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魂奇遇

2019-09-20 20:52 来源:未知

戈壁沙漠在作交谈的时候,显然没有不被他人听到的意思。他们讨论的是公主传回来的讯息之中,有关磁性的部分。 讨论的结果是两人一起十分兴奋地叫:“当然!磁性是可以开启这锁的。” 这时,已经接近午夜了,纳高听了之后,也没有在意,就去继续喝酒了。 每一个人都喝醉了,最早醒来的人是尚皮亚博士,他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楼梯旁边,显然他喝醉后想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可是没有成功,却在楼梯下睡着了! 他坐起身来,头疼欲裂,可是却一眼就看到了那具保险箱,也看到保险箱的门打开了! 这种情形,令得博士以为自己并没有醒来,还在醉乡之中,所以他又倒了下去,却不料他倒得太用力了,后脑“咚”地一声,撞在楼梯之上,感到一阵剧痛。 那一阵剧痛,令得博士真正醒了过来,也相信了他所看到的是真实的情景。 他脚步踉跄地来到了保险箱之前,自然也看到了被打开了的保险箱,内里空空如也。 在那一-间,博士由于极度的兴奋,而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张口就大叫了起来──酒醉后的嗓子,虽然十分干涩,可是他的叫声,也十分惊人。 这时,尚皮亚虽然看到保险箱是空的,可是他仍然十分兴奋,是因为他首先想到的是:戈壁沙漠打开了保险箱,取得了密朗奇遇的记录,这上下,可能正在研读,所以他首先叫的是戈壁沙漠的名字。 他的叫声,令得几个人都被吵醒,大家看到了被打开的保险箱,也都兴奋莫名,不但叫着,而且,一起来到了戈壁沙漠的房间外──直到这时为止,所有的人,还都十分有绅士风度,他们只是在房门口拍打着,叫着戈壁沙漠的名字,而且,都不忘两人的名字之下,加上“先生”的称谓。屋主人神仙手是最早醒来的一个,或许是由于他的“职业本能”,他一看到了被打开的保险箱,又知道已叫了数次,而戈壁沙漠仍未现身,他已经知道不妙了,他双臂挥舞,大叫道:“撞开门来!” 纳高站得离门最近,他叫道:“门根本没有锁!” 他一面说,一面指着门柄,神仙手吼叫:“那还等什么?快推开门!” 纳高旋转门柄,一下子就推开了门,房间中并没有人,戈壁沙漠不在! 从那一刻起,屋子中的所有人,都进入了半疯狂的状态(温宝裕倒也不算是完全冤枉他们),他们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寻找戈壁沙漠,几乎不把要找的人当人,因为连较肥大的老鼠都不能藏身的地方,都仔细地寻找。当然,戈壁沙漠踪影不见。 昨晚在屋子中的人,除了戈壁沙漠之外全在,而昨晚又只有他们两人未曾喝醉,结论是自然而然的:戈壁沙漠打开了保险箱,取得了保险箱中的东西,不和别人分享,不辞而别了。 这个结论,更令得所有的人,愤怒之极。在极度愤怒的情绪之中,忽然有人高“保险箱之中,一定不止是一份记录!可能还有大量的奇珍异宝!” 在听到了这样的叫嚷之后,先是大约十秒钟的沉默,然后。所有人的念头都是一致的,这种说法,大有道理,单是一份倒霉作家的记录,没有理由吞没,必然还有值得吞没的宝物在! 于是,就有了各种各样对“奇珍异宝”的设想,有的说是超过五百卡的钻石,有的说是比鹅蛋大的红宝石,而且还不止一颗。 被神仙手请来参加聚会的人,都不是平凡之辈,自然也都不乏想象力,于是越想越奇,有的提出:密朗当年,可能进入了一个宝库,例如所罗门王宝藏之类。