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魂奇遇,天外来客保存奇遇记录

2019-09-20 20:52 来源:未知

在想了一回之后,神仙手才道:“好,由我资助你去找,可是绝不是豪华旅行,而是最基本的化费,将来有了利益,一人一半!” 三副立即同意:“我自己也有几百元积蓄,你准备资助我多少?” 神仙手闭上眼睛片刻:“五千。” 当时,在交易所中,颇引起了一阵骚动,五千不是大数目,可是神仙手拿出这五千元来,也就和在金门桥上-下大海没有什么分别。 虽然大家都知道神仙手行事十分豪气,但是肯在这样的情形下,一下子就投资五千元,也足以证明他对于各种形式的寻宝游戏,确然有着十分浓厚的兴趣! 当下,三副也喜出望外,在楞了一阵之后,大叫一声,扑向前去,张开双臂,想拥抱神仙手,可是神仙手实在太胖,三副的双手,只能搭在他的肩头上。 但无论如何,此情此景,总是很动人的,所以在场的人,都鼓起掌来,神仙手也一反西方人做什么事都要签合同的惯例,立即开出了支票给三副。三副向他保证:“我立即出发,一有发现,立刻向你报告!” 神仙手向各人说到这里,略顿了一顿,又按动掣钮,幻灯片的画面,是一条看来相当湍急的河流,在河边,站着三副。 神仙手道:“三副十分遵守诺言,他出发之后,每到一处地方,都有明信片寄回来,表示他正在向目的地进发。各位现在看到的,就是卡瓦里河。” 他说着,又换了一张幻灯片,那张幻灯片才一出现,就有不少人发出了“啊”地一声来。因为那是一个相当急湍的河湾,在岸上,有一块两人多高的岩石,向着河面凸出,形状一如鹰喙,临河的那一端,十分尖锐,离河面很近,湍急的河水,溅起来的水花,会沾到岩石,所以岩石在尖峭部分,看起来颜色格外深。 大家都看过密朗的遗书,知道他的手稿,是藏在这样的一块大石之下的。 那么,如今看到的这块大石,自然就是密朗藏宝的所在地了! 温宝裕首先叫了起来:“三副成功了!” 神仙手却不出声。 神仙手的不出声,使人意想到,事情还有变化,不是那么简单,所以一时之间,人人的视线,重又集中在他的胖脸之上。 可是神仙手只是一而再地用力抚摸着他自己的脸,像是想把胖脸上的肉折子全都抚平一样。 各人见他不出声,自行讨论起来,又是温宝裕先发表意见:“经过了一百多年,当年密朗所放置的木桶,早就不见了,说不定早已被人发现,打开来一看,全是些字纸,就-弃了!” 戈壁摇头:“不会,你看,河水多么急,只怕连充气的橡皮艇,都会翻转,不会有什么人经过那里,还能停留下来!” 确然,幻灯片的画面虽然是静止的,但是也可以看出十分汹涌的河水,不是怀有目的,谁也不会冒险在这种地方停留下来。 沙漠有点不耐烦,叫着神仙手的名字,催他:“快说!结果怎么了?” 神仙手伸手在画面上一指:“这里,有三个十分急速的漩涡,三副在第一个漩涡就翻了船,幸好,他早有准备,可是也被急流冲下了将近一百公尺,这才再溯河而上,到了那块大石的下面,当时,他心中十分高兴,因为那地方如此难以抵达,一定可以把密朗的稿件,保留得十分好,可是结果却……” 他说到这里,现出了一个十分古怪的神情来,望了那只保险箱一眼。 有人叫了起来:“天,不是在那地方,发现了一只保险箱吧!” 神仙手是对那只保险箱的来历从头说起,才说到三副和他的发现的。所以,他这时的神情,叫人联想到有这样的可能,也合乎真正怪不可言的原则。 神仙手摇着头:“不是,是发现了这个!” 他又转换了幻灯片,画面是一个岩洞,很小,大抵只可供人直立,底部有河水的急漩。 神仙手道:“这就是密朗放置稿件的岩洞。” 然后,幻灯片再换,是岩洞的洞壁,相当平整的一幅,上面有字刻着,也是法文。 刻着的字并不是很多,精通法文的如年轻人等,一下子就看懂了文义,都发出了奇讶的低呼声来。 温宝裕立时向公主看去,公主念道:“我们发现了密朗。雷弗森先生的记录,确认那是事实,认为他所记录的事实,对地球人十分重要,有必要作更好的保存,所以转移了收藏的地点,使它能长时期的保存,直到地球人能有幸目睹这份记录,我们把它收藏在欧洲南部,西西里岛东岸的一处岩洞之中,正确的地点是……” 公主念到这里,略停了一停,读出了一个径纬度来,然后,住口不语。 温宝裕叫了起来:“他们,捷足先得的是什么人?”公主这才道:“他们的署名是;来自远方的客人。” 温宝裕叫了起来:“好家伙,天外来客!” 