宕机没什么两样了,自己人都接不上头,它的作用就一点也没发挥出来。 这时候就要限制特务乙喊“宝塔镇河妖”的次数了,不能让他就那么无限制地喊下去,喊一两次,见不到对方的回复,就把对方从位置上踢走,让后面排队的特务甲进来,加快轮换速度。 所以,如何合理设置这两个数值就显得很关键了,刘啸很好设置好数值,然后又搞了一个IP筛选策略,尽可能保证不被虚假IP欺骗。其实,如果对方伪造的虚假IP数量超出服务器承受极限的数倍,乃至于几十倍,那么这个软策略可能发挥的作用并不大,但软盟的人限定了不能使用硬件防火墙,刘啸能做的也就是这样了,不过他还是尽量地增加了一些自己独特的设置。 “好了!”刘啸确认无误后站了起来,朝着面试自己的那人喊道:“你可以开始了!” “店小三!你来!”那人头也不抬,直接喊到。 刘啸却吓了一跳,店小三这个名字他再熟悉不过了,网上赫赫有名的黑客高手,经常发表一些黑客入门知识方面的文章,拥有众多的粉丝。店小三出道也就比邪剑等人晚了一两年,在他之后的许多黑客都是在其文章的指引下,才跨入黑客之门的。 只见一个长得很瘦的人慢吞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知道了!”,然后走出去这间办公室,去了外面大的办公区,大概是安排人手去了。 “原来店小三是这幅模样啊!”刘啸一直以为店小三大概和以前的店小二有点联系,油嘴滑舌,满脸笑意,现在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店小三还是蛮冷峻的。 店小三出去之后半天没回来,刘啸只好无聊地打量着屋内众人,顺便猜测着这些人到底是传说中的哪位高手,网上那些出了名的高手,有很多都被龙出云笼络到了自己的麾下。刘啸此时有点明白为什么软盟的人不看自己的简历,因为这些黑客高手大部分都是半路出家的野和尚,有些人比起刘啸来还要惨上几分,别说是名校了,可能连普通的大学都没念过,完全就是靠着兴趣和天赋自学成材的。不过,刘啸倒是对软盟这种“用人惟才”的观念很是赞赏。 又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店小三才走了进来,进门直奔那台服务器而去,嘴里还念念叨叨:“这服务器你们是不是谁动过了?测试的人已经连续加了两次的攻击数量,不但没死机,网页访问还很正常!” 店小三的话一下把众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 店小三是道中高手,上来就直奔刘啸改动的设置去了,发现数值设定也没任何稀奇的地方,只是和自己平时测试出来的最佳数值很接近,店小三就打开了系统的防护策略,发现多了一个IP筛选策略,打开看了看设置,店小三就有些惊讶,“很有意思啊,把黑客们喜欢伪造的那些不可能存在的IP段基本都过滤了。” 店小三回头冲刘啸竖了大拇指,“你小子行,看来研究得不浅呐。”只是店小三的表情依然那么冷峻。 众人看店小三说得玄乎,都跑过来看,看完都是啧啧称奇,尤其是之前给刘啸出面试题目的那人,更是拍了两下刘啸的肩膀,“小子,不错!” “这小子我要了!”声音是从最角落的地方传来的。 刘啸偱声看了过去,一个留着披肩长发,长相却很威猛的人坐在那里,他的眼睛甚至还盯着他面前的电脑,这也是办公室里唯一一个没有过来看热闹的人。 面试的人很高兴,道:“你小子还傻站着干什么,没听我们老大发话了嘛,你被软盟录取了!赶紧说一下你的薪资要求,还有,合同也一并签了吧,省得麻烦,明天你就可以来上班了。” “明天不行!”刘啸叫了起来,“我是应届毕业生,要等论文答辩结束才能过来上班!” “还没毕业?”办公室里的人齐刷刷望了过来。 “快了,就两月不到了。”刘啸赶紧回答到。 面试的人把目光投向最里面的老大,看老大没反应,便道:“行行行,看你这啰嗦劲,先把合同签了吧,搞完论文答辩就来报到。”说完顿了一下,“你薪资还没说呢!” 刚才在银丰受了气,所以刘啸倒也毫不客气,开口便道:“6000,每隔半年我希望加一次薪!” 众人再次把惊奇地目光投了过来,心想这小子还真敢狮子大开口。 角落里的老大依然毫无反应。 “得!6000就6000!”面试那人走到到门口,朝外面喊了起来:“人力部的,把咱们录人的合同拿一份过来!” 