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毒计

2019-09-20 20:52 来源:未知

黑夜,几乎一点亮光也没有。 这是本市新开的一条公路,这条公路是通向一个很大的蓄水湖的,平时根本没有什么人经过,晚上经过的人更少,是以也没有装路灯。 这样静僻的一条路,对情侣来说,倒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但是那天的天气,十分恶劣,浓雾加上黑暗,车子是很容易出毛病的,所以连情侣也为之裹足不前了。 但是公路上也不是完全没有车子,一辆汽车,正以高速和前驶着,那辆汽车,甚至在转弯的时候,也绝不减慢速度,可以看出它的驾驶者是一个经验十分丰富的司机,这辆车子,正是驶向蓄水湖去的,驾车的是高翔。 这条公路是山腰中开出来的,是以也十分难以驾驶,只不过在高翔超绝的驾驶术操纵之下,车子贴地飞驰着,一点也没有发出急转弯时的那种怪声来。 车子在经过一座桥梁时,高翔看了看手表。 这时,正是凌晨二时。 本来,在这种荒郊,凌晨二时是十分寂静的,但是车子停在桥梁上,却可以听到震耳欲聋的水声,蓄水湖的水,经过一个泄洪道,涌了出来,水如万马奔腾一样,通过一道堤坝,向下滚滚流去,虽然是在黑暗之中,也可以看出那奔腾翻跃的水花。 那座桥梁,就是横跨泄洪道的,约莫有二十码长,过了桥梁,便是蓄水湖管理站工作人员的宿舍,和附设的水力发电厂职工的宿舍了。 这时,这许多房屋,绝大多数都在黑暗之中,只有一幢屋子,灯光通明,在雾中看来,灯光的旁边,似乎增加了许多朦胧的圆圈,看来十分美丽。 但是高翔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些,他只是望着在黑暗中隐约可见的瀑布,这许多水,流了下去之后,又通过无数泄水道,使得这些水,成为本市居民的食水。这个蓄水湖的水,供应着本市居民的用水百分之七十以上!如果这里的水发生了问题,那实是不堪设想的。 但是,这里的水,如今的确是发生问题了。 他就是为了这个,而在凌晨二时驾车前来的。 他在桥梁之上,并没有停留了多久,便又继续向前驶去,不一会,他的车子便在发电站的门前经过,发电站的门门,是有警方人员在警卫的,高翔的车子一到,便有一个警官迎了上来:“高主任,你来了么?蓄水湖的主管,正在等你。” “徐警官,”高翔打开了车门,让那警官上来,“我们一齐去,对这件事情,你究竟已知道了多少,可以先讲给我听么?” 徐警官苦笑了一下,道:“我也只知道,主管接到了一封信,说是要在蓄水湖中下毒,除非他能够得到一大笔金钱。” “这简直是笑话!”高翔立即回答,“这个蓄水湖中的储水量,达到一百亿加仑,放毒的人要准备多少毒药,才可以达到目的?” “是啊,本来这种威胁是不会有人接受的,可是……可是……那封恐吓信却同时附了一小包药末来,说那是最新研究成功的一种毒药!” 高翔耸了耸肩,在水务局蓄水湖工程管理处的办公室前,将车子停了下来,和徐警官一齐走了进去,主管丁工程师,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们了。丁工程师是一个五十岁左右,已经半秃顶的中年人,他的脸色十分慌张。见到高翔就松了一口气,道:“高主任,你看看事情怎么办?” “是什么事情,我还不明白呢!”高翔轻松地回答着。 因为他根本来曾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要在一个容量达到一百亿加仑的蓄水湖中下毒,那实在是没有可能的事,就算是最毒的毒药,只怕也要数吨汁,才能够使那么多的水同时变得有毒,而实际上,毒药的价钱,绝不便宜,如果有人可以买得起一吨毒的话,他也下会用那样的笨法子来威胁索款项。 而今晚,如果不是正好碰上是高翔值夜的话,他也根本不会前来的,这时候,他口中没有说什么,但心中已然在说丁程师大惊小怪了。 丁工程师的神色,仍然十分紧张,道:“那封信!那封信是击破了我的窗口,直落到我的床上,将我惊醒过来的,高主任,你来看!” 