一时之间,人人都静了下来,年轻人和公主互望了一眼,年轻人缓缓摇着头:“天外来客,怎么会在那么隐蔽的地方,发现那批稿件?” 大家想到的问题,正是年轻人所提出来的那个问题,当然也没有答案。温宝裕大胆假设:“如果是外星人,必然有他们的方法!” 公主沉声道:“其间必然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在──接下来的情形怎么样?” 神仙手深深吸了一口气:“三副把一切向我报告,带着他拍下来的照片,回到了三藩市,接下来的,自然是我和他一起到西西里岛去!” 公主微笑:“是啊,对你来说,是回家乡了!” 神仙手是西西里岛的人,这一点,大家都是知道的,神仙手也颇以此自豪。 他再抚了一下脸:“寻找那个岩洞的过程,十分复杂,若不是有精密的仪器,根本找不到!” 他这话,说得不是很明白,神仙手一面说,一面不停地变换幻灯片,这时,大家看到的,是一个相当大的岩洞,在洞的下半部,除了有几块大岩石之外,全是海水。 有经验的人,一看到这样的岩洞,就可以知道,那是海底的岩洞,要由海中潜水进入的那种。 神仙手解释着:“虽然有了精确的经纬度,可是那是在海中,所以我们就潜水,才进入了那个岩洞,若不是有意寻找,绝对找不到,因为在进入岩洞之前,要通过将近八十公尺的十分狭窄的隧道。” 公主柔声道:“好了,那保险箱是在什么地方?” 神仙手走近幻灯片,指着一块相当大,也很平整的大石:“就放在那上面。” 各人听得神仙手终于说出了那保险箱是怎么找到的,大家都十分留意。 温宝裕皱着眉问:“这保险箱,要弄到海底岩洞去,一定很费功夫?” 神仙手道:“是,我们把它搬出来,也大费手脚,但也不是办不到的事,把手稿藏起来的……天外来客,他们自己更有本领!” 有人叫了起来:“天!那么倒霉作家的手稿,就在这保险箱之中?” 神仙手纠正了那人的说法:“应该说,是密朗先生奇遇的实录。密朗的记录,一定十分有价值,而且必然极其神秘,匪夷所思,是难以想象的奇遇,不然,也不会引起天外来客的注意!” 探索秘密是人的天性,一时之间,人人好奇心大作,都给神仙手的话,引得向保险箱望去,心痒难熬。 尚皮亚博士喃喃地道:“难怪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成分的金属。难怪!” 本来,他对于自己不知道那保险箱的金属成分而耿耿于怀,这时,他知道那是天外来客的对象,那当然在他的知识范畴之外了! 神仙手举起手来:“我向各位保证,不论密朗的手稿记载着多么惊人的事。只要保险箱一打开,我和在座各位一起分享!” 大家都知道神仙手广邀各路好手前来的目的,就是要打开这具保险箱,但也直到这时,才完全知道保险箱的内容,是和一个叫密朗。雷弗森的法国人在象牙海岸,一处叫虚渡津地方的奇异遭遇有关。 这时,神仙手站在保险箱旁,望向各人,温宝裕高举双手:“这保险箱的第一扇门已经打开,是怎么打开的?” 神仙手吸了一口气:“我和三副,在那岩洞之中发现了它,随手一拉,门就打开了,当时,我还曾一阵狂喜,可是谁知道?里面还有第二道门……” 他说到这里,略顿了一顿,才又道:“要是我们费尽心机,打开了第二道门,又有第三道门的话,那才真是黑色幽默了!” 公主一扬眉:“保险箱到手,有多久了?” 神仙手迟疑了一下,才叹了一声:“足足一个月了!” 公主再略扬眉,神仙手不等她发问,就道:“我也不必太自谦,我是开保险箱的一流高手,可是一个月来,我只有五个晚上是熟睡的,所有的时间,都在研究如何打开它,可是结果怎样,各位都看到了!” 温宝裕又举手:“我提议直接把它切割开来,取得密朗的手稿!” 一时之间,大家对温宝裕的提议,都保持沉默,过了一会,尚皮亚博士才道:“只怕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把它切割开来!小朋友,你提到过的云氏集团,只怕也难以做到这一点!” 在座的各人之中,戈壁沙漠和云氏集团,有着密切的联系,这时,两人提着一只箱子,走近保险箱,一言不发。 戈壁沙漠打开箱子,拿出一些各人见所未见的仪器,进行着测试,尚皮亚博士先是睁大了眼,但他毕竟是大行家,立即对戈壁、沙漠的行动,发出由衷的赞叹声来。因为他看出,戈壁、沙漠两人。对金属的测试,专家级的程度,绝不在他之下!他自然而然,加入了他们的工作。 