刘啸却急忙从书包里拿出一份合同,“签这个吧!学校还要建档呢。”,刘啸手里的,是学校发下来的就业合同。 那人大概之前也看到过这样的合同,皱了皱眉,在桌子上翻了翻,找到一支笔,然后拿着刘啸的合同走到角落里,老大也不推辞,很痛快地就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人拿了合同和笔又走了回来,朝着刘啸招手,“来来来,赶紧把你名字签了,一会人力部的人来了,刚好拿一份留底。” 刘啸大喜,上去刷刷几笔,把自己的名字签好,等人力部的人拿来正式的录用合同,刘啸这才小心地填了起来,尤其是薪水那栏,还有报到的日期,他都仔细核对了几遍,这才签下自己的名字。 “真磨蹭!”面试那人收起合同,走到角落请老大再签了字,然后抽出一份交给刘啸,“齐活!你回去赶紧着把你的论文答辩弄完,然后到这里来报到。”说完他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一张名片,“我名片你拿着,如果有什么问题或者困难,就给我打电话,公司能帮你解决的会尽力解决。” 刘啸小心翼翼收好,然后朝办公室的人挥了挥手,“那…那我就先回去了,再见!” “走吧走吧!”那人摆了摆手,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继续忙去了。 走出软盟的大门,刘啸简直高兴到了极点,应聘成功!软盟给他的感觉很不错,开放、宽松、自由的办公氛围,不拘一格的用人观念,最重要的是,软盟真的如外界所说的那样,是黑客高手的天堂,就刚才面试的那个办公室,估计就云集了国内一半的安全界高手。至于坐在角落里的那个老大是谁,刘啸一时半会还真的想不出来,不过看他那副拉风的作派,就知道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在火车上“哐当哐当”颠了十多个小时候后,刘啸再次回到了封明市,周围同学朋友都知道他签约成功,嚷着要他请客,一连几天,刘啸都忙着东请西请,直到张小花给他打电话,他才想起了和张春生打赌的事情,道歉之余,他还不忘说要请张小花吃饭。

刘啸的几项制度通过并执行后,公司总算暂时安稳了下来,一些原本还打算要辞职的人都想再观察几天,看看软盟有没有什么新的转机,很多人都踊跃地参与到了软盟新的运作制度、人事制度的制定当中,来自于软盟内部的忧患总算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制。但刘啸知道,如果短时间内软盟做不出成绩来,这些人还是要走的。 在黄星的安排下,刘啸终于在案子被移交法院的前夕见到了老大,再晚两天,老大他们就不知道要被分到哪里的监狱去了。 老大还是一如往昔地冷峻,只是没有了往日的神采,胡子很久没刮,显得非常沧桑,看见刘啸,他只是瞥了一眼,便把视线移到天花板上,冷哼了两声。 刘啸咳了两声,“真没想到,和我数度交手的wufeifan竟然是你,咫尺天涯啊!” “你此刻一定很得意吧!”老大冷哼着。 “我为什么要得意?”刘啸摇了摇头,“我只在打败比自己技术高明的人后才会得意,你的技术虽然也很高明,但打败你,我非但得意不出来,还非常地伤感!” “伤感?”老大嗤了一口气,这话鬼都不信。 “一直以来,软盟就是我奋斗的目标,是我仰望的高点!”刘啸叹了口气,“我毕业之后,第一选择就是软盟,我对软盟充满了崇敬,可我没想到,现实中的软盟会是如此一副景象。换了是你,你一直在追求某件事物,可当你追到时,才发现它根本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甚至是更差,你会不会伤感失落?” 老大没说话,良久之后才道:“你来就是说这事?” 刘啸摇了摇头,“我来是想问你,你为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其实你很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为什么你要一边拉拢我进入软盟,一边又对我不断下死手?” “其实自你第一次出现在软盟,在面试里露了那么一手,我就注意到你了,你技术不错,我很欣赏你这样有天赋的人,所以我想让你到软盟来。”