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如野草般坚强,好期待有个父母资格考试

2019-09-20 20:51 来源:未知

当所有人都对你失去信心时,你仍然要对自己满怀希望!你是否曾经是个总拖班级后腿的差生?你是否有过因为考试不及格而遭父母打骂?你是否也曾因为父母的冷落和嘲讽而抬不起头甚至破罐子破摔?你是否被别人否定和不相信,就放弃了梦想和出人头地的机会?如果真是这样,你也未免太脆弱了,请看这位低分女强人的故事……她叫Asia,1982年出生于南京。从小学到高中考试很少及格,被家长和老师称为“低分女”的她,从一所民办大专毕业后,却奇迹般地成为全球500强公司的高级白领!是得贵人相助?是父母大有来头?还是空穴来风的炒作?女孩连肉都不配吃,还学习个什么劲呀Asia的真名叫葛一,今年30岁的她是地道的南京人,已是一个两岁男孩的母亲。在某“全球500强”驻南京分公司做销售的她,是名副其实的白领女强人。但是,从小学到高中,她可是父母和家长公认的“差等生”。接受笔者采访的葛一说:“我们那时的‘差等生’可比现在的小孩坚强幸福多了,成绩再差、父母再怎么打骂,都不会舍得去死。”就在前几天,葛一所在的小区有个13岁的小女孩跳楼身亡。媒体报道说:这个小姑娘之所以跳楼,是因为考试成绩太差,没脸见疼她爱她的双亲。“那么多成绩差的孩子,也都过得快快乐乐的啊。这个小女孩之所以选择决绝地离开,主要是因为她的父母天天吵架,而他们吵完架后,她总是像皮球一样被他们踢打、咒骂。”略知内情的葛一很惋惜地说,“这个女孩的遭遇,其实跟我小时候如出一辙,但她为什么就不能像我一样,野草一般坚强地活下来呢?”“我如果是个男孩就好了,那样成绩差一点,也不会觉得那么自卑!”这是儿时的葛一常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父亲是家中的长子,爷爷奶奶希望他能生个儿子,但偏偏葛一的妈妈“不争气”地生了个女孩。“我是个女孩,这成了妈妈和奶奶关系恶化的导火索。”葛一说,他们家和奶奶家不远,但自从她出生后,奶奶就不再去她家。打记事起,葛一就见证了妈妈和奶奶电光石火般的“婆媳矛盾”。奶奶总拿妈妈出气,骂她生不出儿子。“我妈也不是省油的灯,奶奶把她惹急了,就会跟她大吵。吵完后,我妈回家再骂我爸。”父母感情原本就有问题,葛一出生后他们的矛盾更深。夫妻俩吵完架后,一般都会拿“罪魁祸首”葛一出气。“他们一吵架就闹离婚,一闹离婚就把我当成筹码,抢来抢去或者扔来扔去。”葛一仍记得,父母吵架后最喜欢对她说的话就是:“我们要是离婚了,别跟你爸,跟我!”害怕父母吵架,更害怕他们离婚,葛一觉得家简直就是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火药桶,所以她在家里总是战战兢兢。上小学时,学校离家很远,骑自行车都要半小时,但葛一从不迟到早退,因为这样可以不听父母无休止的争吵,也可以躲避他们吵架后对她“大展拳脚”的发泄。喜欢上学并不意味着成绩就会优异,葛一对学习没什么兴趣,上课睡觉、开小差,下课后找男生打架。“我的父母是被打大的,我也是三天两头就要饱受他们的拳脚之苦。我讨厌武力,但也知道武力才是最好的武器!”葛一无奈地说。考试从来都不及格也就罢了,还隔三差五地打架滋事,葛一成了老师、父母都头疼的“问题少女”。因为成绩差,“好学生”都不跟她玩儿,原本就不喜欢她的奶奶更加讨厌她,葛一越来越讨厌学习,成绩也越来越糟糕。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收入不高,葛一上小学那阵,家里吃一顿肉都很难。有一次,葛一偶然得知奶奶家做了一锅肉,而二叔的儿子被奶奶叫过去了,她也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奶奶看见她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葛一躲在门外往里偷看,小姑发现她后,偷偷用筷子夹了块肉送出来。肉才刚放到嘴边,就被闻讯赶来的奶奶一巴掌打掉了,奶奶冲她嚷嚷:“女孩子吃什么肉?”那时葛一自暴自弃地想:女孩连肉都不配吃,还学习个什么劲儿呀?