有的更说,既然事情和外星人有关,保险箱中,必然有外星人留下的重要讯息,可能和宇宙的大奥秘、生命的大奥秘有关! 于是,大家一起咒骂戈壁沙漠,用尽了最难听的话。直到神仙手忽然想起了温宝裕,他大叫:“等一等,他们还有一个同党!” 正如神仙手后来所解释的那样,由于“全是亚洲人”,他自然而然,想到了温宝裕是个“同党”。 于是,他就把温宝裕叫了来──要令得温宝裕飞速前来,太容易了,他只说了一句:“保险箱打开了,快来!” 温宝裕第一时间赶到,就蒙了不白之冤,神仙手叫他交出人来,或是交出东西来,一干人吵得天翻地覆,年轻人和公主还希望他们会在机场之外列队欢迎,岂非是最大的奢望? 在吵得不可开交之际,年轻人和公主出现──经过的情形,在各人七嘴八舌的叙述之下,总算明白了! 年轻人叹了一声,指着各人:“各位一定是宿醉未醒!不论发生了什么事,当然和温宝裕无关──如果他和戈壁沙漠串通,早就该知道保险箱被打开了,不会一听到就赶来了!” 各人面面相觑,都略有惭色,只有尚皮亚博士,死不认错,叽咕了一句:“或许他被他的同党出卖了!” 温宝裕又说了一句:“放你娘的春秋大臭屁!” 两个人怒目相向,几乎又要大打出手。年轻人作了一个手势,沉声道:“我对戈壁沙漠的为人,颇有所知,他们不是见利忘义的人。保险箱被他们打开之后,一定发生了一些意外,各位请保持镇定!” 伦斯这个保险箱的权威喃喃自语:“他们是怎么把保险箱打开来的?” 纳高悻然道:“当然是到了公主的启示;磁性!他们利用了磁性,把保险箱打了开来!” 他在说话之间,还瞪了公主一眼,大有责怪公主不该“泄漏天机”,可是他一和公主的目光接触,就嗔意全消──没有人能在公主美丽动人的目光之下,仍然会生气的。 公主在这时,取出了她在海底岩洞之中得到的那根金属棒来,走近保险箱,用金属棒去接近钢珠,十颗钢珠立时一起转动,又在一秒钟之后,停了下来,显示了一组数字,那当然就是开启保险箱的密码了! 温宝裕骇然叫:“那么简单!” 公主皱着眉:“并不简单,这上面的磁性,并不是普通的磁性──我的意思是,他和地球上的磁性有异!” 尚皮亚博士叹了一声,指着那些钢珠:“只要钢珠对磁性有感应,那就什么磁性都一样!戈壁沙漠领悟到了这一点,自然就轻而易举打开了保险箱,他们带来的装备之中,我就注意到了有电磁仪!” 戈壁沙漠有十分袖珍实用的各种工具带来,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当他们使用这些装备的时候,情形如何,也有目共睹。 这些装备,虽然说都十分袖珍,但是也有两大箱,一个成年人,要体格相当强壮,才能提得动。年轻人问了一句:“他们人不见了,那两箱装备呢?” 这个问题,竟没有人答得上来,可知各人在一发现保险箱被打开,而戈壁沙漠失踪之后,情绪都十分不正常,完全失去了常态! 年轻人顿了顿足,表示了他对各人的不满,同公主一挥手,就走向楼梯,公主是最先跟上去的一个,接着是温宝裕,然后,各人都想到年轻人是想干什么了──至少应该到失踪者所住的房间中,去观察一下! 到了房门口,年轻人才道:“请各位尽可能站在门外,以免弄乱了房间!” 房门开着,年轻人和公主首先进了房间,温宝裕就老实不客气地在门口一站,张开了双臂,拦住了各人,不让各人进入。 年轻人和公主才一进去,就看到了两只箱子──戈壁沙漠十分讲究,那两只箱子,竟然是上佳鳄鱼皮的,而且在四角都有黄金的镶角,年轻人和公主各自打开了一只,箱中放置的各种仪器和工具,都有各自的位置,放得十分整齐,绝不凌乱! 年轻人知道,把别人拦在门外,会形成不满,他必须有所表现,才能令人心服。 他转身向门口看了一眼,一面仍然在观察着房间中的情形,一面道:“保险箱打开之后,一定没有意料之外的事发生,如果真有什么奇珍异宝,他们两人一定不会再好整以暇地把装备收拾好!”