捌11虚岁刘德海,五行之行民族音乐未来大师音乐

2019-11-16 06:04 来源:未知

图片 1


刘德海演出照。

图片 2

琵琶大师刘德海日前在上海音乐厅“敦煌国乐”师生音乐会上举行多首新作首演。音乐会上不仅有传统江南丝竹之声,更有81岁高龄的刘德海为儿童奏响《平安之夜》的琵琶新声,欲与西方古典音乐大师巴赫隔空对话。

昨晚,中秋节,圆月高挂。

在刘德海看来,琵琶在民族乐器中的特殊地位在于其海纳百川的包容性。它不仅融合了西域与江南血统,琵琶更在不同乐曲风格的探索中走在改革前沿。 “不希望琵琶成为一个孤独的奇迹”,是刘德海不断进行作曲、技法创新的初衷。“回归江南民间音乐的根基,汲取外国优秀的技术经验,把琵琶推向世界,我们要再走前人没走完的路。”

今晚,在国家大剧院小剧场,“花好· 乐缘:五行之行民乐未来大师音乐会”伴我度过了更圆的一个夜晚。

以丝竹古韵抵挡“流行之躁”

“未来大师音乐会”是上海半度音乐筹资、发起和运行的项目,该项目两年一期,每期选择五名优秀青年民乐演奏家,用创造性的概念为每人制作音乐专辑一张、微电影一部、纪录短片一部、个人相册一本,并举办全国巡演。当晚的演出,即为本期“民乐未来大师”的第四场全国巡演。

一曲 《故乡行》拉开了音乐会的序幕。刘德海19岁离开上海,特意在暮年返乡之际以 《文将军》改编的琵琶曲作为 “丝竹新声”开场自有深意。 “江南不仅是民乐传统文化的摇篮,到江南田野中采风寻根,也是传统音乐人必须回归的道路。”师生音乐会前的排练,刘德海在台下指导时频频站起击掌打节拍,引导学生进入音律涌动的一呼一吸。“现在的琵琶‘脾气很坏’,很‘躁’。”刘德海表示,年轻演奏家容易受一些流行音乐的冲击,要守住柔韧的江南丝竹根基并不容易。

五位演奏家分别为水之智——古筝演奏家刘乐,木之秀——中阮演奏家陈素敏,火之丽——古筝演奏家伍洋,土之诚——琵琶演奏家李佳,金之清——笛子演奏家范临风,另有一位十一岁的中阮小演奏家周世鸿。

走场结束后,刘德海的得意门生李佳不愿休息,独抱琵琶在台上苦练琢磨许久。李佳在音乐会中独奏的传统琵琶大套文曲 《月儿高》,抒情写景之外更重精神内涵。现代演奏家如何触摸古人精微细腻、庄重大气的音乐质感?李佳回忆起了与丝竹乐队的昆曲排演经历, “合作中不知不觉融入了其他丝竹管弦惯用的加花”。其他民族乐器中源于江南的民间音乐基础,能让演奏家汲取到独奏中难以领悟的经验和情感,不仅为合奏 “垫出好听的细节”,也能在专业琵琶乐曲演奏和二度创作改编中,散发丝竹管弦的韵味。

全场没有主持人,没有报幕。舞台上没有任何文字,只有四盏顶灯,持续从头亮到尾。

“大珠小珠”落出巴赫的和谐

上半场,“五行”“各行其事”,音发五色。五位青年演奏家每人一首独奏,技艺精湛,个人实力充分展现。曲目有传统名曲,如笛子独奏曲《鹧鸪飞》,也有新创作品,如刘乐创作的古筝独奏《今夕》。

提起琵琶,大多观众的印象仍停留在 《十面埋伏》中令人耳晕目眩的高难度技巧。相比易于入门的古筝、钢琴等乐器,琵琶近年迎来的考级琴童人数虽有增加,普及度仍远远不及。刘德海近年特意创作、改编了一批儿童音乐,此次首演的 《听妈妈讲好故事》 《平安之夜》 《快乐的夏令营》等乐曲也进行了网络直播,正有意改变观众的认识:“弹琵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下一半场,呈现出“五行”之“相合相克”之道,均为重奏、合奏。有琵琶、古筝二重奏《春江花月夜》,笛子、古筝二重奏《欢沁》,古筝二重奏《渔舟唱晚》,还有中阮二重奏《异想天开》与合奏《三六》。

“传统乐曲大多较为深沉,有一定难度,初接触时有距离感,愉快而深刻的少。”刘德海表示,民乐创作中,儿童音乐历来是欠缺的门类,传统乐曲中极为罕见,现代民乐作曲家也较少关注。 “创作孩子喜欢听的音乐,才能让孩子喜欢琵琶。”