父亲说再也不打她的那天,她高兴得都快飞起来了成绩不好被所有人瞧不起,被妈妈骂“你这种人,长大了只能去卖腌咸菜、洗猪大肠”,个子最矮,却总被安排在教室最后一排。这些,葛一都无所谓,但是挨揍的滋味不好受。小学四年级的某天,因为在外面惹是生非了,父亲像老鹰捉小鸡一样,一把提起葛一,从东厢房往堂屋里扔。要不是隔壁三娘突然造访,葛一的头磕在了她正迈进门槛的脚上的话,那天她不被摔死,至少也得落个脑震荡。上初中第一天,晚饭时父亲把葛一叫到饭桌旁说:“你好自为之吧,我再也不打你了。”女儿都13岁了,父亲觉得再打她怕她记仇,怕她因此做出出格的事儿。这承诺在13岁的葛一听来犹如天籁,她高兴地蹦起来嚷嚷:“太好了!我爸再也不打我喽!”男人说话算话,说不打就不打了。可母亲没承诺不打她,相反随着和丈夫矛盾的升级,葛一被母亲打骂的频率越来越高了。“我妈是那种一边讽刺、责骂你,还不忘把你朝死里揍的女超人。”葛一说,跪搓衣板一跪五六个小时,跟人打架了或被欺负了,衣服脏了或者身上有伤不肯跟妈妈说,母亲一边说“这不说话的妮子,干脆去聋哑学校算了”,一边对葛一一阵拳打脚踢。“很多次都想到了死,但那时没有网络教你各种各样死法啊,也没有好朋友愿意跟你一块儿去死,更别说什么穿越到古代的说法了。想死,却不敢,是我们那个时代差生的共同特征。”葛一说如果她是90后的话,没准儿早就“以死谢罪”了。初三那年,为了让老师能鞭策女儿好好学习,葛一的父母买了一兜子水果去见她的班主任。班主任当着他们的面对葛一说:“你要是能考上高中,我的名字就倒着写!”班主任教数学,而数学凑巧是葛一比较感兴趣、偶尔还能考及格的科目。但是班主任却认定了,她就是连高中都考不上的差等生。为了“报复”班主任,葛一开始努力学数学。“很讨厌数学老师,很想让她的名字倒着写,所以就逼着自己听她的课,上其他课时都做数学题。”结果,葛一破天荒地考上了高中。尽管因为刚达到分数线,还要交3000元的赞助费,但葛一却高兴坏了。父母要办一个“谢师宴”答谢班主任,葛一却死活不干。她考上高中后,路上碰见初中班主任,哼一声就扬长而去。葛一刚上高中后没多久,父亲遭遇下岗,母亲工资本来就很低,一家三口的生活捉襟见肘。父母战争升级的同时,葛一理所当然地成为他们“战争”的炮灰,也理所当然地不再对学习有任何兴趣了。母亲讽刺她:“我一年不吃不喝,也就挣三四千块钱。你要是考上大学了,这点钱只够交学费。幸好,你根本没本事考上大学。”如果说原来葛一对父母的不信任、嘲讽能听之任之的话,那么上高中后,葛一则意识到: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动不动就离家出走,去同学家里躲着;有限的几个同学都投靠完后,无处可去的葛一就躲在自家柜子里。看父母急得团团转地找她,她就高兴得要命。他们出去找她时,葛一就跑出来吃点东西,吃完东西又躲回柜子里去。葛一说某天晚上她躲在自家柜子里,看到找不到她的父母突然安静下来,相顾无言默默流眼泪时,她突然有些心酸:“也许,父母还是爱我的,只不过他们表达爱的方式,有点‘残暴’罢了。”躲在衣柜里的她冒死跑出来,刚才还很安静的母亲,突然就爆发了,对她劈头盖脸地一顿猛打。那一年葛一17岁,被打依然很疼,但是那一刻,她的心不再像之前那么疼,她也不再那么恨妈妈了。她突然觉得:爸爸打她骂她,妈妈冷落她讽刺她,是因为她太不争气了。她突然理解了妈妈,她有太多委屈无处发泄:爸爸没有工作,奶奶借口她生了个女儿骂她和欺负她,除了拿孩子撒气,她还能做什么呢?当你翅膀硬了,摆脱父母的“魔掌”,你就赢了于是,18岁那年,葛一干了件特自豪的事情——为了给妈妈“讨公道”,她直接去找奶奶算账。老人根本不听她这个小屁孩讲道理。道理讲不成,她就不管不顾地跟奶奶大吵了一架,把多年来对奶奶的恨以及奶奶对妈妈的种种不好,一股脑儿全给倒出来了。从那以后,妈妈依然会骂她、讽刺她,但葛一觉得频率明显比原来少了,而且她的面目也没之前那么“狰狞”了。下岗的父亲做了点小生意,家里的经济条件开始好转。葛一突然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有所提高。可惜的是,高考也临近了,这会儿再奋起直追也没用了。葛一的高考分数很低,根本不够上任何一所统招大学,但是她并没有去卖腌咸菜、洗猪大肠。葛一坚持上了南京的一所民办大专,学的专业是“电子信息”。依然没有人看好她,父母都觉得这样的大学上不上皆可。