箱中的装备,分三层放置,每一层都很整齐,就算他们熟悉每一件东西所放的位置,也得花不少时间。 公主接着推测:“保险箱打开,最合理的发现,自然是一叠手稿──那是意料之中的事,我想,他们一定曾试过唤醒各人,可是人人都醉了,他们也无可奈何。” 公主说着,同门外各人望了一眼,各人都苦笑,确然,人人都醉得人事不省,戈壁沙漠就算曾努力,也没有用处。 年轻人又道:“他们两人,习惯分工合作,当时的情形,可能是一人翻阅手稿,一人整理工具,而且,还把工具搬上楼,放进了他们自己的房间之中!” 尚皮亚博士喃喃地道:“真该死!我那时,就躺在楼梯脚下!” 年轻人皱着眉,因为他推测到这里,没有新的发现,就无以为继了! 有几个人还在问:“以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年轻人和公主分头行动,他们检查了窗户,绝无人离去的痕迹,又拿起了一些纸片,上面全是无关的字句,年轻人进了浴室,摸了摸毛巾,毛巾是全干的。 他在浴室门口,向各人道:“一定有突然发生的变故,因为在经过了长时间的辛劳之后,他们甚至连脸都没有洗过,这很不寻常!” 公主作了一个手势:“假设他们一个看手稿,而另一个整理工具,假定过去了十分钟,那就足以看了不少手稿的内容了!” 年轻人用力一挥手:“是,手稿的内容,吸引了看的人,看的人就叫另一个一起来看──这是他们消失之前在做的事。” 尚皮亚博士对年轻人这种推测,表示不满,于是他就学着年轻人的腔调,讽刺道:“两个人看着手稿,就消失在空气之中了!” 年轻人并不生气,伸手指着博士:“不!两个人一定是在手稿之中,发现了极有趣,极重要,或者极可怖,极有吸引力的一些事,所以才决定立即离去,去进行一些必须要做的事!” 这次,公主也表示不满了,她柳眉微蹙:“你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吗?” 温宝裕却支持年轻人:“不,他的分析很对,密朗认为他记录下来的奇遇,足以引起全世界瞩目,可知一定是非比寻常的怪事……例如……譬如说,如果手稿上记载着什么地方,有一个六个头九条身子的怪物,谁都会立刻动身赶着去看看!” 神仙手发出了一下呻吟声:“手稿中如果记录一个宝库的所在地,情形也是一样!”年轻人断言道:“决不会和藏宝有关,我知道他们的为人,相反地,更可是能十分凶险的事,他们才会不告而别,免得别人也去涉险!” 神仙手等人,对戈壁沙漠已然有了成见,自然不会相信年轻人的分析。公主在这时候,忽然叹了一声,扬起手来,在自己的额上,“怕”地打了一下。年轻人立时大是心痛,握住了她的手,定睛望向她。 公主笑:“一阵混乱,我忘了我有法子在最短时间内,知道他们的去向!” 旁人都愕然望着公主,年轻人知道公主不是夸口,公主有她的“关系网”,网的范围,遍及世界各地,各行各业和各个机关权力部门,所以他首先道:“先查他们有没有离开美国!” 公主走向设在房间一角的一具电话,拿起了话筒,还未曾按号码,就忽然说了一个号码,再问:“谁知道这个电话号码是哪里的?” 那是一具相当先进的电话,有一个小小的液晶体显示屏,会把最后打出去一个电话的号码留下来,公主就是看到了这个号码才问的。 神仙手第一个回答:“好象是航空公司!” 公主一扬眉,按下了“重打”的掣钮,不一会,她就听到一个女声:“泛美航空公司!” 公主吸了一口气,事情看来变得简单,不必动用她的关系网,只要向航空公司女职员询问就可以了。各人都听着公主和女职员的对话,那女职员不但十分乐于回答公主的查询,而且还在结束之后说:“小姐,你的声音真动听!” 公主回答道:“你的也是,而且你一定是心地良善,乐于助人!”温宝裕先叫了起来:“他们的最终目的地,一定不是南非!” 