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的初中,励志故事

2019-09-20 20:51 来源:未知

她的人生异常不幸,却又充满了幸运。出生8个月时,一次高烧,导致她成了小儿麻痹症患者。读到小学三年级时,因为身体的原因,她不得不辍学。凄惨的童年,却有父爱如山;枯燥的岁月,她不忘学习。阅读,让她开阔了视野,她梦想能成为诗人、作家。

文/林梧梧

正当她沉浸在追梦的喜悦中时,父亲却身患绝症。为了挽救父亲的生命,她卖词救父,谁知,爱情却悄然降临……

图片 1

1972年11月29日,方华清出生在安徽歙县深渡镇,家里兄弟姐妹3人,她还有弟弟和妹妹。方华清的父亲是镇中学老师,母亲在家务农。

图片来自网络

方华清出生8个月时,突然发起了高烧。父母带着女儿去了医院,医生开了些感冒药,让他们回家休养。3天后,高烧退了,方华清却从此不会爬了。父母以为女儿刚生病身体弱,便买了些营养品给她补身子。可让父母纳闷的是,方华清快2岁时,还是不会走路。

莉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女孩,住在一个县城和另一个县城接壤的小村庄里,村子不算很大,但是也不小。父母在她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又出去打工了,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回来,莉是跟着奶奶生活,弟弟跟着父母生活。

焦急的父母带着女儿又去了医院,医生诊断后,认定方华清之所以还不会走路,是因为体内缺钙。父亲发工资时,经常会从镇上买些骨头带回来熬汤,给女儿补钙。一段时间之后,方华清依然还是不能走路。父母变得更加焦虑,邻居劝他们说:“有的孩子到好几岁才会走路,这很正常的,不要着急。”听了邻居的话,夫妻俩心中的担忧略减轻了些。

春天,成片成片地麦田里,绿油油,一阵风吹来,绿波荡漾,暖暖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洒在每个人的身上,照亮了心田,照暖了大地;夏天,怕热的知了一声一声扯着自己的喉咙,池塘里那群鼓着腮帮子的青蛙,草地里震颤着翅膀的蛐蛐,交织着夏日的交响曲;一阵大风吹过,秋天来了,带来了阵阵凉意,好像一夜之间,羞红了青枣的脸颊,吹黄了大地的衣服;在每年的第一场的雪里印上脚印,成为每一个小伙伴的乐趣,趁着早上温度低,还可以享受一下雪上滑冰!

时光荏苒,转眼间,方华清4岁了。在大人的牵引下,方华清能歪歪扭扭地走路了。6岁那年,上海医疗队来镇上支援医疗,父母带上方华清找到专家。一番检查后,专家却突然说:“你女儿患的是小儿麻痹症,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她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你们让她多高兴高兴……”父母一听,如遭雷击,可事已至此,再多的悔恨也是徒劳。

在小学,莉就像一个“野小子”,跟自己的小伙伴一起捉蚂蚱、蛐蛐喂小鸡、捞小蝌蚪喂鸭子、傍晚去树上摸“马吉了”油炸吃、挖“黄黄苗”“癞肚皮”泡茶喝、爬树偷摘桑葚吃、蹭人家的小花苗、提着篮子捡枣吃……

虽然行走不便,父母还是决定让方华清上学。每天早晨,父亲帮她穿好衣服,抱着她去餐桌边吃早饭,然后背着她去上学。放学了,父亲会早早赶到学校,背着女儿回家。殷殷的父爱,让方华清并没觉得孤单、自卑。父亲虽然是个镇中学的老师,却多才多艺,不仅有文采,还会作曲。家里常年都会订阅一些文学刊物。

老一辈人都喜欢给小孩子讲小时候的事,莉的奶奶也不例外。

方华清读到小学二年级时,突然爱上了读诗。有时,看着湛蓝的天空、连绵的青山,方华清会觉得内心非常激动,总想吟上几句诗。有时和父亲闲聊时,方华清便会将内心的感受说给父亲听。父亲鼓励女儿努力学习,将来说不定能成为一名出色的诗人。

在莉小的时候,莉的妈妈就外出打工了,将莉留给了奶奶照顾。当莉拖着长长的鼻涕在门口玩泥巴时,一位陌生,时髦的女人靠近她,说:

我是你妈妈,快叫妈妈!

莉呆呆的仰着头看她,像是在思索。

这时奶奶围着围裙出来了,莉像炮弹一样藏在了奶奶的身后,怯生生的偷看这个女人。

奶奶将她从身后扯出来,说:

那是你妈,快叫妈!