没有人能想到,葛一的人生,会在这所说出来都没有人知道的学校里,焕发出别样的风采。从小学到高中一直跟父母同住的葛一,终于有机会从家里搬到学校住宿了。大二时,学校鼓励大家“专升本”,说只要考上本科,也就跟其他大学生没什么区别了。班上很多同学都跃跃欲试,原本对她不抱希望的父亲,也鼓励她去试一试。于是葛一开始埋头复习,重温高中时被她荒废掉的科目。填志愿时,葛一没敢填分数线很高的南京大学,而是选了名气稍低一点的河海大学。可是,由于报考人数太多,河海大学当年的分数线比南京大学还高3分。葛一分数刚够南京大学,但她没填那里的志愿,当不上本科生了。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因为用心准备了“专升本”考试,又因为成绩比她好的同学都读本科去了,她因祸得福成了优等生。大二期末考试,葛一破天荒拿了奖学金!大三那年,葛一再次拿到了奖学金。这让她喜出望外:原来逃离了父母的“魔掌”,她这个差等生也可以变成优等生。原来只要对学习感兴趣,成绩就可以提高。最重要的是,当成绩好的孩子会那么幸福。父母依然骂她讽刺她,但葛一开始从别人嘴里听到诸如“你妈妈可为你骄傲了”这样的话;身材娇小、长相也很普通的她,也开始有男孩追了;一直没什么朋友的她,也开始有了很多可以交心的闺蜜了。一直因为成绩差而深感自卑的葛一,开始变得开朗自信。当所有人都对你失去信心时,你仍然要对自己满怀希望自信心爆棚的她,大二时就毛遂自荐去了南京一家公司实习。尽管每月只有300元工资,但葛一却干得非常投入和卖力。2002年毕业后,葛一被这家公司正式聘用。因为有学历不高的自知之明,葛一什么工作都会抢着去学去干。同时,这个自小就备受冷落、嘲讽的女孩,也在获得人生中第一份工作时,开始结交更多的朋友。“每个人尤其是女人,都应该在人生成长过程中的每个阶段,去交几个知心朋友。”葛一说,朋友会帮她消化积压在心头多年的负面情绪,朋友不会因为你是差生或者女强人疏远或奉承你。当那些一直深藏于内心的自卑、纠结和愤懑,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葛一恍然大悟:没有人永远是差等生。两年后,福建一家全球500强公司招聘投标专员,尽管专业不对口,但在公司也做过投标工作的葛一,还是毫不犹豫地给那家公司发去了自己精心制作的简历。而当她接到公司的录用通知时,葛一才知道:当初和她竞争这个职位的有1000多人,其中60%是硕士及以上学历,剩下的40%,除了她是大专学历外全是本科毕业。公司之所以选择葛一,是因为她的工作经验,她接受面试时所表现出来的自信、笃定和成熟。“我曾经因为成绩差,被所有人瞧不起而卑微到了尘埃里,我曾经让所有人失去信心。所以,当生活给我发出‘你其实也不赖’的信号时,我就会无比珍惜并全力以赴。”葛一这样解释她这个无钱、无学历、无后台的“三无人员”之所以能跻身全球500强的根本原因。2004年5月,因为要追随南京的男友,葛一离开福建,应聘到南京一家公司做销售。这是一家欧洲驻南京的外企,同样是全球500强之一。因为有扎实的工作经验和成绩以及前任老总的极力引荐,葛一很顺利地得到了这份工作,并且一直做到了现在。如今,翅膀硬了的葛一,偶尔也会跟父母“算账”,说他们当初不该那么无情地骂她、打她。爸爸把她的诘问当成耳边风,妈妈却说:“现在的你和过去完全是两个人。如果小时候你有现在一半懂事的话,我和你爸疼你都来不及,哪里舍得打你。”看来,当孩子长大、成熟,从坏孩子变成好孩子时,曾经暴戾的母亲在变得温和的同时,也变得狡黠。分明是她对孩子的不信任、否定和打骂,才导致孩子自卑、怯懦和成绩糟糕,但母亲才不会承认在葛一的成长道路中,她曾经是多么的偏执、失责和不计后果。所幸,这个在打骂和否定声中长大的女孩,最终让人刮目相看,获得了连父母都非常惊讶的成功和幸福;所幸,经历了化茧成蝶的葛一,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的人生座右铭:当所有人都对你失去信心时,你仍然要对自己满怀希望!当然,已经做了母亲的葛一,从两年前生下儿子的那一刻起就无比笃定地知道:为了孩子健康成长,她一定会和丈夫用心经营婚姻,从而为孩子创造和谐、安宁和幸福的家庭氛围;她不会因为孩子成绩差而责骂、忽视甚至是讽刺他。当然,最重要的是,作为母亲,她永远都不会对孩子失去信心!