各人都等着他们测试的结果,因为在不知密码的情形下,要打开这种数字键盘的锁,是十分困难的事。何况这保险箱原来的主人,大有可能是“天外来客”,谁知道外星人的数字有什么特别的概念。自然更加困难。 保险箱切割开来,是最直接的方法──自然,如果不是有温宝裕在,在这里的人,就算有这样的想法。也不会提出来的,因为这种方法,大大影响了他们高手的身份;而温宝裕却绝无这样的顾忌,所以,当他提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有松了一口气之感。 约莫十五分钟之后,戈壁、沙漠和博士,都盯着小型计算机的萤屏看,在萤屏上,正出现一连串的数据来,三个人一面看,一面摇头,最后,戈壁、沙漠高声道:“不能,云氏集团的现有设备,无法对它进行切割!” 他们两人一面说,一面拍打着保险箱:“那么坚硬的金属,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锻铸出来的!” 两人的神情,不胜向往,可是其余的人,都十分懊丧,温宝裕踢了保险箱一脚,发牢骚道:“是地球人自己的事,外星人真好管闲事,要他们来妥善保管干什么!” 年轻人笑了起来:“小朋友,密朗的奇遇,可能就和外星人有关!” 公主柔情地望了年轻人一眼,显然她也有同样的想法,她补充着:“可能正是由于和外星人有关,这才吸引了外星人的注意!” 温宝裕问:“是同一种外星人,还是不同的外星人?” 年轻人摊了摊手,表示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神仙手显然把能打开保险箱的希望,放在年轻人和公主的身上,所以他不住望向两人。 就在这时,有人道:“用x光透视它的内部结构!” 这句话一出口,立时响起一片喝倒采的声音,因为现代在地球上铸造的保险箱,也都有防x光透视的措施了。 神仙手神情沮丧:“试过了,一点用也没有,它的防御措施极佳!” 公主忽然道:“是的,防御得很好,我得不到任何讯息,甚至无法知道密码是几位数字!” 各人又都静了下来。确然,甚至不知密码是几位数,怎么能打开密码锁呢? 神仙手搓着胖手:“各位,如果我们这些人,也不能打开它的话,那就没有人可以打开它,密朗在一百年之前的奇遇究竟内容如何,也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 纳高先生用力挥了一下手:“那个倒霉的作家,会不会一切全是他在开玩笑,他……可能根本没有什么奇遇,只是为了要吸引他人的注意,所以才这样做的?” 另一个人也道:“是啊,他那只船是怎会沉的,他何以在人人都死了的情形之下,还能写那么详细的遗书?” 神仙手叹了一声:“如果他的奇遇是捏造的,天外来客,不会留意,也不曾往洞壁留下那两行字,不会把他的纪录锁进保险箱去!” 温宝裕中气充沛:“请大家注意一个事实!密朗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作家,他决没有能力捏造一个故事,要不是他真有奇遇,他连那封遗书也写不出来!” 温宝裕所举的理由,十分有说服力,大家一致鼓掌,表示支持,温宝裕也向各人作了一个四方揖。 公主在各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用她动听的声音道:“我要到那岩洞去,看看是不是可以感应到一些我们的远方朋友留下的讯息!” 年轻人立时向公主望去,又伸手向那保险箱指了一指。他的意思十分明白:“如果有甚么讯息的话,应该可以在这上面感受得到!” 公主缓缓摇头:“在这保险箱上,我什么也感受不到。我想,那岩洞可能曾被远方来客利用来作过某种用途,那就会有讯息留下来。” 所有人之中,虽然温宝裕年纪最小,可是位说话最多。而且充满自信。 这时,他又抢着说话:“公主说得对!而且,天外来客的目的,是保存这份记录,有待地球人的发现。那么,他们把记录放进保险箱的同时,也应该留下开启它的方法──如果有这个方法的话,那么,方法一定是在海底岩洞之中!” 这一番话,又说得人人同意,神仙手伸手在自己的头上打了一下:“唉!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竟然没有多留意一下岩洞的周围环境!” 