航空公司的资料说:“戈壁沙漠,订了直航南非约翰尼斯堡的班机,班机于凌晨六时零三分起飞,两人在飞机起飞前三十分钟登机。” 年轻人的声音压得十分低:“象牙海岸?” 神仙手激动得双手挥舞:“立刻出发,还有可能赶在他们的前面!” 公主皱着眉:“要确定他们的最终目的地,追到南非去,是追不到他们的了!” 温宝裕十分肯定:“他们必然是到象牙海岸去了!手稿记录的事,发生在象牙海岸!赶快找一架喷射机,直飞象牙海岸的首都阿比尚,如果在阿比尚截不到他们,就再赶到那个叫虚渡津的地方去!” 温宝裕一口气地说着,大多数人望他着他,神情不以为然,有的甚至还在摇着头,他们倒不是不同意温宝裕的办法,而是在奇讶何以这个青年人的口大气那么大,好象找一架喷射机,如同在街上找一辆街车那么容易。 可是,温宝裕的话一住口,年轻人和公主就异口同声叫:“好!” 公主又道:“我可以先找人在约翰尼斯堡截住他们!” 她又按下电话的通话掣,飞快地按着号码,不一会,电话接通,响了几下就有人接听,那是一个听来十分油腔滑调的声音:“公主,有什么差遣?” 若不是那远在南非的电话,只是供公主一人专用的话,自然不会有这样的事出现,由此可知公主的联络网,是何等专门。 公主说了戈壁沙漠的模样和他们乘搭的班机号码,然后道:“设法留他们在约翰尼斯堡!” 那古里古怪的声音道:“用硬方法,还是软方法?” 公主向年轻人望去,年轻人对戈壁沙漠的不告而别行动,虽然料到必有重大的因由,但也不是十分满意,所以他大声道:“任何办法,这是两个相当难以对付的人,千万不要无功而退!” 那声音登时变得十分认真:“放心,要是连这点小事也办不成,还能叫南非土狼吗?” 他这一自报称号,神仙手首先张大了口,可是却又立刻伸手按住了自己那口,像是生怕自己一出声,就会被这头“南非土狼”认出他的声音来。 公主说了一声:“谢谢!”就放下了电话。 年轻人笑着解释:“这个人的外号不是十分好听,可是却是十分能干的一个……一个……” 他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像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人才好,公主接了口:“一个怪人!” 年轻人摊了摊手:“怪之极矣!” 温宝裕在这时突然大声叹了一口气,一副愁眉苦脸的神情──去追戈壁沙漠回来,弄清楚他们为什么要不告而别,和南非土狼这样的怪人见面,这一切,都必然是有趣至极的经历! 只是可惜,温宝裕是和父母一起来的,没有可能私下溜走,是以才发出了浩叹之声。 年轻人知道他的心意,就安慰他:“不论事情如何发展,都一定让你知道全部经过!” 虽然公主已经托了南非土狼去拦截戈壁沙漠,但是他们还是向一个相热的豪富,借了一架喷射机,当年轻人、公主和这个豪富通话的时候,神仙手在一边,连连叹了十七八口气──他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有一次,他知道这位豪富在找一颗完美的有色钻石,他手头上恰好有一颗,豪富出的价钱十分高,神仙手以为自己可以有缘见到那豪富一面,结果还是失望!可是年轻人和公主却可以通过专用电话,和这豪富随便交谈,于是神仙手知道,自己的“江湖地位”,根本不能和年轻人、公主相比较! 本来,他很想提出,他也要到南非去的,可是有了自卑感,也就迟疑了起来。 年轻人明白他的心意,安慰他:“保险箱是你的,保险箱中的东西,自然也应该是你的。戈壁沙漠带了东西远去,必然有十分特别的理由,你放心,我们决不会损害你的利益,此去南非,还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你养尊处优惯了,还是留在这里的好!” 