老大叹了口气,“可惜啊,阴差阳错,我手下的一次失误,却让你我成了敌人。” “呃……,什么失误?”刘啸有点不解。 “这些日子,我仔细把我们之间所有的事情都回忆了一遍,我终于是明白了。”老大突然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夸张。 刘啸更加纳闷了,这老大是怎么了,说话前言不搭后语,那失误是什么还没解释清楚呢,就又来了个明白,他到底明白了什么啊? “你知道我明白了什么吗?”老大终于收住了笑,看着刘啸,“你我是前世的仇家,这辈子注定是个你死我活的结局!” 刘啸大汗,这老大肯定是被关久了,脑子短路了,连这种不着边际、荒诞离奇的话都说了出来。 “三年前,我阴谋算计了邪剑,三年后,我却因为邪剑的报复和你成了敌人,最后栽在了当年陷害邪剑的手段上,这一切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老大的话越来越离谱了。 刘啸都怀疑自己今天不该来,老大绝对是神志不清了。 “我知道你小子现在肯定认为我有点不正常了!”老大顿了顿,道:“没事,等我说完,或许你就不这么认为了,我从我们之间的第一个梁子说起!” 老大沉寂了片刻,似乎是在整理思路,然后道:“就说张氏的那个项目吧,其实软盟完全没必要掺和这样的项目,但当时我鬼迷心窍,想让老蓝趁着做项目的空把你拉回到软盟来,就答应了此事,结果项目没成,还把邪剑给招来了。邪剑报复软盟,黑了我们的网站服务器,我非常生气,但不方便自己出手,于是我派了吴越家族,让他们到廖氏去捣乱,想让邪剑后院起火。谁知这帮蠢材,到封明一打听,得知是张氏要搞企业网络,就以为是我们说错了目标,自作主张,把勒索信投给了张氏。” “啊!”刘啸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他没想到自己和wufeifan的恩怨竟然会是这么开始的,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吴越家族是wufeifan的一部分,甚至对wufeifan也没什么印象,如果吴越家族真把勒索信投给了廖氏,说不定自己当时还会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同盟呢。世事果然难以预料! “后来的事请就简单多了,虽然我损失了一个吴越家族,但我可以再组建一个,不过一个有天赋的高手却很难遇到,所以我原谅了你,即便是后来你又灭了我的病毒集团,我还是原谅了你!我喜欢和高手挑战,挑战所有的高手,然后不惜一切打败他们!”老大叹了口气,“可事不过三,你接着又灭了我的QQ盗号集团,老蓝回来告诉我,说那个和你在一起的女网监,已经怀疑到了他,所以我才不得不对你下手。你再有才华,如果威胁到了我,我也绝不能放过你,因为我的身后,还有许许多多的兄弟,他们都是被我拖下水的,我要为他们负责!” “你负得了责吗!”刘啸看着老大,“蓝大哥,店小三,他们在圈内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就是随便从软盟的小办公区拉一个人出来,那都是独当一面的高手,可现在呢,他们都变成了阶下囚,你让软盟的技术核心损失殆尽,你让中国黑客的精神彻底沦丧,这就是你的负的责吗?” “他们是被你害的!”老大怒视着刘啸,“冤有头,债有主,害你的是我吴非凡,你冲我来便是,为什么要拉上他们?” “你这是狡辩!”刘啸也怒视着老大,“那软盟呢?当年南帝将你从地下黑客里拉出来,他放心地把软盟交到了你的手里,可你为软盟做了些什么,你把软盟变成了一个名利场、变成了一个腐化基地。你敢站在龙出云的面前,拍着胸脯说自己负责了吗?”刘啸大吼着。 老大半天没说话,双手捏紧,脸色极其痛苦,最后才低低地问道:“龙哥他现在在哪,人还好吗?” “他很不好,很伤心,他已经决定要将软盟出售!”刘啸冷哼了一声,“他已经彻底寒心了,这就是你对他知遇之恩的报答!” 老大突然抽了自己几个嘴巴,把刘啸吓了一跳,想伸手拦他,老大却道:“如果你再见到他,请转告他……,说……说我对不住他,我辜负他!” “你现在说这话还有一丝一毫的意义吗?”