他一面说,一面将高翔引到了他的办公室中。 在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块鹅卵石,和一张上面写着字的纸张,还有一个小小的透明胶盒,丁工程师指着那石块,道:“这石头就是包信来的,它……它几乎落在我的头上!”在讲到“几乎落在我的头上”之际,他又禁个住脸上变起色来! 高翔只是笑了笑,他拿起了那张纸来,纸上的字迹,相当工整,可以看得出,写这封信的人,受过一定水准的教育。 信的内文如下:“寄上本人新发明的毒药G-G7,这是世界上毒性最强的毒药,它每一万分之一克,溶解于一万加仑水中,便可以使饮用含有这种毒药的水的人致命,亦即本人若投下一百克G-G7蓄水湖中,则一百亿加仑食水,皆成不能饮用之毒水,或者有人不信G-G7的功能,兹附上万分之一克,请溶于一万加仑水,以试验其毒性。本人希望水务局方面,能以相当代价,收买本人已制造成功之一百克G-G7及其制造秘方,若水务局方面所出价钱合乎本人理想时,本人以后绝不再念及此类毒药之制造,本人之理想收买价目,乃是美金二十万元,请考虑后于报上登载收购G-G7之广告,本人当再与之接洽。” 高翔耐着性子,将信看完他已忍不住骂了起来,道:“他妈的,咬文嚼文,什么玩意儿,这就能够吓倒人了么?” 他拿起了那透明胶盒来,在那透明的胶盒之中,还有着一个蚕茧形的透明胶囊,高翔又取出了那胶囊来,在胶囊中,几乎看不到什么,要十分用心去看,才可以看到有一粒十分微小的结晶粒,照那封信上所说,他附来的“G-G7”只有万分之一克,那数量之少,实在是可想而知的了。那微小的结晶粒,在灯光的照映之下发出绿色的小光来。 高翔将胶囊在手中抛了抛,笑道:“徐警官,世界上用蓄水湖供应食水的城市有多少?” “这!我倒不知道,但为数一定不会少的。” “当然不少,这倒是一条发财的捷径哩,他要求的价格并不高,只不过二十万美金,可是他一个一个城市去勒索,那就十分可观了!”高翔打开了胶囊,想用小手指将那粒发着绿色的结晶粒取了出来,但是胶囊太小了,他做不到这一点。 一看到高翔要用手指去勾那绿色的结晶粒,丁工程师的面色,又不由自主地发白了,他的声音也变得异常尖锐,道:“别碰它!” “为什么?”高翔明知故问。 “照这封信上说,这万分之一克的毒药,至少可毒死一万人了,高主任,你还是不要碰它的!”丁工程师一本正经他说着。 “你相信么?你相信这么一点东西,可以毒死一万人?” “这个……”丁工程师不禁犹橡了起来。 “不必这个了,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些东西,根本连一个人都毒不死,你不信,我将它溶在一杯水中,让我喝下去,你看我可死得了!” “不,不,”丁工程师双手连摇,说:“别开玩笑!” “当然不是开玩笑,写这封信的人,神经一定很不正常,他竟以为警方会相信这种恫吓这实在是太可笑了。看我的!” 高翔自愿倒了大半杯水,将那胶囊抛下去。 可是,他才将胶囊抛进了杯子之中,他便呆住了! 不但是他呆住了,连徐警官也不禁发出了“啊”地一声,丁工程师的面色,也更苍白了! 那一杯水,几乎在十分之一秒钟的时间内,便变成了极浓的绿色,而且,水质似乎也浓稠了许多,一杯白开水,突然变成了一杯浓稠的绿色浆汁! 这就不能使人觉得吃惊了,高翔刚才还夸下海门,说是要将那毒药一口吞下去的,可是这时候,他也不禁犹豫起来了。 高翔觉得不好意思,他呆了一呆,才道:“嘿,看下出到还有些鬼门道,我看,绿颜色的东西,也不一定是有毒的。” “高主任,你千万不能喝!”徐警官连忙道。 “好的,我不去冒这个险,”高翔立即转风使帆,“可是,这一怀东西,放在一万加仑水中,如果说还能毒死人,我就不信了。” “高主任,我们可以试一试的。”丁工程师提议,“我们的滤水池,容水量是一万加仑,将这杯水倒进一个滤水池中,不就可以知道了?” “嗯,”望着这杯浓绿色浆汁,高翔的信心,也不禁为之动摇了起来,是以他点了点头,“好,我们不妨去试一试。” 徐警官拿起了那一杯东两,小心翼翼地向外走了出去,他唯恐走得快了些,溅出了一两滴来,便造减无穷的后患。 