莉看着奶奶大声的说:

她不是我妈,我妈打工去了,给我挣钱买新衣裳,她才没有不要我!我乖乖的,就会回来了。

莉“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奶奶笑着说:

小孩子家家的,说什莫都信……

然而,方华清的身体每况愈下,走路的距离越来越短。读小学三年级时,方华清从教室都无法走到学校的厕所。父母在仔细分析了女儿的现状后,决定让她退学。懂事乖巧的方华清,理所当然地听从了父母的安排,回到了家里。

莉表示对这一段全然没有记忆,奶奶一直取笑她连妈妈都不认识。

退学后,方华清突然变得无所事事起来。父亲担心女儿在家孤单着急,专门去买了漫画书,让女儿打发时间。晚上下班回到家里,父亲便会和女儿说各种奇闻轶事。无聊时,方华清便从房间走到家里的大门口,坐在凳子上,看着从门口路过的人。没有人时,方华清会抬起头,看着天空,一看就是半天。

小学毕业后,小伙伴们都去了镇上读初中了,父母拜托表舅为莉争取到了去县城里上初中的机会。在父母眼中,莉是一个乖孩子,就算自己不在身边也可以很好的学习、生活。

每天的生活都是昨天的翻版。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方华清13岁时。看着弟弟妹妹每天都去上学,生活过得充实又自由,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袭上方华清的心头,她想了很多很多。自己将来怎么办?此时,方华清的身体变得更差了,到14岁时,她彻底不能走路了,只有左右两根食指还能动弹。做人简单的父亲,经常对女儿说:“丫头,你放心,我们会养着你,将来我们不在了,你的弟弟妹妹也会养着你,别想那么多了。”

其实在莉小的时候就去过外婆家,姨家,姑家住,有过一定的经验,所以对星期天有时要去表舅家住没那么排斥,因为都习惯了嘛!

可方华清还是觉得自己被这个世界遗忘了,她反复在心底追问自己,我将来怎么办?我能干什么?我该怎么自救?

但是莉一直都是住在村里,没有去过县城,不知道县城和农村的区别,姨姑家和表舅家的区别。

无数个日日夜夜,方华清无法入眠,她觉得自己还有两根正常的食指,只要自己有文化,将来可以做个服装设计师,可总而言之,自己还是要学习,要有文化。这样一想,方华清立即让父亲找来弟弟的书本,语文、地理、历史,还有家里订阅的《小说月报》。方华清沉浸在书的海洋里,贪婪地吸收着书本的营养。

那天,莉第一次和父母去街上坐上去县城的车,莉很高兴,父母带着大包小包,说是给表舅家的礼物。莉记得很清楚,她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的田地、大树,池塘、房子……这一切的一切都和村里不一样,处处透着新鲜、调皮,就连太阳在这个九月里不那么炙热,蝉也唱着悦耳的歌!

方华清只读到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数学知识大多记不得了,她将大部分精力投到了文科上。遇到不懂的问题,方华清不耻下问,经常抓着弟弟问这问那。方华清的态度引起了家人的关注,家人以为方华清在家待得太久了,想看看书打发时间。情感世界非常丰富的方华清,也没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家人,她不想引起家人的误解。

进入县城,更加地不一样,没有泥巴的宽阔的马路,比村里房子都高的楼,整整齐齐的花坛,各种各样的小汽车,这些让莉有些拘谨、无措……

在书的海洋里,方华清的心灵得到了短暂的宁静。可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彷徨、犹疑仿佛泰山压顶——自己这样傻傻地看书,能有出路吗?无数个夜晚,方华清躺在床上,千万次地问自己。心情起伏时,方华清就翻看父亲订阅的《小说月报》。无数次,方华清会被里面的故事感动得涕泪横流,偶尔她也会对自己说:“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这样的小说就好了。”

不一会儿,就到了表舅家,独家小院的两层小楼,屋里贴着明亮的瓷砖,皮质沙发,大大的电视机,各种各样的玩具以及门口的小汽车,莉感觉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连空气都尴尬起来。从这时起,“野小子”彻底不见了。

父亲见女儿喜欢阅读,经常从外面借书给女儿看。不仅如此,在生活上,父母尽自己的可能满足女儿的一切需求。

莉安静的听着大人们的谈话,拘谨地坐着。最后父母告辞离开,莉留了下来,因为明天学校就开学了。

时光如白驹过隙,方华清24岁那年,弟弟高中毕业了。这么多年,方华清坚持学习弟弟的课本,可多年过去了,她觉得自己并没什么明显的改变,除了多认识些字外。无边的绝望,笼罩在方华清的心头,她索性扔了课本,自暴自弃起来,天天除了吃喝睡,就是看电视。