年轻人道:“当然也不会把密码写在洞壁上那么简单,对了,这是最重要的……” 年轻人说到这里,站了起来,神色凝重,望向神仙手:“发现保险箱的时候,第一重门是打开的?” 神仙手摇头:“不,关上的,可是随手一拉,就打了开来,”年轻人用力一挥手──他刚才表示有极重要的一点关键,这时他又这样问神仙手,有不少人想到了和年轻人想到的同一关键。都发出了一下低呼声,一起向神仙手望去。 年轻人一字一顿地问:“那时候,第一扇门上,十个数字是怎么显示的?” 一时之间,各人都静了下来,神仙手在-那之间,现出了沮丧之极的神情,抿着嘴,一言不发。 所有人都想到了:第一扇门打开的时候,数字锁上显示的排列方式,自然就是开锁的密码,大有可能,第二道门的开门密码,就按照这个排列!看神仙手的神情,他显然也早已想到过这一点!他的神情如此沮丧,当然大有原因。 他长叹了一声:“先浮出水面的是三副,他年青力壮,自然比我游得快,所以,也是他先看到保险箱,在我浮出水面之前,他不但已经打开了第一道门,而且双手还不断在推动着那些钢珠,原来的排列是怎样的,早就被他打乱掉了!” 各人都不出声,神仙手又苦笑:“后来。我也想到了,那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关键,问三副,是不是还记得他没有拨动那些钢珠前的数字显示情形,他双眼瞪得极大,自然是不记得了!” 温宝裕道:“三副有行事拍照的习惯,是不是有相片留下来?” 神仙手摇头:“他的确有照相机,可是找到了岩洞,一出水就看到了保险箱,兴奋莫名,就忘了拍照!” 年轻人挺了挺身子:“各位只管在这里继续研究,或者设法将它切割开,我和公主,决定到那岩洞去──神仙手和那位三副既然曾经到过。我们要去,自然更加容易得多了!” 神仙手忙道:“那太好了,岩洞所在的经纬度,你们还记得?” 公主现出十分美丽的微笑,伸手向自己的头部,指了一指。表示记得──事实上,她的异能。已然使她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公主也盈盈起立,他们两人最迟来到,可是又最早离去。温宝裕大是依依不舍,一直伴着两人走出去,到了大门口,看着他们上了车,大声叫:“真高兴认识到你们!” 年轻人和公主也挥着手,年轻人道:“见到各人,代我们问好!” 温宝裕自然知道年轻人口中的“各人”是什么人,那包括了原振侠医生、卫斯理夫妇、亚洲之鹰罗开等等。

年轻人和公主离开之后,两人先是并不讨论这件事,只是分头去进行应该做的事──包括和法国方面接触,借用一艘性能良好的小型潜艇。 当他们在西西里岛东岸的海中潜航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小潜艇有相当好的设备,潜艇所在的位置,可以清楚地显示出来。当渐渐接近目标的时候,可以看到海底全是起伏的礁石。 这种礁石群之中,有着许多岩洞,有的并无信道可以与外通联,就永远不为人知。有的可以潜水进入。岩洞虽然在海底,可是大多数,都有空气,那是自然界的奇迹,不知在多少年之前,地壳变动,沧海桑田,在天翻地覆的变化之中,岩洞形成,空气来不及逸出。就留在洞中,那是几亿年之前的空气,绝未曾受到过任何污染! 在距离目的地大约有三海-的航程时,潜艇已航行在一条相当狭窄的信道之中,年轻人减慢了速度,望着公主:“天外来客,很喜欢选择海底岩洞作为活动的基地,据我所知,已有三处以上!” 公主道:“没有比海底岩洞更隐蔽的所在了,外星朋友想来,并不想扰地球人!” 年轻人试探着问:“这两天,你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公主轻叹了一声:“整件事,十分古怪,连密朗的奇遇记录,是不是在保险箱之中,我都不敢说,因为什么也感应不到!” 年轻人侧头想了一会:“我曾对密朗的奇遇作过种种设想,可是也不得要领,如果在岩洞中并无所获,我们大可以……” 公主接口:“上象牙海岸?” 年轻人道:“是啊,反正有地名在;虚渡津。密朗在那里会有奇遇,我们也可以!” 公主笑道:“你的奇遇还不够多吗?” 年轻人也笑:“遇到你,就是我一生之中,最大的奇遇,奇遇至极点!” 公主十分自负地笑着,年轻人在她的颊边,轻吻了一下,公主反手搂住了年轻人的颈:“如果密朗曾在那里遇到过外星人,一百年之后,外星人还会在?” 