从他的这种神态看来,他显然是以为那杯东内是极毒的了。 但高翔的心中却始终存着疑问,只不过他刚才险些出丑,这时却也不敢说什么了。 三个人出了办公室大楼,走出了几十码,便来到了滤水池的旁边。滤水池共有八十一个,是正方形的,排列在地上。 每一个滤水池的容水量是一完加仑,水经过过滤之后,才输送到食水管中去供应市民需要的。他们到了一个滤水池边上,徐警官将整个杯子,都抛进了池中。 杯于中的绿色液汁,化了开来,不到一分钟,便已全部溶在水中。而这个蓄水池中的水,这时除了看来稍为多一些绿色的闪光之外,看来和别的池子中的水,根本没有分别。 高翔道:“这池水便是能毒死人的么?” 徐警官和丁工程师两人互望了一眼,他们的心中,也不十分相信,高翔来回踱了几步,道:“徐警官,你带一头警犬来试试。” “是!”徐警官连忙答应,快步跑了开去。 在徐警官离开之后,高翔好几次想将这水池中的水喝上几口,证明水是没有毒的,但是他却鼓不起这个勇气来。 那并不是高翔胆小,而是他想到:万一这时,水真是有毒的话,那么,岂不是白白成了牺牲品?当然还是先用狗来试一试的好。 十分钟后,徐警官牵着一条十分强壮的警犬,来到了滤水池的边上,他喝令那头警犬,跳到水池上面,令警犬去饮池中的水。 这时,他们三人的心中,都十分紧张,他们看着那警犬喝了好几口水,像是水池中的水,味道十分好一样,还在砸着舌头。 徐警官又令那警犬喝更多的水,直到那警犬再也喝不下为止,估计它喝的水,至少有一加仑左右了,那警犬才又跳了上来。 警犬跳了上来之后,摇了摇尾巴,吠叫着,显得非常活泼,高翔,徐警官和丁工程师三个人,都在等着那警犬毒发身亡。 可是,那警犬却一直没有毒发身亡的样子,而是在三个人的身边,跑来跑去,十分活泼,三人等了足足十分钟,仍是没有什么变化。 高翔拍了拍手,道:“没有事情了,这封信是一个狂入写来的。徐警官,你在丁工程师舍外,加派两个警员守卫,以防这个狂人再来向丁工程师捣乱。” “是!”徐警官答应着。 高翔已转身,向办公室大楼走去,走到了办公大楼的门口,他上了车,发动了车子,向前驶去,徐警官和丁工程师和他挥手致别。 高翔在驾车离去的时候,心中还在想,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那是一点也不错的,不知道是什么人这样无聊,竟然累得自己半夜三更,到这种地方来! 高翔的心中,多少有点气愤,他以为这种事情,已经完全不再成为问题了。可是,他就在这时,他却听得一阵摩托车的声音,在后面传了过来。 一听得那摩托车发出的声音,高翔便可能断定那车子是以极高的速度,向前驶来的,在这条公路上,做这些的黑夜飞车,不但对这个驾车人本身来说,这样的行动和自杀差不了多少,前且,还可以因为他的危险驾驶,而使别人受到损害。 高翔决定教训那个飞车者一顿,他将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眼看着摩托车的灯光,越来越近,车速依然不减,高翔正在寻思用什么法子,可以令得这辆车子停下来时,车子却突然在高翔的车子之旁停下,车上的人,也连忙跳下来。 高翔定睛看去,他也不禁一呆。 驶着摩托车来的,不是别人,却是徐警官! 徐警官一看到高翔,便喘着气,道:“高主任,高主任,那条警犬死了!” 高翔突然一呆。 警犬死了,那当然是中毒死的。 这条警犬如此之强,可以毒得死它,当然也能毒死一个人,这样看来,那封信上所说的是实在的了,那微小的结晶粒,正是极毒的毒药! 高翔立即将徐警官拉进了车子,他在狭窄的路上,以极迅速的方法,将车子掉了头,又向蓄水湖管理处疾驰了回去。 等到高翔和徐警官又到了丁工程帅的办公室之时,只看到了丁工程师在办公桌前,手在不住地发抖,他的面色,难看得无以复加。 而那条强壮肥大的警犬的确已经死了。 狗尸就在办公室的地上,高翔了走进了办公室,也不及向丁工程师打招呼,便立即俯下身来,去察看那头已死了的警犬。 那头警犬的皮肤,呈现一种十分青紫的颜色,略有法医经验的人,是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条警犬的死因,是中了剧毒! 