                  文/宸雨暖风

   越来越发现,有些人真的不适合做家长。

   父母都是爱孩子的,这句话绝对是世界第一大谎言。

   不是说父母都不爱孩子,而是,并不是所有父母都是爱孩子的。

                            一

   我认识一个姑娘,外表甜美,性格温柔,现在才22岁,但她抑郁已经6年。对,你没看错,她在16岁就抑郁了。

   她觉得她妈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大概就在于打击她吧。

   小学的时候,她挺开朗的。觉得自己很优秀,成绩一直在班里前五,能歌善舞,跟小朋友关系也很和谐。

可她妈并不这么认为。

她妈觉得她没有考第一就是不够用功,没有考100就是差生。四年级的时候,语文单元考试,她考了91分,全班第一。她以为她妈会高兴,但当她把试卷拿回家的时候,她妈正在厨房切菜,她说语文考了91分,她妈第一反应就是拿着菜刀瞪着眼看着她,说:“你每天什么都不做,只读书,就只能考91分?”那个架势,她直到现在都忘记不了,她当时觉得她妈是不是想要杀了她。

五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她去她妈单位,她妈同事恰巧是她隔壁班同学的妈妈,那个妈妈特别温暖,每次看到都是一脸微笑,这种温暖的感觉让她在梦中都无比的向往,想象着自己以后一定要做这样的妈妈。

那天,那个妈妈跟她妈说:“你家xxx真好,性格文文静静的,成绩又好,又听话,真羡慕你啊。”她听了心里也挺高兴的,谁不想得到别人的表扬和肯定呢?可是,她妈一脸不屑的说:“你那是不知道,她在家里特别懒,被子都不叠,衣服几天不换,头发乱糟糟。我看着她就烦。”

那一刻,她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她知道,她这辈子可能都得不到她妈的肯定。

这还不算最可怕的。

到了初中,她跟每一个女孩一样,开始爱美。她内心有点喜欢她数学老师,觉得帅帅的酷酷的,笑起来跟李晨一样让她心里暖暖的。有一次她看到电视里的李晨,露出了迷妹的特质,结果她妈非常恶毒的说:“你就跟小婊子一样让人恶心。”

从此后,她无比悲伤的发现自己开始失眠,一夜一夜的看着窗外慢慢的变亮。

成绩一落千丈。

父母开始不断的骂她,恶毒的讽刺她。

她试图跟父母说自己可能得了抑郁症。她妈却说:“你会有抑郁症?抑郁症是要自杀的,你去死啊。我看你是想男人了。”

从初中开始,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早点离开那个家,那个让她窒息的家。她跟我说,她这么多年的每一个努力,就是为了离开她妈。

她现在终于实现了这个理想,可她依然抑郁着。有时候她在街上看到那些小心翼翼护着自己孩子的父母,心里总是会有一阵恍惚: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亲子关系吗?