表舅一家很好,他家还有一位小姑娘,才刚刚五岁,正是天真活泼的时候。莉第一次有了自卑的感觉。

1个月后的一天,一个朋友来方华清家玩,在和方华清闲聊时,朋友说出一个人物的事迹,听得方华清如梦初醒。突然间,方华清觉得自己的知识面实在是太窄了,也就是在那一刻,方华清决定重新开始学习,不管这些知识对自己将来能否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第二天,莉坐着表舅的车去了学校,老师看起来很爽朗,坐在充满学生的教室里面,看着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笑容和脸庞,莉的心终于定了下来。

一天,方华清的一个做裁缝的表舅来家里做客,方华清决定跟着表舅学习裁缝技术。在表舅的指点下,方华清很快掌握了裁剪的理论知识。当表舅将剪刀递给方华清让她试试时,方华清才意识到自己只有两根手指是正常的。绝望的她,躺在床上号啕大哭起来。

突然又发生了一件对莉来说很大,对大人来说很小的事。下午的时候,那个看起来爽朗的老师说,村里的学生不能在县里上学,要在就近的乡镇上学,莉的心里咯噔一下,听从了老师的话,默默地收拾好东西,沿着早上记忆中的路线找到了表舅家,表舅听了莉的话说让莉明天安心的去学校,他会处理好,莉一定能在这里上初中的,还夸奖了莉的好记性,路走一遍就能记住。

不久,方华清又找来一本书学习针织。颇有天赋的方华清,很快能织出一些惟妙惟肖的图案,心花怒放的她,梦想着自己将来能成为一名针织师。渐渐地,方华清擅长针织的消息,在村里不胫而走。很多人开始登门索取方华清的作品。第一次,方华清体会到了被人需要的快乐。

其实人的潜力是无穷的,莉其实是个路痴,但是那时就像有神助一样,因为那时只有靠自己

那5年,方华清边针织,边学习,是她人生中快乐的一段时光。虽然从事针织很多年,可方华清发现自己的技术从未超越过书上的案例,她在心底告诉自己,针织设计师这条路行不通。

这样就开始了莉离开家人的初中生涯!

2006年底,方华清的弟弟打工归来,给姐姐带了一台二手电脑。弟弟对姐姐说:“姐姐,现在网络太发达了,如果你能学会电脑,说不定能改变你的人生。”方华清听得热血沸腾,她开始没日没夜地学习五笔字形。1个星期后,方华清就会用五笔打字了。欣喜若狂的她在弟弟的指点下,学会了上网,还注册了QQ号……

莉的学习本来就不错,加上自己知道努力,稳坐班级前几名。刚开始看同学们和自己一样也是住校,莉慢慢也就有点放开了自己,在逐渐熟悉过后,才知道,只有自己是那种所谓的“留守儿童”。

在网络的世界里,方华清尽情地遨游着。

后来学校制定了一个规定:星期天学校不允许住校,所有学生必须回家。

一次,方华清加入了一个文学QQ群,里面的成员全是文学爱好者,群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个新成员都要在群里贴自己的作品,爱好古典诗词的方华清战战兢兢地贴了一首自己写的词:雨细鸟鸣幽,深楼人自愁。泪眼湿落花,为谁魂也瘦。

莉开始了流浪式的周末生活!

群里一个网友说她词写得好,但格律不对。在网友的指点下,方华清下载了古典诗词写作软件,开始系统性地学习写作技巧等。

自从来了城里,“野小子”式的莉渐渐变成了一个温柔、有点沉默、认真、乖的学生,性格越来越成熟,因为这样,老师会喜欢,同学也会喜欢!

方华清有古典诗词的写作功底,系统性学习,让她的水平提高得很快。那时,方华清的床头摆着一本《历代词选》,她将其中的内容背得滚瓜烂熟。

去表舅家过周末

就在方华清沉浸在古典诗词中不可自拔时,灾难接踵而至。2007年7月,方华清的父亲突然牙痛,牙龈也出现肿块,而且越来越厉害。那时,父亲正在杭州出差。疼痛难忍的父亲便到杭州医院进行检查,谁知竟然被诊断为口腔癌,必须尽快住院手术治疗。

莉感觉还不错,表舅一家都对莉很好,没有什么活,有时陪表舅的小姑娘玩,晚饭后散步,还可以出去和同学玩。但是总归不是在自己家,再好也会感到不自在,感到拘束。

为了给父亲治病,家人七拼八凑,借了7万元钱。手术过后,父亲回家静养,但一直需要吃中药进行保守治疗。买中药的钱不能报销,再加上之前欠下的外债,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境很快举步维艰起来。更为糟糕的是,2008年4月,父亲的病情出现了反复,必须立即去上海手术,否则生命不保。

莉做的最多的事是搬个小凳子坐在门口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考虑到家庭的实际情况,父亲决定放弃。难道就这样让父亲等死吗?母亲不甘心,方华清更不甘心。一家人再次开口找熟人借钱,可收效甚微。

也许在想刚刚飞过去的那只小鸟,也许没有在想那只小鸟!