高翔抬起头来,丁工程师苦笑着,道:“这……这是真的,高主任,那么一点点毒药……竟使一万加仑的水,都变得有毒了!” 高翔点头道:“是的,但是你不必惊惶。” “我看,还是答应了那人的要求吧!”丁工程师苦笑着,“要不然,一百亿加仑的食水,全都变得有毒的话,本市的市民——”他讲到这里,又苦笑了几下。 “你放心,警方会有办法对付的,”高翔转头去,道:“徐警官,你派四名警员去看守那滤水池,不准任何人走近它,同时,替我准备一瓶有毒的水样,我要去化验一下,看看这究竟是什么毒!” 当高翔在这样讲的时候,他的背脊上,不由自主地冒着冷汗! 因为,那足可以毒死一万人的毒药,几乎全进了他一人的肚中! 一小时之后,高翔在他的办公室中,得到了化验送来的报告。 在未曾接到报告之前,他已经发下了一个命令,是保卫蓄水湖的。 他的命令,派出三百名现役警员,和三百名后备警员,在蓄水湖的附近,日夜不停地巡逻;当然,只凭六百人的巡逻是不够的。 所以,高翔又命令警方的工程组人员。以最快的速度,在蓄水湖的四周,架设铁丝网,不给人接近。 高翔之所以采取这些措施,当然是不给那个准备前来放毒的人以机会。虽然,二十万美金不是一个大数目,但如果答应了那人的要求,这就无疑是向邪恶屈服,这是任何一个优秀的警务人员都不愿意做的事情,高翔根本未曾考虑到这一点。 高翔曾经拿起电话来,想将这件事情告诉木兰花。 可是,当他拨了两个号码之后,他便将电话放了下来。一则,那时是接近凌晨三时的深夜,和人通电话,当然是十分不适宜的。 二则,高翔始终认为在严密的防范之下,那人放毒的企图是不会得逞的,是以他也不想去惊动木兰花了。 等到报告书送来了之后,高翔看了报告书,他的双眉,紧紧地蹙在一起,连同死犬的尸体解剖一齐来看,这种毒液在进人生物的身体之后,由胃壁渗透至血管中。而它一和血液相遇,便使血液中的血小板凝聚在一起,结成极大的阻碍物,使血液不能通过微血管,引起严重的血栓塞而死亡! 至于那种毒药,究竟是什么东西,化验室却没有结论,因为在高翔带回来的那一瓶水中,化验室的人员,只找到数量极少的异样物质,在电子显微镜下,呈残缺的三角形结晶。 推测这种结晶物就是致命的毒药,然而,这种毒药究竟是什么东西,化验室的人,却是说不出所以然来,也就是说,这是一种以前从来未曾出现过的毒药! 高翔的心中,开始感到事情不那么简单了。 他知道,那封信中称这种毒药为G-G7。并且说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毒药,这实在不是虚言恫吓的话,他感到十分混乱,当他抓注了一支笔,在纸上下意识地划着的时候,在不知不觉间,他竟草拟成了一则广告!高翔发觉了这一点,苦笑了一下,将纸团起,准备抛去。 可是,他将纸抛掉了之后,却又将之拣了起来,摊了开来,改动了几个字,将一名助手召了进来,道:“去报馆刊登这段广告,明天一定要见报,并且,要刊在最显眼的地方!”

第二天,仍然是个浓阴天。 从清早起,天色便是一片灰黑色,后来,索性渐浙沥沥地下起雨来,穆秀珍一面在烤面包上搽着牛油,一面无精打采地望着外面。 “唉,这样的天气,又只好在家中闷一天了,”她懒洋洋地站了起来,“老天也真是,不知受了什么委屈,三天两头地下雨!” 坑在她对面的木兰花笑道:“在家中,也未必一定闷,一样可以找些事情来消遣的,而且,同样地可以得到极高的乐趣。” 穆秀珍连回嘴的精神也没有,她只是翻了翻眼,扁了扁嘴,表示不同意木兰花的说法,木兰花将她正在看的报纸,递了过来道:“你看看这个。” 穆秀珍懒洋洋地向木兰花指的地方,看了一眼,那是一段广告,广告很简单:“愿意收购G-G7,请在上午十十至六角公园喷泉旁洽。” 穆秀珍翻了翻眼睛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就是要你动动脑筋,你想,‘G-G7’代表什么,”木兰花将银匙在咖啡中慢慢地转动着,显然她也思索着。 “兰花姐,若是叫我什么是劳什子G-G7而来过上一天的话,那我更要闷死了!”