刘啸真是恨不得再抽老大一个嘴巴,“如果你当时有一丝的良心,就不会再次走上老路了!” 老大闷了半响,道:“从前有一个人,他习惯用自己的右脚走路,有一天,他心血来潮,换了左脚走路,却发现轻快了很多,于是,当他再换回迟钝的右脚时,便怎么也走不痛快,心里总是惦记着左脚走路的快感!”老大叹了口气,“我什么都明白,但我无法控制自己,我的心里每日都在承受着煎熬。” 刘啸嗤了口气,他对老大这种逻辑很不爽,当你把手伸进别人的口袋时,你觉得很刺激,很爽,你在犹豫要不要把对方的钱掏出来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到对方的感受呢? “我这辈子最大的错事,就是遇见了你!”老大重新抬头看着天花板。 “即便你没遇到你,你此刻也会是阶下囚的下场!”刘啸吸了口气,“如果不把你这样的人铲除,那天底下所有程序人、所有安全人的正当利益有谁来保障,他们的公平又有谁来维护,他们还有什么希望和前途?你破坏了所有人的秩序,你就必须要受到惩罚,这不会因为我的出不出现而改变!” “成者王侯败者寇,现在你赢了,当然你怎么说都行!”老大对着天花板嗤了口气,“我累了,如果没别的事,就恕不奉陪了!” 刘啸站了起来,失望地笑了几声,“本来我来,是有很多事情想和你说清楚,不过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我只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刘啸顿了顿,道:“软盟现在由我接手,我会把她做得非常好,让你把这牢房坐得心服口服!” 刘啸说完便离开了,别人说不见棺材不掉泪,可他没想到,老大居然会是见了棺材也不掉泪的主,中国黑客的数十位精英被他害进了班房,软盟也因此元气大伤,可老大除了觉得对不起龙出云外,竟然没有丝毫的悔恨之心,还把一切的过错全都推到了自己身上。 出了拘留所,黄星就等在门口,看刘啸气冲冲出来,就赶紧问道:“怎么了这是?” 刘啸咬着牙,“象吴非凡这种人,就应该让他在班房里好好地忏悔!” 黄星拍了拍刘啸的肩膀,“呵呵,放心吧,他今后有的是忏悔的时间!”完了又道:“对了,软盟那边的事怎么样了,这可是中国黑客的一块招牌,我们这边对她今后的发展也非常关心。” “不太好,元气大伤,人心不稳,这几天已经走了好几个了!”刘啸皱着眉,“龙出云已经无心管理软盟了,我现在就想着赶紧把收购软盟这事促成,这样至少可以稳定一下军心,再这么拖下去,不消别人动手,软盟自己就垮了!” “唉……”黄星也是叹了口气,“谁也想不到软盟会遇上这事!” “本来收购方这两天就应该派人过来商谈的,现在出了一个岔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人!”刘啸捏了捏拳,这熊老板跑去封明和张春生商谈,这都三四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你也别着急!”黄星安慰着,“软盟这烂摊子交给你处理,也真够难为你的!” 刘啸叹了口气,“走一步算一步吧!”,刚说完,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刘啸很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道:“刚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刘啸赶紧接起电话,“熊哥,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那边熊老板笑着,“我从封明回来了,事情很顺利。我现在人就在软盟呢,你跑哪里去了,赶紧回来,我把事情给你说一说!” “好好好!我这就回去!待会见!”刘啸笑着挂了电话,对黄星道:“黄大哥,今天这事谢谢你了,那边收购方有消息了,我得回去处理一下!” “谢什么!”黄星笑着,“行了,赶紧忙去吧,你要谢我,就把中国黑客的这块招牌重新给我竖起来!” 刘啸笑了笑,没说话,挥了挥手,转身奔软盟就回去了。 “熊哥,谈得什么结果啊!”刘啸进门就迫不及待地问到。 