神仙手几次想打断年轻人的话,可是又想到,年轻人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实情,也就只好长叹一声,大兴时已不再之叹──想当年,神仙手在西西里的黑手党中杀出高地位来的时候,双手可以同时持手提机枪冲锋杀敌,自然和如今三百磅的大胖子,不可同日而语了! 他只是感叹地道:“真想不到,请各位来,会有这样的结果!” 他又懊悔:“不请这两个家伙来就好了!” 就在年轻人和公主来到门口的时候,他又恨恨地顿足:“再也想不出这两个家伙有不告而别的理由!” 年轻人和公主也一直在想,直到他们在约翰尼斯堡下了飞机,也没有想出戈壁沙漠为甚么会有这种不告而别的古怪行为的理由。 送走了年轻人和公主之后,温宝裕向各人道:“争吵归争吵,还是很高兴认识各位!” 他和每个人握了手,又拍着神仙手厚厚的手背:“我知道你做珠宝生意,如果有机会,我替你介绍生意!” 神仙手从鼻孔中“哼”了一声,并没有回答,意思十分明白:“你这小伙子,能有什么大买卖?” 温宝裕笑嘻嘻地道:“我认识了几个富翁,而且,还是陶氏基金会的主席,陶氏基金是属于陶启泉集团的,你一定听说过了?” 神仙手的双眼,本来是陷在他脸上的肥肉之中的,可是温宝裕越说,他的双眼就越是显露,到最后,竟然达到了双目圆睁的地步! 等温宝裕说完,他才双手握住了温宝裕的手,连连摇着,连声道:“啊,那太好了,请多多关照!请多多关照!真太好了!” 对他的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自然早在温宝裕的意料之中,温宝裕哈哈笑着,告辞离去。 温宝裕这一番现身,很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后来神仙手见人就说起这个非同凡响的小伙子来。神仙手毕竟交游广阔,三教九流的人认识很多,所以不必多久,温宝裕的名头,大是响亮! 却说年轻人和公主,在机上一直保持了联络通讯,知道他们比戈壁沙漠的班机,只迟了三十分钟到达,他们循特别途径通过关卡(世界到处,都有特权),进入机场大堂时,第一眼就看到了南非土狼。 土狼是一个身形瘦得骇人的瘦子,真正的皮包骨头上双眼极大,样子像极了长期由于饥饿而形成的病态儿童。他的瘦,自然不是由于饥饿,谁也说不出是为了什么原因,脂肪不会留在他的身内。

年轻人和公主离开之后,两人先是并不讨论这件事,只是分头去进行应该做的事──包括和法国方面接触,借用一艘性能良好的小型潜艇。 当他们在西西里岛东岸的海中潜航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小潜艇有相当好的设备,潜艇所在的位置,可以清楚地显示出来。当渐渐接近目标的时候,可以看到海底全是起伏的礁石。 这种礁石群之中,有着许多岩洞,有的并无信道可以与外通联,就永远不为人知。有的可以潜水进入。岩洞虽然在海底,可是大多数,都有空气,那是自然界的奇迹,不知在多少年之前,地壳变动,沧海桑田,在天翻地覆的变化之中,岩洞形成,空气来不及逸出。就留在洞中,那是几亿年之前的空气,绝未曾受到过任何污染! 在距离目的地大约有三海-的航程时,潜艇已航行在一条相当狭窄的信道之中,年轻人减慢了速度,望着公主:“天外来客,很喜欢选择海底岩洞作为活动的基地,据我所知,已有三处以上!” 公主道:“没有比海底岩洞更隐蔽的所在了,外星朋友想来,并不想扰地球人!” 年轻人试探着问:“这两天,你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公主轻叹了一声:“整件事,十分古怪,连密朗的奇遇记录,是不是在保险箱之中,我都不敢说,因为什么也感应不到!” 