穆秀珍仍是不感兴趣,喳,忽然之间,她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变动,道:“兰花姐,我有主意了,我到六角公园的喷泉水池旁去看看?” “看什么?” “什么G-G7啊。” “带着‘G-G7’的人,在额角上写着字么,你怎么知道那是什么样人?而你的样子,却是谁都一看就可以认出来的。” “我可以化装去的。” “我却宁愿在家中,根据推理的原则,来思索一下,这种东西是什么,和这个广告是什么性质这件事是和我们无关的,我们去插手作甚?” “兰花姐!”穆秀珍拖长了声音,“是你引起人家的好奇心的,可是你却又不让人家去揭开谜底,这不是故意为难么?” 木兰花心软了,道:“好,可是你得记住我的话,你去只管去,然而不可以乱来,只能在一旁观看,你最好带一个望远镜去,在远处观察。”“我有数了,”穆秀珍了看手表,已是八时二十分,她连早点也不吃了,“登登登”地上了楼。二十分钟之后,她变成了一个女学生,拿着一叠书,奔了下来。 上午的公园中出现女学生是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当然是不会使人起疑的,而穆秀珍也经过了化装,使她和原来的面目的不同。 她冲过了客厅,在门口向木兰花招了招手,道:“拜拜!”接着,她就冲出了花园,奔到了巴士站,去等候巴士了。 木兰花则坐了下来,取过了那张报纸,又去看那则广告,她已经发现那广告是临时抽去了文字加进去的,可见一定十分紧迫,然而G-G7,又是什么呢?如果那是两个不法集团的联络方法,那又不致于这样地明目张胆,因为六角公园是人人可以去的地方,而且警方也会因为好奇而前去观察一番的。 一想到警方,木兰花立时笑了起来,毫无疑问,这则广告,一定是警方刊登的了,至于那是什么事情,木兰花却仍然不知道。 但是,木兰花却也不再去伤脑筋了,因为她知道,如果这是一件重要的事,高翔一定会来告诉她的,而高翔并没有来说什么,可见得那不是一件大事了。 木兰花于是放开了报纸,继续用她的早餐。 而穆秀珍则急冲冲地,在九时五十五分,赶到了六角花园。六角公园的附近有不少学校,是以公园中学生十分多。 到了公园之后,穆秀珍的脚步,放慢了下来,她向喷池池走去,那个喷水池是用五色缤纷的石子,砌成六角形的,一共有六股交叉的喷泉,高达十二尺。 这时,有不少人坐在池边,穆秀珍绕着池边走了一遍,她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戴着一顶巴拿马草帽的中年人身上。那中年人穿着一套笔挺的麻质白西装,手中还拿着一根手杖,站在喷池旁,不时走动几步,显而易见,他是在等待着什么。 穆秀珍在那中年人的身前,来回走过了三次,她越来越觉得这个中年人十分可疑,但是,她却未曾发现别的可疑的人。 照那则广告看来,在这里,应该是双方见面的,那么,这个中年人是代表哪一方面的呢,穆秀珍一面想,二一面又慢慢地踱了开去。 时间一点一点在过去,那中年人仍等在喷水边,而且,也没有第二个可疑人物出现,穆秀珍实在等得有点不耐烦了。 她心一急起上来,什么都忘记了,也不顾得她来的时候,木兰花曾经告诫过她,不可多管闲事的话了,她竟逼自向那中年人走了过去。 那中年人显然也在注意她了,等到她来到了面前,那中年人挺了挺身子,穆秀珍低声道:“G-G7,是不是?” 那中年人呆了一呆,像是想不到自己等待的人居然会是一个女学生,但他也立时点了点头,道:“是的,G-G7。” 穆秀珍倒呆住了,她想不出再有什么话来说,只得问道:“那么,你是——”“你不必理会我是什么人,”那中年人立时沉声道:“我可以命权处理一切,如今,问题是在于我们怎样能信你确有诚意?” 穆秀珍呆了一呆,她压根儿就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对方的话,她自然也感到难以搭腔,她只得顺口道:“当然我们是有诚意的。” “那么,价格倒是公平的。” “是啊,公平的!” 穆秀珍一面敷衍着,一面心中在暗骂:“见鬼,什么公平不公平,这家伙看来十分滑头,要在他的口中,套出话来,可不容易!” 那中年人又道:“你不是写那封信的人?” 