范临风一曲《鹧鸪飞》,我静坐闭眼听声,循环换气而形成的绵长音流,绘出了一副鹧鸪时高时低、时近时远的水墨画,其气息控制之好,非高手莫能为。

这一民乐新课题,让刘德海的创作经历了 “从八个月到几年的难产期”。他向西方音乐大师巴赫取经,将十二平均律的作曲技法移植到琵琶弦上,才终于拨弄出了优美和声。“怎么让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不散乱?和声,只有用和声,让琵琶作为弹拨乐器的颗粒声音 ‘抱团’,达到群体性的和谐。”在音乐会的压轴曲目 《踢踏舞》中,刘德海突破性地运用中指食指双弹挑组合的新技巧,让习惯了 “独唱”的民族乐器奏响曼妙新奇的双人歌舞,琵琶也终于有了一首真正的音乐会练习曲。

刘乐弹筝,早已经见过几次,其眉、眼、头、颈、身动作之大、之美,可列古筝“动作派”之首。当然,与近年来哈萨克斯坦传入中国的冬不拉表演的动作相比,还是有汉族人天生的不足。虽欲“听筝”,但动作太吸引人,还是“观筝”吧——刘乐高音区的音色极好,自己既是作曲、又是演奏,驾轻就熟,一气呵成。

“琵琶本身是从西域传来的乐器,经过现代乐器改良后,完全能满足西方律制中转调、移调的前提条件。”青年琵琶演奏家李佳解释。正是由于乐器本身的包容性,琵琶现代作品风格极为丰富,在 《浏阳河》《倒垂帘》等民歌、 《唱支山歌给党听》等红歌改编中 “大出风头”;与西方交响乐队、民族管弦乐队的合作也更为融洽。1973年,刘德海首开琵琶与大型交响乐团合作之先河,创作琵琶协奏曲 《草原小姐妹》,又与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 西柏林交响乐团合作演出,将琵琶艺术推向国际舞台。

李佳跟随琵琶大师刘德海学习多年,是今晚唯一获得博士文凭的青年演奏家,也是中国第一位琵琶专业的博士学位获得者。李佳演奏规范,娴熟,《二泉映月》也是自己改编自阿炳的同名二胡曲,还是阿炳的同乡,琴声中传出的认真和对江南音乐的理解,都区别于北方人演奏《二泉映月》。刘星很看好他的演奏,但我始终觉得李佳的演奏中透出的“研究味”浓于“表演味”。

“琵琶永远在爬坡。”刘德海曾经这样说,所以他一直在探索琵琶作为世界性乐器向前发展的各种可能性。李佳也说,有追求的民族音乐演奏家、作曲家,都不希望将琵琶局限在特色音域、特色乐器的框定中。“琵琶能不能像小提琴、钢琴一样,让全世界的人都听见?”刘德海从琵琶的 “童心”中,看到了打通高雅音乐、通俗音乐门类,跨越文化、国界传播的新可能。

伍洋表演大气,台风英姿飒爽,曲目为著名作曲家秦文琛的作品《太阳的影子4》。前半段音乐如点描,或者就如一团一团的墨团,声音的收放控制很多。后半段探索新音色,琴弓拉古筝琴弦 ——还可以听下去。再后来,用硬币(假如我没看错的话)刮琴弦,我马上想起了三种难听声音——刮锅、驴叫、猫交配,每刮一下,我都得咬一下牙,显然发现周围人有人捂耳朵。恕我个人偏食,这样的现代作品,实在是考验我的忍耐力!

上半场最后一曲是新加坡中阮青年演奏家陈素敏带来的《中阮第二协奏曲》(刘星作曲)第一乐章,这个曲子就是她与香港中乐团合作完成世界首演的,我也看过录像,技术、处理都没有问题。但前三个音出来,怎么没激情,而且似乎有点不自信,进入快板段落之后,很流畅。后来问刘星,你的学生还怯场吗?

”下午彩排时,发现空调声极大,而且这个厅音响不好。陈素敏说弹曲子很吃力,一个曲子弹下来,满头都是汗“。

上半场只感觉到每个独奏的声音都有点欠,让人觉得”听不饱“,经刘星提醒,下半场时我特别注意了一下空调问题,果然像在下雨,尤其是乐器声音较轻的段落,简值就像在雨棚里演奏。堂堂国家大剧院的音乐厅,竟然声音不好,而且连个空调的噪声都无法解决——大剧院呀,大剧院,你真大!

下半场有合奏,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中阮二重奏的小演奏家周世鸿——镇定自若——镇定的如朱晓梅弹巴赫,小姑娘长头发垂在中阮音孔旁,但演奏准确、规范,毫无影响。最后一曲五位青年演奏家合奏《三六》,这是江南丝竹的名曲,经刘星之手改编,效果很好,前面的音响都不好,这一曲因为有五件乐器,音量喂足了耳朵,才舒服起来,但这是最后一曲。

曲终,鞠躬,周世鸿上台与其他五位演奏家谢幕,工作人员送花,亮灯。

大家从座位上起立,我后排有人脱口而出:

这才是真正的音乐会,没有一句话

——音乐不需要解释!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188体育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捌11虚岁刘德海,五行之行民族音乐未来大师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