年轻人侧头想了一会:“我曾对密朗的奇遇作过种种设想,可是也不得要领,如果在岩洞中并无所获,我们大可以……” 公主接口:“上象牙海岸?” 年轻人道:“是啊,反正有地名在;虚渡津。密朗在那里会有奇遇,我们也可以!” 公主笑道:“你的奇遇还不够多吗?” 年轻人也笑:“遇到你,就是我一生之中,最大的奇遇,奇遇至极点!” 公主十分自负地笑着,年轻人在她的颊边,轻吻了一下,公主反手搂住了年轻人的颈:“如果密朗曾在那里遇到过外星人,一百年之后,外星人还会在?” 年轻人的神情十分疑惑:“地球人和外星人打交道的例子十分多,对于遇上了外星人的地球人来说,自然是一项奇遇。可是我总觉得,密朗的奇遇,好象还要奇特,还要不可思议!” 公主摇头:“我看这个潦倒作家,有点大惊小怪!” 年轻人哈哈一笑,不再争执下去。这时,小潜艇由于海水的急流,而有些震荡,这令得他们的身子,也有轻轻相碰的机会,他们两人对此情此景,显然都十分享受,所以也就不再言语。 接下来的航程,都十分平静──这一点。完全在年轻人和公主的意料之中,因为神仙手和三副,能潜水进入那个岩洞,自然不会有什么凶险。那岩洞只不过是十分隐蔽而已。 像他们现在那样,利用设备最先进的潜艇,已经是杀鸡用牛刀。绰绰有余了! 在他们令潜艇升上海面之前,他们已经通过潜望设备,在萤光幕上看清楚了岩洞的整个情形,他们对之绝不陌生,因为已经在神仙手住所的幻灯片中见过它。 等到他们升上了水面,打开了舱盖的时候,两人都不约而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海底岩洞中的空气,都是亿万年之前留下来的,呼吸起来,好象有异样清新的感觉! 年轻人指着岩洞:“我知道有一个人,自小由一群-鱼养大,天生属于海洋而不属于陆地,他就居住在这样的一个岩洞之中!” 公主也感叹:“人类对于海底的秘奥,所知太少了!” 他们出了小潜艇,年轻人先矮了矮身,然后,一声大喝,他的呼喝声,在岩洞之中,激起了轰然的回响,就在一阵嗡嗡声中,他已运动拔身而起,离开了小潜艇的甲板,越过了约有三公尺的距离,落到了一块岩石之上。 年轻人曾受过严格的武术训练,他这一跃,也显得他的武术造诣极深,非常人所能及! 然而,当他站定了之后,转过身来之际,他自然而然,叹了一口气! 岩洞中的回声,犹有传音,他看到,公主黑纱飘飘,正冉冉向上升了起来,在海面上,略一转折,就向他存身之处,飘了过来,又轻轻落下。 公主在一落下之后,看出年轻人大有自惭形愧之意,她温柔地笑了一下:“你的方法刚猛,正合乎你男子汉的气概!” 年轻人由衷地道:“你真会说话!” 岩洞之中本来是漆黑的,现在他们能看到岩洞中的情形,光线来自小潜艇上的灯光,岩洞相当大,所以光线也十分朦胧。 也正由于如此,所以刚才公主的动作,也看来格外神秘,格外美丽。 他们在岩石上移动着,很快就来到了那块平整的岩石上──那就是放置保险箱的所在。 他们都低着头,仔细看着。岩石的表面,相当光滑,也看不出有保险箱放置过的痕迹。 公主缓缓地道:“我以为外星人是没有保险箱的!要把一些对象,用那么严密的锁锁起来,这不是一种好现象,这证明有偷盗的行为存在!” 午轻人叹了一声:“或许,那是外星人到了地球之后才制造的,是为了防止地球人的盗窃行为?” 公主慢慢移动着身子,又抬头看岩洞的顶部,注意着洞壁。 年轻人则凝立不动,也微昂着头。他在思索:不论是什么人把密朗的记录移到这里来,目的是想更好地保护它,使人有机会看到它!基于这个原则,保险箱不应该无法打得开! 所以,其中一定有一个关键,是未曾想得到的! 他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那块岩石上,缓缓地转动着身子。