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二胎吗,成败故事

2019-09-20 20:51 来源:未知

“妈妈快来看,大学录取通知书,是姐姐的,姐姐考进大学了。”今年刚考进高中的大男孩举着信开心地告诉妈妈毛爱萍。“你别拆,让你姐姐自己拆。”毛爱萍提醒儿子。王安韵听到了弟弟的喊声,双手撑着四个角的助行支架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她的身子倾斜着,腿脚使不上劲,走得很慢:“录取通知书来了?”王安韵拆开信,开心地说:“我真的考进大学了,我就知道我可以,如果不是我的手脚慢,我一定能考得更好,没做的几道题我都会做……”“能考进大学就好,太好了。”毛爱萍的眼眶红了,想到女儿小时候,连小学都不愿意录取她,从来不敢想有一天女儿还能进大学……

        从我接触断舍离到我怀孕中间差不多有大半年的时间,周围很多人都说我等你有了孩子,我看你还能把家里保持成什么样子。

“安韵”这个名字,只是不安韵人生的开始

          我承认,我是第一次怀孕,也就打算生这么一次,无论男女,也许家里会因为有了孩子一片狼藉,但慢慢的还是会找到更好的生活方式。前几天,我终于去医院卸货了,在我怀孕的日子里,我秉承着坚决不多买衣服,毕竟生完孩子还是需要恢复身材,那么多孕妇的衣服我也不打算穿。

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即使孩子身上有些什么缺点,父母总还是把自己的孩子当成宝贝。1992年,王安韵的妈妈早产生下了她。虽然她身体弱,但爸妈都为这个小天使的到来而开心,为她取了个很好听的名字——王安韵。然而谁也料想不到小安韵的人生刚起步就不“安”也不“韵”。

        这样生孩子的经历让我在医院里遇到了很多同去生孩子的产妇。大家住在一个病房里,互相聊聊,互相学习如何照顾孩子。在我要出院的头一天晚上,隔壁床住进了一个妈妈,她怀的是二胎,羊水破了一天了,婆婆和老公到了晚上才陪她来医院,医生立马就让住院。我的婆婆也是一个乐得和别人聊天的人,不多久大家就互相聊了起来。

王安韵11个月大的时候,爸妈发现了她与其他孩子的不同之处。她不会坐,也不会站,整个人软绵绵的,扶也扶不起来。爸妈抱着她去了上海各大医院检查,每跑一家医院,妈妈毛爱萍的心就往下沉一分,因为每家医院的检查结果大致相同,王安韵是个脑瘫儿。有个专家说王安韵脊柱侧弯,人没有重心,几乎无法行走,除了手脚行动不便之外,极有可能是弱智。

        这个妈妈怀的是二胎,年龄29岁,和她老公同岁,一胎的女儿已经十岁,我了解了基本信息还是蛮惊讶的。毕竟按照我自己推算,我19岁那年还在上学,而这个妈妈在生完女儿之后,就被婆家念叨要再生一个男孩,或者直到生一个男孩为止。我问了她老公家里的情况:老家安徽,上面四个姐姐,他是老小,他妈妈生了这个男孩子之后也曾经再次怀孕过,查出来是男孩,就把孩子打了。

自己的女儿是个“戆大”!不但如此,女儿连自己的手脚都无法控制。这个晴天霹雳般的噩耗像一份终身判决书,一下子把毛爱萍打垮了。她每天以泪洗面,想到女儿,眼泪就止不住流了下来。毛爱萍在医院见过很多比女儿岁数大点的脑瘫儿,流口水、手脚不受控制、不会说话、人傻……女儿将来也会变成这样吗?毛爱萍不敢想像。女儿还这么小,未来漫长的人生道路该怎么走,自己又该怎么办?因为伤心过度,毛爱萍病倒在床上,她患上了植物神经紊乱,几乎不能动弹。王安韵在爸爸一个人手忙脚乱的照顾中,常常哇哇大哭。

      她的婆婆重男轻女的思想到了一定的程度,因为在农村老家,一胎是女儿,你没生二胎,没生男孩,那些老头老太太就和这个婆婆说什么你儿媳妇是不是这个不行,那个有问题啊。她婆婆经不住这样的闲言碎语,所以一直催着让其生二胎,生男孩。而这对父母也是这么想的,也要生二胎,只是一直在做自己女儿的工作,他们的女儿非常反对父母生二胎,担心这个小的会抢了她所有的爱,甚至和她父母说你们生了,我就打算欺负他。我不想回爷爷奶奶农村读书。毕竟这对夫妻平时工作辛苦,上班时间也忙的。他们做了女儿很久的思想工作,现在才怀了二胎,然而这个妈妈自己在家里也分不清什么是羊水破了,开始去了不靠谱的医院检查,人家让她剖腹产,最后又换到了我在的公办医院,交了费用住院,医生说孩子还好的,可以自己生。而这个妈妈没有考虑如何把自己和孩子照顾的更好,反而一边抱怨自己肚子疼,生孩子难受,一边抱怨在城里生个孩子真贵,在农村老家就花个几百块钱就好了。