那段时间,方华清整夜整夜无法入眠,脑海里只出现一个问题——怎样才能挽救父亲的生命呢?惆怅的方华清写下了这样的诗词:明月窗前独对,无寐。一缕桂香流,蓦觉又是近中秋。愁甚?愁!愁甚?愁!

有一次冬天,天特别地冷。如果在家里,莉这一天都不会出被窝,但是现在的她没有这个权利,无聊的莉去找了同学玩。在回来的时候,天空开始飘雪,在路上碰见了表舅一家带着小姑娘去看病,原来小姑娘发烧了,表舅让莉先回去,不用去医院了。莉听话地回去了,回去才发现,表舅忘记把钥匙给莉了,莉无法进屋。

一天夜里,方华清突然想到了网络上,曾有人“典身救父”的消息,自己是否也能“卖词救父”呢?激动不已的方华清,立即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

别无它法的莉在周围的广场晃荡到表舅一家回来。从来没有生过冻疮的莉,在这一天里,脚、手、耳朵都生了大大的冻疮。这件事莉谁也没有告诉,也不能说。

方华清一夜未眠,将自己多年写的所有诗词,按照顺序整理出来,做成一个完整的电子版书籍。第二天早晨,方华清在一些网站上发了“卖词救父”的帖子。

其实莉从来没有怪过表舅,他们真的对莉很好。那时莉怪的是自己的父母,因为他们不仅自己外出打工,还将奶奶和弟弟全部接到了身边,只把莉一个人留在了家里。莉每天都希望快快长大,大到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再也不用住在别人家里。

让方华清惊喜的是,很快就有一个网友向她的卡内打了500元钱。最为神奇的是,网友们被方华清的孝心所打动,开始四处转发“卖词救父”的帖子,此后,陆陆续续有人向方华清的卡内捐款。靠着网友们的帮助,方华清的父亲终于住进了医院。其间,一个网站的编辑在看见方华清的帖子后,专门和方华清取得了联系,还主动帮忙将她的词集整理成电子书。

回空无一人的家里过周末

不可思议的是,一个网名为“你好”的网友,主动加方华清为好友,两人一见如故。方华清将家里和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你好”不仅不介意,还主动介绍起了自己的情况:我叫吴旭春,1977年出生于内蒙古,成长在一个离异的家庭,高中毕业后四处打工,有一只眼睛失明,现在在哈尔滨……只要一有空,吴旭春就会在网上安慰方华清,他的鼓舞让方华清觉得温暖了许多。

回家,莉感觉很难过,她的家只有一个空荡荡的房子和院子里长满的杂草,她觉得那不是家,家里没有家人算什么家呢?

不久后,吴旭春主动向方华清表白。从没想过自己也能恋爱的方华清,心如鹿撞,她当即写下了这样的词句:影儿为谁瘦,子心痴念沉。传书倩鱼雁,说与心上人。

放学了,莉强忍着难过,扯出一抹笑容,和同学说再见。快速跑到车站去坐车,车上挤满了人,好不容易挤上了车,到家时天已经黑了。莉的村子离下车的地方还有三里地,途径三个村子。在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有人接莉的。

就在方华清初尝恋爱的甘醇时,这年11月,父亲在方华清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人世。处理好父亲的后事,心情低落的方华清,在网上与吴旭春互诉衷肠,吴旭春说:“无论你失去什么,你永远也不会失去我。”

在路上,黑洞洞的,莉小声的唱着歌为自己打气,为自己加油!看着路边村子里那温暖的灯光,可以想象到里面是多么地温馨!而路上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一刹那眼泪蜂拥而至,但莉告诉自己,不能哭,哭是最没用的表现,因为没人心疼,没人知道。

1个月后的一天,方华清突然接到吴旭春从哈尔滨火车站打来的电话:“我现在上了这班火车,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原来,吴旭春偷偷从单位辞职,他决定来到歙县,与心爱的姑娘共度一生。