这时,公主又令得她自己的身子飘了起来,在岩石洞顶部,一块凸出的石块上,正用手在轻抚着。 年轻人昂头看着她,只觉得她的体态,优美之极,也知道她必然有了一些发现,他沉声问:“你找到了什么?” 公主立即回答:“一些金属物品!” 听着她的这一句话,她的身子,带着一阵幽香,已飘然而下,落在年轻人的面前,扬起手来。在她的手中,是一条长约十公分,直径两公分的小圆柱,金属制。 看起来,和那个保险箱的金属,色泽完全一样,质地也可能相同。 这样小小的一条金属柱,可是却相当沉重。 公主向上指了一指:“它插在那石块上,你看,石块上还有一个小圆孔!” 年轻人扬眉:“你说这是什么?” 公主把小金属柱紧握在手中,吸了一口气:“打开那保险箱的钥匙!” 年轻人摇头:“那保险箱并没有匙孔!” 公主娇笑:“当然不是普通形式的钥匙!” 年轻人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不相信自己一到岩洞,就会有那么大的发现! 公主却信心十足,她甚至主张立刻离去,但是在年轻人的坚持之下,还是多逗留了三小时,仔细地在岩洞中寻找,直到年轻人也认为再无可能发现什么为止。 当他们又进入了小潜艇后,公主不断地把玩着那小金属柱,有时抚摸着,有时紧握着,有时把它放在近距离凝视,有时又把它贴在脸颊上。 年轻人笑:“这段金属,看来像是工艺学校学生的功课,有什么值得重视之处?” 公主说:“它有一种十分特别的磁性。” 年轻人摊手:“越来越深奥了,磁性就是磁性,有什么特别和普通之分?” 公主把它-高了一些,然后又接住,紧握在手中:“磁性,在地球上,只对某些金属发生作用。嗯,或者说,在地球上的磁性,只对某些金属发生作用。” 年轻人点头:“对,只是对铁、镍等等金属起作用,再强力的磁铁。也吸不起铜或铅的粉末来!” 公主下了结论:“那是地球上的磁性!” 年轻人“啊”地一声,他知道公主想说明什么了,他道:“这段金属,有不同于地球的磁性,可以对特定的金属起作用?” 公主十分高兴:“正是──这金属,我可以肯定,它的成分,和那保险箱内成分是一样的,它的磁性,就必然对保险箱起作用。这是一把钥匙,是一把开启那具保险箱的磁性钥匙!” 年轻人对公主的说法略有保留,所以他暂时仍保持了沉默。 公主则越说越是兴高采烈:“我早就有一个概念,要打开具保险箱,不会太复杂,必然是在地球人能力所及的范围之内,不然,就失去了保存密朗奇遇的记录,给地球人发现的意义!” 年轻人仍然不出声,公主再道:“保险箱放在岩洞的大石上,把钥匙留在洞顶突出的石块上,这不是合情合理的安排吗?” 年轻人看来给公主说服了,他笑:“为什么不干脆放在保险箱上面呢?” 公主十分得意:“就是因为有强力磁性的关系!如果把它放得太近了,磁性会起作用,所以才要保持一定的距离──神仙手和三副太大意,不然,这保险箱早就打开来了!” 年轻人作了一个十分佩服的神情,可是又追问:“请问,你如何使用这种钥匙呢?” 公主吸了一口气:“我正在设想,其中之一是,只要把它移近那些钢珠,磁性的作用,就会使钢珠自动排列到打开锁的位置,那时,只要伸手轻轻一拉,就可以把门拉开来了!” 年轻人“啊”地一声:“我明白何以保险箱的第一扇门一拉就开了!正因为这上面的磁性的作用!这也在放保险箱的石块之上!” 公主在作这个假设之时,还不是十分有把握,可是年轻人的话,却给了她无比的信心,她双手搂住了年轻人的脖子,高兴地叫:“你真好!” 然后,她像是一个快乐的小女孩,又叫了起来:“快和神仙手联络,告诉他,我们找到钥匙了!” 在小潜艇中,有十分完善的通讯设备,要和神仙手联络,是轻而易举的事。 年轻人略为犹豫了一下,公主明白他的意思:把喜讯报太早了,假如到时,事情和设想的不同,那就难免十分尴尬了! 