年轻人的神情十分疑惑:“地球人和外星人打交道的例子十分多,对于遇上了外星人的地球人来说,自然是一项奇遇。可是我总觉得,密朗的奇遇,好象还要奇特,还要不可思议!” 公主摇头:“我看这个潦倒作家,有点大惊小怪!” 年轻人哈哈一笑,不再争执下去。这时,小潜艇由于海水的急流,而有些震荡,这令得他们的身子,也有轻轻相碰的机会,他们两人对此情此景,显然都十分享受,所以也就不再言语。 接下来的航程,都十分平静──这一点。完全在年轻人和公主的意料之中,因为神仙手和三副,能潜水进入那个岩洞,自然不会有什么凶险。那岩洞只不过是十分隐蔽而已。 像他们现在那样,利用设备最先进的潜艇,已经是杀鸡用牛刀。绰绰有余了! 在他们令潜艇升上海面之前,他们已经通过潜望设备,在萤光幕上看清楚了岩洞的整个情形,他们对之绝不陌生,因为已经在神仙手住所的幻灯片中见过它。 等到他们升上了水面,打开了舱盖的时候,两人都不约而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海底岩洞中的空气,都是亿万年之前留下来的,呼吸起来,好象有异样清新的感觉! 年轻人指着岩洞:“我知道有一个人,自小由一群-鱼养大,天生属于海洋而不属于陆地,他就居住在这样的一个岩洞之中!” 公主也感叹:“人类对于海底的秘奥,所知太少了!” 他们出了小潜艇,年轻人先矮了矮身,然后,一声大喝,他的呼喝声,在岩洞之中,激起了轰然的回响,就在一阵嗡嗡声中,他已运动拔身而起,离开了小潜艇的甲板,越过了约有三公尺的距离,落到了一块岩石之上。 年轻人曾受过严格的武术训练,他这一跃,也显得他的武术造诣极深,非常人所能及! 然而,当他站定了之后,转过身来之际,他自然而然,叹了一口气! 岩洞中的回声,犹有传音,他看到,公主黑纱飘飘,正冉冉向上升了起来,在海面上,略一转折,就向他存身之处,飘了过来,又轻轻落下。 公主在一落下之后,看出年轻人大有自惭形愧之意,她温柔地笑了一下:“你的方法刚猛,正合乎你男子汉的气概!” 年轻人由衷地道:“你真会说话!” 岩洞之中本来是漆黑的,现在他们能看到岩洞中的情形,光线来自小潜艇上的灯光,岩洞相当大,所以光线也十分朦胧。 也正由于如此,所以刚才公主的动作,也看来格外神秘,格外美丽。 他们在岩石上移动着,很快就来到了那块平整的岩石上──那就是放置保险箱的所在。 他们都低着头,仔细看着。岩石的表面,相当光滑,也看不出有保险箱放置过的痕迹。 公主缓缓地道:“我以为外星人是没有保险箱的!要把一些对象,用那么严密的锁锁起来,这不是一种好现象,这证明有偷盗的行为存在!” 午轻人叹了一声:“或许,那是外星人到了地球之后才制造的,是为了防止地球人的盗窃行为?” 公主慢慢移动着身子,又抬头看岩洞的顶部,注意着洞壁。 年轻人则凝立不动,也微昂着头。他在思索:不论是什么人把密朗的记录移到这里来,目的是想更好地保护它,使人有机会看到它!基于这个原则,保险箱不应该无法打得开! 所以,其中一定有一个关键,是未曾想得到的! 他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那块岩石上,缓缓地转动着身子。这时,公主又令得她自己的身子飘了起来,在岩石洞顶部,一块凸出的石块上,正用手在轻抚着。 年轻人昂头看着她,只觉得她的体态,优美之极,也知道她必然有了一些发现,他沉声问:“你找到了什么?” 公主立即回答:“一些金属物品!” 听着她的这一句话,她的身子,带着一阵幽香,已飘然而下,落在年轻人的面前,扬起手来。在她的手中,是一条长约十公分,直径两公分的小圆柱,金属制。 看起来,和那个保险箱的金属,色泽完全一样,质地也可能相同。 这样小小的一条金属柱,可是却相当沉重。 公主向上指了一指:“它插在那石块上,你看,石块上还有一个小圆孔!” 年轻人扬眉:“你说这是什么?” 公主把小金属柱紧握在手中,吸了一口气:“打开那保险箱的钥匙!” 年轻人摇头:“那保险箱并没有匙孔!” 公主娇笑:“当然不是普通形式的钥匙!” 年轻人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不相信自己一到岩洞,就会有那么大的发现! 