穆秀珍道:“什么信?噢,我,我不是。” 中年人扬了扬眉,道:“那么,这封信的内容,你是应该知道的了?” 穆秀珍这时,倒有点后悔贸然前来了,她根本不知道什么信的内容!她只得期期艾艾地道:“我……知道,不,我……不知道。” 她一面说,一面向后退去,心中已在想,还不如打退堂鼓的好,若是再和对方胡缠下去,只怕越来越要出洋相了! 她这里才刚一退步,那中年人便大声喝道:“站住!” 穆秀珍果然立即站住了。 本来,穆秀珍绝不是那样听话的人,人家叫她站住,她就肯站住了,可是,她在那两个字中,却听出了那是高翔的声音!穆秀珍陡地转过了身来,叫道:“见鬼么,你是——”她的话还未曾讲完,那中年人也已“啊”地一声,叫了起来,道:“秀珍,原来是你,你在闹什么鬼?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呸!”穆秀珍没好气地回答,“你自己在装神弄鬼,如何还来说我,报纸上的那段怪广告,可是你登的么?是不是?” “是啊,那么这G-G7是你发明的?” “什么叫作G-G?”穆秀珍反问。 高翔顿足道:“不是你刚才自己说的么?” 穆秀珍摊了摊手,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是看到了报上的广告之后,感到十分奇特,所以才来看一个究竟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高翔叹了一口气,他翻起手腕来,看了看手表时间已是十一时了,那人当然没有来,否则,不会到如今都不出现了。 当然,那人也有可能是来了之后,但是被穆秀珍来一闹,结果不再露面,便尔离去的,可是高翔却只是心中想着,不敢讲出来。 因为他知道穆秀珍的脾气,他如果一讲了出来,穆秀珍定然大表不满,一定会和他争辩的,而高翔此际,却已感到事情绝不简单,没有闲心思来和她争辨了。高翔只是道:“那么,兰花在家么?我有事要找她,我们一齐去,见了兰花,我就将事情讲出来给你们听。” 穆秀珍不高兴,道:“先讲给我听不行么?” 高翔笑着,摇了摇头。 穆秀珍赌气道:“那你去好了,我不去。” “秀珍,你要是不去的话,什么是G-G7,以及一连串十分惊险的事情,你就没有份参加了,你可不要后悔才好!” 穆秀珍狠狠地顿了顿足,道:“好,君子报仇,三年不晚,看我以后有机会不整你,高翔,你可得记住我这一句话。” “高翔只是笑着,不置可否,他当然知道,这时候穆秀珍狠霸霸地要他记得这句话,可是不消五分钟,她自己反而会忘得一干二净了。他们门出了公园,登上了高翔的车子,一齐向前驶去。车子在门口停下来时,木兰花正在花园中,新建的喷水池旁,观赏金鱼,那是两对十分名贵的金鱼,一对是“丹顶紫罗袍”,另一对是“青兰花”。听到了车声,木兰花转过头来,穆秀珍已高叫道:“兰花姐,这段广告,原来是高翔登的!” 木兰花只是微笑了一下,她在穆秀珍一出门时,便已经料到这一点了,这时她对自己的推理正确,感到十分高兴,她道:“高翔来了么?” “我来了!”高翔也出了车。 “好,你可以说了,高翔。”穆秀珍急不及待地催着。 高翔推开铁门,走了进去…… 木兰花只向他望了一眼,便已在他的神情之中,看出他的心中,有着为难的事了,她先向屋中走去,道:“慢慢地说,别心急!” 等到高翔将昨天晚上经历的讲完,木兰花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仿佛有一点心不在焉的样子,她一点也没有表示意见。 穆秀珍则问道:“那个人没有来见你?” “没有,你也看到的了,当你出现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就是那人派来的,却不料你是化了装,来开我玩笑的。” 高翔的语气中,显然还有一点不满。 但是毫无心机的穆秀珍却并未曾明白这一点来,她只是说:“或者,那人今天凑巧未曾看到报纸,所以才没有来?”。“这广告出现在全市所有的报纸上,而且,在报纸登广告的办法,又是他定的,他怎会不看报纸?这是不可能的,我看一定有另外的原因。” “在六角花园见面的办法,”木兰花第一次开口,“也是那人提出的么?” “不是。”