毛爱萍的丈夫没有一句怨言,他默默照顾着妻子和女儿。他几乎没有劝慰的言语,或许他不知如何劝慰妻子,或许他知道言语的劝慰起不了作用,他用行动述说着他不会放弃的决心。看着丈夫忙得消瘦的背影,有一天毛爱萍终于想明白了,这样的事情既然摊到了自己身上,就不能逃避,也无处逃避。她不接受现实,早晚丈夫也会垮的,那样这个家就毁了。她告诉自己一定要站起来,跟丈夫一起面对一切。

  从这个妈妈身上本身,我看到了什么叫自我设限。一个女人,如果自己不愿意是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自己不怀孕。一个女人,如果自己能够提高自己见识,格局以及思想,那么就不会活在别人的嘴里,活在别人重男轻女的思想里。一个妈妈如果知道自己生二胎给自己一胎的女儿带来这么深刻的不好的影响,就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行为是否自私。我们确实很难做到既考虑父母辈分人的感受,又能照顾自己下一代人的感受。但是我始终坚持认为:这恰恰是考验一个人能否活出界限的依据。每个人都有为难的时候,而如何取舍则是看每个人在意什么。是不是你都为别人考虑,别人就会念你的好呢?

精神的力量往往是不可估量的,想通之后的毛爱萍很快就从病床上爬了起来。脑瘫儿在6岁前是进行复健锻炼的最好时机。毛爱萍夫妇骑着自行车,每天轮流送王安韵去医院做复健,一天又一天,枯燥的周而复始,却常常几个月也看不到王安韵的一点点变化。王安韵缓慢的进步销蚀着毛爱萍心里的一丝丝希望。每当她累得虚脱,心生绝望时,就会把王安韵紧紧抱在怀里,女儿的体温提醒着她是一个母亲,母女连心,她怎可放弃。

      我怀孕之前遇到一个妈妈,暂时没有工作,带两个儿子,大儿子初中十几岁,小儿子一岁多。家里条件很好,开公司,给大儿子也送到很好的学校,唯一的就是她还是和她老公离婚了。离婚之前,他们闹了很多回,吵了很多次,大儿子都看在眼里,可是她老公还是在她全职在家带大儿子的时候和公司的女秘书好上了,甚至不惜一切只为了离婚。那个公司是他们当初一起努力,甚至说老公付出的心血都没有她多。而这个妈妈做了一个决定:生二胎,然后如愿以偿的怀上了。我问她:难道你怀二胎的时候,不知道你老公已经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吗?她说:我知道啊,我当初以为我生二胎可以挽回我老公的心!事实上就是,生了二胎,她老公没多久还是立马提出离婚,坚决不留余地,然后和那个女的结婚了。他们家就变成了:孩子爸爸去学校看望自己的大儿子,给了儿子很多零花钱,但是大儿子不想接受爸爸的钱。二儿子还很小,喜欢和爸爸在一起玩玩闹闹,大儿子回家看到这个情况非常讨厌自己的弟弟,觉得弟弟真是没心没肺。他们的妈妈在这之中看在了眼里,着急在心里。我对她说:是你一手让家里的氛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怪不得别人,你以为生二胎可以挽回一个想离婚的男人的心,结果确是这般狼狈。

毛爱萍接受了女儿是脑瘫的事实,但她不相信女儿会是一个“戆大”。王安韵3岁时,毛爱萍每天在送女儿去医院的路上,就教女儿背唐诗。她不厌其烦一遍遍念给女儿听,让女儿两个字、三个字这样跟着念。直到有一天回家的路上,毛爱萍念:“床前。”王安韵接道:“明月光。”那一刻,毛爱萍喜出望,连忙停下自行车,抱着女儿又搂又亲,笑着流下了眼泪。她回到家,赶紧让女儿表演给丈夫看。如果女儿真傻,就不可能把唐诗接下去,自此,毛爱萍相信女儿不是“戆大”,一道希望的曙光出现在她的面前。只要女儿脑子不傻,说明她只是小脑瘫,大脑完好的肢体残疾人,她可以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未来。

  国家放开了二胎政策,我本人也不反对很多家庭生二胎。比如我有个二嫂,她的儿子十岁,她的女儿一岁多。虽然她自己本人是独生子女,但是结婚之后,她努力工作,积极向上,为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现在的她是两份工作,两个孩子,并且两个孩子都养的很好,家庭很是和睦。哥哥很喜欢妹妹,爸爸妈妈并没有生了二胎而忽略老大的感受,反而经常带老大出门旅游。

她有一个特殊的坐便器放在学校的厕所中

    重男轻女的思想,为了挽回老公的心,因为受不了别人的闲言碎语,为了讨自己婆家喜欢等等这些因素如果真的是你生二胎的理由,那么你敢“简”去吗?你敢意志坚定的告诉任何人,我不生二胎吗?