公主却信心十足,她甚至主张立刻离去,但是在年轻人的坚持之下,还是多逗留了三小时,仔细地在岩洞中寻找,直到年轻人也认为再无可能发现什么为止。 当他们又进入了小潜艇后,公主不断地把玩着那小金属柱,有时抚摸着,有时紧握着,有时把它放在近距离凝视,有时又把它贴在脸颊上。 年轻人笑:“这段金属,看来像是工艺学校学生的功课,有什么值得重视之处?” 公主说:“它有一种十分特别的磁性。” 年轻人摊手:“越来越深奥了,磁性就是磁性,有什么特别和普通之分?” 公主把它-高了一些,然后又接住,紧握在手中:“磁性,在地球上,只对某些金属发生作用。嗯,或者说,在地球上的磁性,只对某些金属发生作用。” 年轻人点头:“对,只是对铁、镍等等金属起作用,再强力的磁铁。也吸不起铜或铅的粉末来!” 公主下了结论:“那是地球上的磁性!” 年轻人“啊”地一声,他知道公主想说明什么了,他道:“这段金属,有不同于地球的磁性,可以对特定的金属起作用?” 公主十分高兴:“正是──这金属,我可以肯定,它的成分,和那保险箱内成分是一样的,它的磁性,就必然对保险箱起作用。这是一把钥匙,是一把开启那具保险箱的磁性钥匙!” 年轻人对公主的说法略有保留,所以他暂时仍保持了沉默。 公主则越说越是兴高采烈:“我早就有一个概念,要打开具保险箱,不会太复杂,必然是在地球人能力所及的范围之内,不然,就失去了保存密朗奇遇的记录,给地球人发现的意义!” 年轻人仍然不出声,公主再道:“保险箱放在岩洞的大石上,把钥匙留在洞顶突出的石块上,这不是合情合理的安排吗?” 年轻人看来给公主说服了,他笑:“为什么不干脆放在保险箱上面呢?” 公主十分得意:“就是因为有强力磁性的关系!如果把它放得太近了,磁性会起作用,所以才要保持一定的距离──神仙手和三副太大意,不然,这保险箱早就打开来了!” 年轻人作了一个十分佩服的神情,可是又追问:“请问,你如何使用这种钥匙呢?” 公主吸了一口气:“我正在设想,其中之一是,只要把它移近那些钢珠,磁性的作用,就会使钢珠自动排列到打开锁的位置,那时,只要伸手轻轻一拉,就可以把门拉开来了!” 年轻人“啊”地一声:“我明白何以保险箱的第一扇门一拉就开了!正因为这上面的磁性的作用!这也在放保险箱的石块之上!” 公主在作这个假设之时,还不是十分有把握,可是年轻人的话,却给了她无比的信心,她双手搂住了年轻人的脖子,高兴地叫:“你真好!” 然后,她像是一个快乐的小女孩,又叫了起来:“快和神仙手联络,告诉他,我们找到钥匙了!” 在小潜艇中,有十分完善的通讯设备,要和神仙手联络,是轻而易举的事。 年轻人略为犹豫了一下,公主明白他的意思:把喜讯报太早了,假如到时,事情和设想的不同,那就难免十分尴尬了! 所以,她道:“和他联络,问问在他那里,有什么进展,露点口风给他。” 年轻人望着公主笑,公主这时的心情,确然像是小孩子一样──有了一些成绩,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别人分享成功的快乐! 年轻人利用通讯设备,没有多久,神仙手听来十分疲倦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公主抢着说:“嗨,工作有什么进展?” 神仙手懒懒地回答:“什么进展也没有……” 神仙手突然发出了一下怪叫:“你们在哪里?你这样问,是不是你们有了发现?” 神仙手确然是反应十分快的人,公主笑着说:“不能说没有,可是也不能肯定,我们正在潜艇中,很快就可以带着发现赶回来!” 神仙手叫:“天!求求你告诉我,你究竟发现了什么东西,求你告诉我!” 公主笑得十分佻皮:“希望是一柄钥匙!” 她听到神仙手在叫着:“钥匙!你们听听,公主说她找到了一柄钥匙!” 接着,又是许多七嘴八舌的声音,显然两天前聚在一起的人,还有几个在。 至于,戈壁沙漠还在,可以听得他们在大声叫:“什么钥匙?这保险箱甚至没有匙孔!” 公主提高了声音:“想想利用磁性,强烈的磁性!” 神仙手的住所中,有一个短暂时间的沉寂。公主就在这个时候,停止了通讯,在她的俏脸上,现出了一个十分可爱的顽皮神情! 年轻人也不禁给她逗得笑了起来──她这样做,会使所有人更心急地等她出现,这可以说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小小恶作剧! 