高翔摇头道,“那是我随意想出来的。” “这人一定认为这个方法不可能,我想,也会有电话打给你的。”木兰花顿了一顿,“你不妨打一个电话回去问问。” 高翔心中半信半疑,他拿起了电话,可是两分钟后,他放下了电话,道:“兰花,你真是料事如神,有一个神秘人打电话给我,他说每半小时打一次电话来,直到我回去为止。” “那你就快回上等他的电话吧!” 高翔答应了一声,站了起来,他一而向外走去一面道:“兰花,你对这件事情的意见怎样,可以先给我参考一下么?” 木兰花摇了摇头,道:“我暂时没有什么意见,你接听了那人的电话之后,再将经过情形告诉我,或者会有一点新的发现。” 高翔答应着,匆匆地离了开去。 穆秀珍在客厅中团团乱转,道:“兰花姐,那人若是真在蓄水湖中放下了毒药,那么,事情就十分麻烦了,岂不是全市人都要死光么?” 木兰花笑了起来,道:“当然不会造成这样恶果的,水务工程局可以每日化验水质,如果水有毒,便可以不再供应的。” “没有水用怎么办?” “当然,那要造成很大的损失,这个人的确是有向市政府勒索的条件的,可是有一件事,我却不明白——”木兰花讲到这里,停了一停。 “什么事情?” “为什么他勒索的数字,如此之少?” “二十万美金,还算少么?”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你想想,一百亿加仑的水,照现在水费的标准来说,该值多少钱?事实上,这个蓄水湖中的水,如果完全没有用了,那么,带结本市的损失,是难以估计的,这是一个可以大大勒索的好机会,他为什么开价如此之低呢?” 穆秀珍牵着眼睛,她当然想不出道理来。 “而且,”木兰花继续着,“能够制造出这种毒药来的人,他必然要有一个庞大的实验室,要维持这样的一个实验室,只怕这笔钱,他连‘本钱’也不够!” 穆秀珍的拇指和中指一扣,发出“得”地一声,道:“我想到了,他要的钱少,那么,政府方面,便容易起息事宁人之想,而他可以每一个城市去敲诈,全世界有那么多要依赖蓄水湖供水的城中,他环游世界一周,就可以大有收获了。” 木兰花笑道:“这或者是理由,但是为什么寄给丁工程师的那封信,不是由邮政寄递,而是由石头包着,从窗口中抛进去的呢?” “这有何奇怪?这不是歹徒惯用的办法么?” “当然是,但这种办法,一般来说,采用的全是些鼠偷狗窃,而不是一个有着如此抱负,有这样学问的科学犯罪者!” 穆秀珍听得大感兴趣,道:“那么,你的意思是——”“我认为这个丁工程师十分可疑。” “可是,高翔说他胆子十分小,面色发白!” “是的,但这种情形是可以假装的,我绝无法相信,一个有能力发明震惊世界的毒药的人,却会用投石头的方法抛出他的恐吓信!” 穆秀珍连忙压低了声音,道:“兰花姐,那么,我们去找找这个丁工程师,看看他有什么古怪;不是可以知道真相了么?” 木兰花站起了身子来,回来踱了两步,道:“我去,你在家里!” “兰花姐!”穆秀珍叫起声来,“怎么每逢有什么事情发生,你讲的总是那两句话,我去,你在家里,你就没有别的话可讲了么?” “秀珍,这次你可弄错了。你忘了高翔到警局后,将会接到那人的电话?高翔接到电话后,一定会转告我们的,你们就可以得到新的线索了!” “是啊!是啊!”穆秀珍高兴了起来。 “可是,你若是要有所行动的话,却必须等我回来了!”木兰花严肃地吩咐着,她的话,犹如一盘冷水,泼向穆秀珍一样。 穆秀珍的兴趣减却了一大半,坐了下来,道:“也好!” 木兰花转身上楼,带了一些必要的工具,驾着车,便向那个蓄水湖驶去,等到她来到了那条静僻的公路上的时候,有好几辆警车停着,木兰花的车子一到,便被两个警员拦住,一个道:“小姐,这条路因为特殊的理由封锁了,请你回去。” 木兰花微笑,道:“请你们的主管来,我要见见他。” 那警员犹豫地向木兰花望了一眼,但终于走了开去。不一会,两个警员走了过来,木兰花从车中探出头来,道:“两位好,是我!” 那两名高级警官一看到是木兰花,立时向她行了一个敬礼。 木兰花虽然不是警方的工作人员,但是,她英勇的行动,却使得警方上下,对她十分佩服,那两个高级警官一见到她,便向她行礼,纯粹是自然而然地对她表示尊敬的行动。 