终于到家了,莉拿出钥匙打开门,从衣柜里拿出被子铺在被灰落的脏兮兮的床上,躺在床上,闻着灰尘的味道,努力让自己进入梦乡。

方华清竟然从网上找了个男朋友,这一下子成了村里的爆炸新闻,各种流言蜚语迅速在这个宁静的小山村里蔓延,大家众说纷纭。有人说:“一个能蹦能跳的小伙子会找个瘫痪在床的姑娘,他一定是骗子,不信你们等着瞧。”还有人说:“一年到头躺在床上,就这样的人,还想找对象,疯了吧?”再也无法忍受的母亲,劝方华清放弃,并对吴旭春恶语相向。

早上,莉发现原来还有只小鸟没有忘记这个房子,这么早就开始在院子里叽叽喳喳的唱歌。还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枕头竟然湿了,黏兮兮的。

为了爱情,为了和心爱的姑娘厮守终生,吴旭春默默忍受着一切指责,他尽心尽责地照顾着方华清的生活。然而,方华清的母亲对吴旭春的态度更恶劣了,经常指着他的鼻子,让他离开。

从此以后,莉再也没有因此事难过过,莉觉得无所谓了

吴旭春被逼离开了方华清。临行前,他对方华清说:“你放心,半年后我还会再回来的。”吴旭春走后,方华清觉得自己的心被掏空了一般,她不吃不喝,躺在床上暗自垂泪。

去同学家过周末

爱情折磨着方华清。一腔悲情向谁诉?方华清将心中的苦闷,变成了一行行感人的诗词。那段时间,唯一让方华清感到高兴的是,她的第一本书《罗浮堆雪》已经在印刷了。春节之前的一天,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方华清家门前,是吴旭春。方华清和吴旭春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发誓,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难,今生今世再也不分开了。

同学们都觉得莉的性格很好,不与人吵闹,温柔,乖巧,大家都愿意和莉做朋友。班上很多人都和莉是好朋友。

书出版后,方华清破天荒地有了3万多元的稿费。靠着这些稿费,2009年5月1日,方华清和吴旭春正式结为夫妻。婚后不久,方华清和吴旭春在镇上开了一家冷饮店。一对有情人终于可以长相厮守了。方华清对吴旭春说:“像我这样的残疾人都能有甜美的爱情,我想写一本自传类的书,给大家鼓劲。”吴旭春听了,拍手称赞,并承担了所有的家务和照顾方华清的重担。可惨淡的生意,让他们的生活很快举步维艰。为了让方华清顺利完成书稿,吴旭春又开了家网店,开始在网上卖服装、毛巾等百货,可生意也是异常冷清。

当时班上转来一位女同学芸,她的脾气不是太好,刚到班上就和同学闹了矛盾,但是她和莉的关系很好,她两从来没有红过脸。

在生活无以为继时,政府和广大的网友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2011年初,方华清和吴旭春搬进了廉租房里。2012年5月,带有自传性质的专著《墙头上的向阳花》顺利出版了,这本饱含着夫妻俩太多血泪的书一经面市,立即得到了广大读者的热烈反响,方华清也顺利成了中国作家协会安徽省分会会员。

有一次周末,芸邀请莉到自己家去做客,芸说了好久,莉才答应去她家做客。

方华清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后,感动了千千万万的读者,她开始去一些高校等做专题报告。经常,方华清会被一些残疾人的事迹所感动,一本新书在她的脑海里初步成形。

莉感觉自己有点敏感了,看到芸和父母的相处,看到芸自己的大房间,莉总是默默地羡慕。

2013年初,方华清和妹妹一起,在镇上开了一家农家乐。经营之余,方华清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新书的创作上。为了照顾方华清的生活,吴旭春只在网上接活,赚取微薄的生活费。

其实莉最羡慕的是芸有父母的陪伴吧!

生活虽然艰辛,可夫妻俩还是觉得异常幸福。方华清希望在2015年,她能顺利参加安徽卫视《超级演说家》节目,她希望能将自己的故事,和更多的有情人分享。

时间过得很快,莉的初中很快就过去了。莉考上了县里的一高。

2015年5月1日,是夫妻俩结婚6周年的纪念日。回首和丈夫交往的点点滴滴,方华清百感交集,她当即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朝朝为妾画红妆,病骨沐香汤。不觉窗外寒暑,情韵正悠长。别梓里,是清狂,笑风霜。此心如玉,身老徽州,一诺天荒……

在紧张的学习中,高中生要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很多学生都表示苦不堪言。在学习之余,同学好奇的问莉,这么久不回家你难道就不想家吗?莉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慢慢地说:“我早就已经习惯了,他们也习惯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莉的初中,励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