认定了王安韵不是“戆大”,毛爱萍心里有了一个目标,要让女儿做一个残而不废的人。毛爱萍的丈夫常说:“女儿除了腿脚不便,说话不流畅,她跟正常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除了在生活上对她多点照顾,其他方面就像对待正常孩子一样。”这是做父母才会说的话吧,女儿在父母的心中一点不比别的孩子差。

        在我的观念里,这些思想都会让一个家庭在生完二胎之后不能很好的养育孩子。每当家里遇到经济困难的时候,父母会说:为了养你们,我们多么辛苦的挣钱,你们还不知道感激,还不好好学习?无形中给了孩子很多压力。当自己年迈的父母需要你照顾的时候,需要你出钱的时候,你看了看自己的境地,发现身不由己,不能天天不上班只照顾老人家,那么家里收入就要堪忧了,孩子们也没人照顾了。而当初就是老人家拍着胸脯说:趁我们年轻,你们抓紧再生,我们帮你带孩子,不用你们操心。而后你们就放开了自己的想法迅速再生了一个,头几年确实如老人家所说的,我们当父母的没怎么操心,几年之后,老人家的身体可能没那么硬朗了,孩子到了需要上学好好教育的年龄了。我们自身压力更大了。

话虽如此,王安韵毕竟是个残疾孩子,按照政策规定,毛爱萍夫妇还能再生一胎。“你说我们要不要再生一个孩子呢?”毛爱萍在王安韵确诊为脑瘫后问过丈夫这个问题。丈夫说:“女儿比其他孩子需要更多的照顾,我们如果只有她一个孩子,就能把全部心思放在她身上;如果再生一个,还要分心照顾另一个,我怕女儿受委屈。”“我也有这担心,那这事就再说吧……”再生一胎的事情就被毛爱萍夫妇搁置了,他们全身心地扑在照顾女儿身上。

      若是每个父母能够在认识到很多问题之后,因为爱孩子,喜欢孩子,无论将来自己遇到什么困难,绝不把责任推到家里生的老二身上,那么生个二胎确实可以让家里更温馨一点,让家里的老大不那么孤独,有个兄弟姐妹可以互相照顾。

王安韵3岁后,当毛爱萍确定女儿只是肢体残疾,她看到了希望 。她相信等女儿再大些,就不用事事依靠父母了,再生一胎的事,又在她心里冒了出来。一天晚上,毛爱萍把在心里酝酿了一段日子的想法告诉丈夫:“你说,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好不好?安韵腿脚不方便,肯定不能出去跟别的孩子玩,有个弟弟或妹妹,可以有个伴。等将来我们老了,还能有一个人代替我们照顾女儿。”“以前我们担心多个孩子会分散了我们对安韵的关心,但你说的也对,我们总会老的,能有个亲人代我们照顾她,我们也能安心些。最多我们现在辛苦些,带两个孩子,熬个几年,等他们都大些就好了。”丈夫的话,坚定了毛爱萍的决定。

        做一个通透的父母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王安韵4岁的时候,弟弟出生了。儿子出生后,毛爱萍更忙碌了,一个是嗷嗷待哺的婴儿,一个是完全不能自理的女儿。她依旧要每天陪女儿做复健锻炼。自从得知女儿生病后,毛爱萍就放弃了原本不错的工作,长期请假在家,再也没有上过班,家里的经济重担全都落在了丈夫身上。

日子一天天过去,王安韵6岁了,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了,可是对口的小学并不愿意接收她这样一个特殊的学生。王安韵不但无法独自走路,而且因为手不受控制抖得厉害,即使要她把阿拉伯数字1写进本子上的小方格里,她也写得歪歪斜斜,总要把1写到格子外面去。有老师建议,让王安韵去特殊学校学习,在那里她不会那么辛苦。可是毛爱萍坚决不同意。她觉得女儿智力正常,只是手脚很难受控制,如果女儿去了特殊学校,她永远会觉得自己跟别人不同,是特殊的,也就不会有进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去二胎吗,成败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