木兰花忙笑道:“不必客气,高主任已向我说起这里的事情了,我想到前面去看看,可以发给我一张通行证么?我实在不想再惊动别的人。”“可以,可以!”那两个警官连忙答应。 不一会,就有一张特别通行证,贴在木兰花车前的玻璃上。木兰花向那个警官道了谢,又驱车向前,疾驶了出去。 由于她车头贴上了那张特别通行证,是以她并没有再受什么阻拦。木兰花并不是驱车直到办公大楼的门口,而是在还有相当距离对便停了下来。 她将车子停在路边,慢慢地向前走去,她也不是到办公大楼去,于是向职工宿舍走了过去。这时,正是上班的时间,宿舍很静,木兰花在两个女工那里,轻而易举地问到了丁工程师的住所,丁工程师是单身族,但是由于是主管,所以他一个人占据了一个居住单位。他住的是三楼,木兰花踱到了楼下,抬头看去,果然,那居住单位,有一扇窗的玻璃,是打破了的。 但是木兰花也发现,要站在地下,抛出了一块石头,去打碎玻璃,而跌入室中,虽然不是不可能的事,但如果这个人没有极强的臂力,也是绝做不到的。 木兰花四面一看,看到并没有人注意,她沿着水管,迅速地爬了上去,到了那个窗口,她手从破洞中伸了进去,将窗子打开接着,她的身子一翻,已翻进了屋内。 当她一进入那间房间的时候,她更肯定了工程师的话,是大有问题的了。因为丁工程师曾告诉高翔,说是那块石头,从窗中抛进来,差点砸在他的头上,将他惊醒了过来的,据高翔说,当丁工程师讲到这一点的时候,还十分害怕。 但木兰花一进了这间卧室,便断定那是谎言! 因为,被击破的窗子,是最下的一格,而床离窗口,足有八尺,除非石子飞进了窗口之后,又会自动升高,向前飞去,否则,是没有可能落在他床上的! 木兰花站直了身子,先在卧室中以快速的手法,搜索了一下。 她的行动,快捷而小心。她不能不如此,因为她没有搜索令,这种行动实际上是犯法的。 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她打开了房门向外走去。 外面是一间客厅,还有两间房间,一间空着,一间是书房,木兰花找了一找,也没有发现什么,她从大门中走了出去。 出了宿舍之后,她走到办公大楼去,由守卫在门口的警官,陪着她去见丁工程师,确如高翔所言,丁工程师十分不安。 木兰花和丁工程师握过了手之后,立即低声道:“丁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这个问题,给别人听到是不利于你的,所以我想——”丁工程师才听到这里,手便发抖来,他用发抖的手,将他办公室中别的人,全支了开去,然后才道:“什……什……么……事?” 木兰花走近了一步,道:“很简单,你为什么要撒谎呢?” 丁工程师的面色,本来已经够难看的了,但是一听得木兰花这样指责他,他的脸色,在刹那之间,变得和死人一无分别! “……没有撒谎!”他分辨着。 “不必抵赖了,丁先生。” “我……” “你为什么要撒谎!”木兰花加重了语气。 “兰花小姐,我——”丁工程师的声音抖得更厉害,可是当他讲出这五个字来的时候,木兰花立即知道,他是愿意向自己讲出事情的经过来了。 所以,木兰花也将身子俯前了一些,准备仔细倾听。 可是也就在这时候,出乎木兰花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一声巨响,就在丁工程师的身边,发生了爆炸。那爆炸的发生,可以说突兀之极! 刹那之间,木兰花根本不知道爆炸是从何而来的,她只是觉得,前半秒钟,一切还是正常的,但是后半秒钟,却完全变了。 随着那一声巨响,一大团热呼呼的东西,向她直飞了过来,溅得她满头满脸,木兰花应变何等之快,她的身子猛地向后,翻了出去。 可是,爆炸的气浪,却令得她重重地跌倒在地,木兰花用力在地上一按,身子又就势滚出了几尺,这时候,办公室的门,也被人撞开了。 两个警官,疾冲了进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连环毒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