接下来的旅程,十分愉快,公主甚至认为,神仙手他们会等不及,会在三藩市的机场上,等待他们的出现。 可是,当他们在三藩市下机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欢迎人群”。 公主扁了扁嘴,神情不愉快,年轻人安慰她:“他们一定在门口夹道欢迎!” 可是,当年轻人驾着车,停在神仙手屋子门口的时候,一片寂静,不见人影! 公主的神情,有点古怪,年轻人也觉得很怪,可是他还是安慰公主:“他们一定是故意躲了起来,引你发急,别上他们的当!” 公主笑得十分勉强:“他们也开我的玩笑?” 年轻人也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可以预料的是一定有一些事发生了,至于是什么事,他也无法估计。他和公主一直是并肩向前走的,这时,他一跃而上了三级石阶,伸手去推门。 他才一把门推开,就听得屋中传出了一下声音十分响亮的骂人话,用的是中国话,骂的是:“放你娘的春秋大臭屁!” 那是温宝裕的声音! 这时,公主也已来到了年轻人的身边,两人互望了一眼,不禁愕然,不知道这位小朋友和什么人起了争执,生那么大的气! 接着,就听到了神仙手气咻咻的声音:“你刚才说了一句什么话?我要求详细的解释!” 再接着,又是温宝裕的声音:“我无法满足你的要求,因为你没有文化,根本不懂这句话的含义!” 年轻人和公主不禁皱了皱眉──吵架到了这一地步,已经不是普通程度的拌嘴,而是已经翻脸了! 神仙手也不笨,因为年轻人和公主,听到他也用西西里的土话,骂了一句脏话! 年轻人和公主,在门口并没有停留多久,就一径向内走了进去,总共不过十来步,可是剧烈的争吵声,竟未曾间断过! 虽然一时之间,听不清他们在争吵些什么,因为每个人,都直着喉咙在喊叫,显然都处于极度的愤怒情绪之中。 可以听得出的,只是吵架的情形,一方面是许多人,而另一方面,只是温宝裕一个人! 年轻人在进入大堂之前,同公主作了一个鬼险。低声道:“我们的小朋友有难了!” 这句话一出口,他和公主,也已经进入了大堂,年轻人声音嘹亮,他先打了一个哈哈,然后道:“怎么一回事?各位的绅士风度,都上哪儿去了?”他从听到争吵声的激烈,可以知道各人多半已没有了绅士风度,当他这样说的时候,他实在还未曾看清大堂中的情形。 等到他的话一出口,看清了大堂中的情形,他不禁徒然一怔──虽然看清了情形之后,他刚才的那句话,仍然适用,但是说来,必然不会那么轻松,因为他绝想不到大堂中各人的绅士风度的丧失,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首先,他看到的是神仙手,这个大胖子,竟然脱去了上身的所有衣服,赤膊着,像青蛙一样地在跳,满身肥肉,一起颤动,蔚为奇观! 还有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尚皮亚博士,这个学术界的权威、高级知识分子,这时,不但握拳捋臂,抓住了温宝裕,温宝裕也抓住了他的双臂,两人正在纠缠,博士竟然在这样的情形下,拚命伸长脖子,张大了口,想去咬温宝裕的鼻子!另外纳高先生等三个人,正在顿足槌胸,发出可怕之极的声音来。 年轻人和公主,再也想不到情形会乱成这样子,年轻人的话才一出口,-那之间,所有的动作都停止,所有的声音都消失,倒像是在放映中的电影忽然停了格一样! 可是那种沉寂和静止,至多只有一秒钟,忽然之间,又是声音的大爆发,法语、意大利语、犹太语、中国语,什么国家的语言都有,显然是各人情急之极,抢着说话,就自然而然,用上了自己最熟悉的本国语言! 对于这样混乱的场面,年轻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才好,因为眼前并不是一群小流氓,而是个个都大有来头的人物! 要不是发生了非常的变故,这些大有来头的人物,怎么会像是疯了一样? 而就在这时候,人人的鼻端,都有一阵香风拂过──单是那股沁人肺腑的幽香,已足以令人心神宁静,肝火大消。 接着,只见公主的身上,黑纱飘动,她整个人已升了起来,升到了离地两尺处,然后,是她轻柔无比的声音:“各位,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请各位,恢复常态!” 