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小唱,查房诡事

2019-09-27 22:56 来源:未知

  一阵声响转上了阶沿

这是一个发生在大三时的故事,这些年只有我们室友才知道,今天我把它说出来。

  (我正挨近著梦乡边;)

我们学校是一所校规很严的学校,每天晚上11点必须呆在床上,否则就是夜不归宿,学生办也经常组织查宿舍,甚至为了方便查宿舍,宿舍门都由钥匙换成了门卡,刷起来“滴滴滴”三声。和许多学校一样,四人一间宿舍,上面是床,下面是桌子。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学校里组织运动会,大家白天在操场上给同学加油,晚上都累得不行,早早就睡了。我们宿舍也都在晚上9点钟,就进入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股尿意憋醒,下意识的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23:55。

  这回准是她的脚步了,我想——

“哎呦,真不该喝那么多水!”我一边在心里嘟囔着,一边下床去厕所。

  在这深夜!

“滴滴滴”走廊上远远的传来3声开门的声音,学生办又来查宿舍了,我要赶紧回到床上去。

  一声剥啄在我的窗上

三下五除二解决后,我迅速跑回了床上。

  (我正靠紧著睡乡旁;)

刚跑上床,就听见“滴滴滴”三生,门把转动,我们的房门被打开了,听脚步声大概是两三个人。“好险,差一点被记过。”我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准备等她们走了重新进入梦乡。

  这准是她来闹著玩——你看,

她们先是走到靠窗的两个床位,晃悠了一圈走到我床前停止了脚步。

  我偏不张惶!

我的床上拉了一个遮光布,她们能看到里面有没有人吗?正这么想着,我看到帘子被拉开了一个缝隙。为了示意她们里面有人,我动了动身子,果然,过了一会儿帘子被放下了。我满意的翻个身子,准备抱着被子睡去,这时,有人抓了一下我的脚后跟!

  -个声息贴近我的床,

这是一只很粗糙的手,甚至不像是一个人类的,它给人的感觉很干枯,冰冷,布满老茧,我打了个寒战,一下子就把脚缩了回来!

  我说(一半是睡梦,一半是迷惘:)——

“这下可以走了吧。”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却强撑着自己等她们离开后在睡觉。可事实并没有像我想象的一样,我没有听到关门的声音,甚至听不到一点点声响。辛苦的等待了十多分钟,我终于睡去了。

  「你总不能明白我,你又何苦

第二天早上6点多,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把我吵醒了,这群猪,平时起的比谁都晚,今天怎么这么早!带着点起床气,我拉开遮光帘,三个室友都站在下面。

  多叫我心伤!」

“干嘛呀,起那么早!”抱怨了一句,我还打算继续睡。

  一声喟息落在我的枕边

“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听到有人查宿舍?”一个室友神秘兮兮的问我。

  (我已在梦乡里留恋;)

“听到啦,那个人还抓了我的脚呢!没礼貌!”

  「我负了你」你说——你的热泪

已经有一个女生快哭了,我开始纳闷了:“怎么回事啊?”

  烫著我的脸!

“我也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我还看到了你的脚搭在了床外面,突然抽回去,可是根本没有人在宿舍里。”室友说。

  这声响恼著我的梦魂

  (落叶在庭前舞,一阵,又一阵;)

  梦完了,呵,回复清醒;恼人的——

  却只是秋声!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落叶小唱,查房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