她22岁了,不敢谈恋爱,不仅仅因为自己的抑郁症,更重要的是,她害怕婚姻,害怕自己也会成为那样的母亲,害怕自己的孩子再经受一次自己曾经的那种痛苦。

我从来不敢在她面前说“父母都是爱你的,都是为了你好”之类的话,因为,这一切,在她面前,都是苍白无力。

一年前,我走在街上,远远的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指手画脚的对着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姑娘,我想,大概是一个母亲在骂自己的孩子吧。

渐渐走进的时候,几句话断断续续的飘过来,“你为什么不把垃圾带下来?”“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你为什么不把垃圾带下来?”“你把垃圾带下来会死吗?”那个妈妈歇斯底里的声音穿透了逐渐变暗的夜色,一点一点的飘向各个方向。

不就是女儿忘记那垃圾了嘛,真的有必要这样在女儿学校门口的大街上骂她吗?

我以为这已经是极限,可是,我还是太天真了。

在我离她们大概还有十步左右的时候,突然,那个妈妈气急败坏的打了那个女孩一巴掌,那个女孩一踉跄,碰到了身边的几辆自行车,她摸了摸被打的脸,又慌乱的去扶那些自行车。而那个妈妈,还在用一些恶毒的语言,用尽了歇斯底里的力气,在骂她。其中一句是:“我为了你。。。。。。”

我恍惚中好像听到了一个女孩心碎的声音。

很多父母,为了孩子付出一切,心甘情愿。可为什么,一定要孩子为此而有很大的负担?一次一次的强调你对他们的付出,是想要他们对你的回报,还是想要突出你的伟大?

可,你的那些付出,难道是孩子逼着你作出的吗?

我无奈的走近她们,我不敢看女孩的脸,我怕多看她一眼就刺激到她幼小而敏感的心。16、7岁女孩那种小心翼翼的自尊心,我也曾经有过,所以,我不敢去过多的关注她,我怕造成她不必要的负担。

我低下头,匆匆的从她们身边走过。

仿佛,做错的是我。

我无法想象那个女孩在自己的学校门口,经受自己的妈妈辱骂甚至打骂的时候,心里的那种恐惧。恐惧被老师看到,恐惧被同学看到,恐惧被自己心里深藏着的朦朦胧胧的那个男生看到。。。。。。

无非就一袋垃圾而已!

这个世界,很多父母,真的并没有做父母的资格,但可怕的是,世界上,没有父母资格考试,人人都可以成为父母。

上面两个例子里,在生活中,是非常正常的父母,甚至是为了孩子做出了巨大牺牲的伟大父母。可是,即使是这样的妈妈,依然,在伤害着自己的孩子。

更不用说那些把孩子留在高速路上自己开车走了让孩子在高速路上徒步走了2公里的妈妈、天津那个让孩子站在商场栏杆上导致两个孩子掉下而亡的父亲、自己去打麻将把孩子锁在家里饿死的父母、自己不舒心就打骂孩子的父母。。。。。。这些傻x父母,我个人觉得,应该剥夺他们生养的权力。

我们还有一个更可怕的思想,就是根深蒂固的觉得孩子是自己的私有财产,认为打骂孩子、侮辱孩子都是自己的权力,甚至,天津的那个案例中,因为父亲的疏忽而导致孩子丧失生命,也并没有法律上的责任,因为孩子是自己的。

可是,孩子是个活生生的人,ta是个独立的个体!

多么希望这个世界能开设一门父母资格考试,让那些傻逼能远离父母这个队伍。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生命如野草般坚强,好期待有个父母资格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