公主在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人还在半空之中,一面说,一面缓缓下降,等到说完,人已落地,正落在尚皮亚和温宝裕之间。 在混乱的场面之中,最火爆的两个人,已然诉诸于“身体语言”的,就是尚皮亚和温宝裕。这时,尚皮亚满面通红,和温宝裕一起松开了手,各自后退一步。 而其余的人,也都静了下来,神仙手喘着气,拉过上衣来,狼狈地穿上。 公主一有行动,立刻就以她的异能,和她的美丽温柔,制止了混乱之极的场面! 公主微笑着,道:“各位好?” 这本来是一句普通之极的招呼话,可是这时,所有的人,分明一点也不好,这句话听来,也就变得十分滑稽。温宝裕首先叫道:“一点也不好,这些人全疯了!” 温宝裕这一开口,立时已引发了一阵愤怒的斥责声。年轻人忙向温宝裕招了招手,温宝裕十分乖觉,闪到了年轻人的身边。公主提高了声音:“请一个人出来说清楚!” 各人都静了下来,一时之间,不知由谁来说的好,温宝裕又抢着道:“他们诬蔑戈壁沙漠,说他们两个人,打开了保险箱,取走了里面的东西!” 这一句话,令到年轻人和公主,也大为吃惊,两人失声道:“保险箱已经打开了?” 他们一面说,一面已疾步向保险箱走了过去,来到了保险箱的正面,才看到,确然已经打开了!门一共是三重,三重门都已打开,在三重门之后,是一个内有四十公分见方的空间。当然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年轻人和公主互望了一眼,这时,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他们的身后,由于发生的事,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是以一时之间,年轻人和公主,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温宝裕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两位一走,我也跟着走了,直到一小时之前,胖子才十万火急地把我从酒店中叫到这里来,一到就叫我……” 神仙手吼叫道:“交出东西来,快交出来!你们全是中国人,至少,全是亚洲人,自然容易串通!” 年轻人和公主的反应一致:“这是什么话,我们也是亚洲人!” 神仙手自知失言,满面通红。公主叹了一声:“请把事情从头说起,先别激动!” 各人都不由自主喘着气,过了一会,神仙手才道:“两位离去之后,又有几个人离去,温……温先生也走了,剩下的,就是我们几个,和该死的……嗯……和戈壁沙漠。我们都很疲倦,因为一点结果也没有……。” 由于一点结果也没有,面对着这个保险箱,一筹莫展,所以大家都很疲倦。 温宝裕本来不想离去,有这样的热闹可趁,他怎肯放弃。可是他是和父母一起前来的,不得不回到酒店去陪他的父母,所以年轻人和公主走了之后不久,他也告辞,留下了酒店的电话,等神仙手事情一有进展,就通知他──若不是这样,当变故发生之后,神仙手也根本找不到他。 大家都很疲倦,所以都无精打采,只有戈壁沙漠,还不断在尝试,想打开那具保险箱。 令得大家都料不到的是,才三天,就接到了公主在潜艇中传来的讯息,说她有可能,已得到了开启保险箱的钥匙! 虽然公主在通讯的中途,突然中止,令得各人心痒难熬,但是人人都知道公主和年轻人很快就会来到,保险箱可望打开,自然大是兴奋。 于是,神仙手和博士等人,就开怀畅饮。醉得人事不省,他们从下午起开始喝酒庆祝,一直喝到午夜,才人人醉倒的。 在这个阶段之中,戈壁沙漠只是浅尝即止,并没有参加豪饮。 他们不但没有参加豪饮,而且,还在不断尝试打开这具保险箱,神仙手对他们至少说了三次:“公主就快到了,她一到,就可以打开,你们还努力干什么?”戈壁沙漠的回答是:“这对我们是一项挑战!” 而纳高先生在劝他们喝酒的时候,曾听得他们一面工作,一面在交谈。 纳高先生记住了他们交谈的若干内容。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离魂奇遇,天外来客保存奇遇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