熊老板正坐在刘啸的办公室喝茶呢,看刘啸这么急,便放下茶杯,“来,先坐,我慢慢跟你说!” “你还是快点说吧!”刘啸坐了下去,“你这好几天没消息,我都快急死了!” “呵呵,是这样的,老张已经答应和我共同出资收购软盟了,他七我三,合同我都带来了,现在就可以签,钱也准备好了,成不成,就看你们软盟董事长的一句话了!”熊老板笑呵呵地掏出合同,“这下你小子满意了吧!” 刘啸把那合同接过来一翻,基本就是上次自己在封明时,张氏拟出的那份合同,当下刘啸笑了笑,“满意,满意,那我这就通知一下龙董事长!” “别急,别急!”熊老板按住了刘啸,“我还有一件事没说呢!” “什么事?”刘啸看着熊老板,这不是都好了么,怎么还会有事? “就是你小子跟我说的那事啊!”熊老板瞪着刘啸,看刘啸一脸纳闷的样子,就道:“就封明高新技术产业区的事!” “哦,这事啊!”刘啸反应了过来,“这事怎么了?” “成了!”熊老板爽朗地笑了起来,“哎呀,我平时算是没对你白好,你小子这次给我介绍这买卖可真是了不得,大,太大了!现在知道消息的,就我和老张,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可就没我什么事了!” “成了?”刘啸看着熊老板,“封明高新技术产业区的事成了?” “成了!”熊老板确定地点了点头,“要不是为了等这事的确切消息,我早就回来了!” “不能吧!”刘啸有些怀疑,“这么大的事,从立项到审批,没个一年半载根本拿不下来,怎么可能三五天的时间就定了下来呢。”刘啸是坚决不相信! “这事还有假?”熊老板大眼瞪着刘啸,“千真万确!有中央和省里的批文,据说是特事特办,可见封明这个高新产业区必定是大有前景。我和老张共同出资,组建了一个封明高科建设投资集团,已经跟封明市市zf签订了联合开发这个高新产业区的协议,以后高新区的所有项目,会优先考虑我们,而且用地税收之类的会给我们最大限度的优惠!不过,这事目前还在筹备阶段,所以暂时外界不会有任何消息!”熊老板拍着大腿,“值,真值,老张那一千万花得是真值啊,没有他那一千万,封明市府怎么会给我们如此大的优惠呢!” 刘啸傻了,信是信了,可他却很纳闷,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这么大的项目,中央和省里竟然不加审核评估就直接特事特办,到底是什么促使的呢?刘啸琢磨了片刻,觉得没有别的解释,要么就是OTE的那份策划实在是太厉害,要么就是因为OTE要来封明落户投资。OTE本身并不怎么出名,关键是OTE身上的影响力,他的客户除了张氏外,其他无一例外都是全球性的大机构,一旦OTE落户封明,那封明市必将举世皆知。 可负责审批的人又怎么会知道OTE的来历呢,刘啸就想起了那天刘晨的奇怪举动,她一听说OTE要来封明投资,便不等饭局开始就匆匆离去,难道是刘晨从中使力了?那这刘晨也未免太厉害了,简直就是手眼通天,直达天听啊! “别愣了,说吧!”熊老板拍了拍刘啸,“想让我怎么谢你!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老熊都绝不皱一下眉头!” 刘啸大汗,“我给你说这事,又不是图你的谢!你这不是骂我吗?” “兄弟归兄弟,可我要是不谢你,我这憋得难受啊!”熊老板一脸着急。 “那就请我吃饭吧,去海城最好的饭店!”刘啸笑着,他也懒得和熊老板墨迹了。 “就这要求?”熊老板大失所望,“也罢,先欠着!”说着就拉刘啸起来,“走!咱现在就走,去海城最好的饭店,点最贵的!哈哈!” “别急啊!”刘啸赶紧拖住他,手里举着那合同,“咱还是先把这个事摆平了再吃吧!” “这又不耽误!”熊老板摆了摆手,“你现在就打电话通知软盟的董事长,一会咱们边吃边谈,直接饭桌上就把合同签了!哦,对了,我差点给忘了,昨天中移动海城分公司的老总还给我打电话,说他们的网络得检查检查,让我给他找人,你有空的话,就去一趟!”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188体育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黑客集中营,红客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