所以,她道:“和他联络,问问在他那里,有什么进展,露点口风给他。” 年轻人望着公主笑,公主这时的心情,确然像是小孩子一样──有了一些成绩,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别人分享成功的快乐! 年轻人利用通讯设备,没有多久,神仙手听来十分疲倦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公主抢着说:“嗨,工作有什么进展?” 神仙手懒懒地回答:“什么进展也没有……” 神仙手突然发出了一下怪叫:“你们在哪里?你这样问,是不是你们有了发现?” 神仙手确然是反应十分快的人,公主笑着说:“不能说没有,可是也不能肯定,我们正在潜艇中,很快就可以带着发现赶回来!” 神仙手叫:“天!求求你告诉我,你究竟发现了什么东西,求你告诉我!” 公主笑得十分佻皮:“希望是一柄钥匙!” 她听到神仙手在叫着:“钥匙!你们听听,公主说她找到了一柄钥匙!” 接着,又是许多七嘴八舌的声音,显然两天前聚在一起的人,还有几个在。 至于,戈壁沙漠还在,可以听得他们在大声叫:“什么钥匙?这保险箱甚至没有匙孔!” 公主提高了声音:“想想利用磁性,强烈的磁性!” 神仙手的住所中,有一个短暂时间的沉寂。公主就在这个时候,停止了通讯,在她的俏脸上,现出了一个十分可爱的顽皮神情! 年轻人也不禁给她逗得笑了起来──她这样做,会使所有人更心急地等她出现,这可以说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小小恶作剧! 接下来的旅程,十分愉快,公主甚至认为,神仙手他们会等不及,会在三藩市的机场上,等待他们的出现。 可是,当他们在三藩市下机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欢迎人群”。 公主扁了扁嘴,神情不愉快,年轻人安慰她:“他们一定在门口夹道欢迎!” 可是,当年轻人驾着车,停在神仙手屋子门口的时候,一片寂静,不见人影! 公主的神情,有点古怪,年轻人也觉得很怪,可是他还是安慰公主:“他们一定是故意躲了起来,引你发急,别上他们的当!” 公主笑得十分勉强:“他们也开我的玩笑?” 年轻人也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可以预料的是一定有一些事发生了,至于是什么事,他也无法估计。他和公主一直是并肩向前走的,这时,他一跃而上了三级石阶,伸手去推门。 他才一把门推开,就听得屋中传出了一下声音十分响亮的骂人话,用的是中国话,骂的是:“放你娘的春秋大臭屁!” 那是温宝裕的声音! 这时,公主也已来到了年轻人的身边,两人互望了一眼,不禁愕然,不知道这位小朋友和什么人起了争执,生那么大的气! 接着,就听到了神仙手气咻咻的声音:“你刚才说了一句什么话?我要求详细的解释!” 再接着,又是温宝裕的声音:“我无法满足你的要求,因为你没有文化,根本不懂这句话的含义!” 年轻人和公主不禁皱了皱眉──吵架到了这一地步,已经不是普通程度的拌嘴,而是已经翻脸了! 神仙手也不笨,因为年轻人和公主,听到他也用西西里的土话,骂了一句脏话! 年轻人和公主,在门口并没有停留多久,就一径向内走了进去,总共不过十来步,可是剧烈的争吵声,竟未曾间断过! 虽然一时之间,听不清他们在争吵些什么,因为每个人,都直着喉咙在喊叫,显然都处于极度的愤怒情绪之中。 可以听得出的,只是吵架的情形,一方面是许多人,而另一方面,只是温宝裕一个人! 年轻人在进入大堂之前,同公主作了一个鬼险。低声道:“我们的小朋友有难了!” 这句话一出口,他和公主,也已经进入了大堂,年轻人声音嘹亮,他先打了一个哈哈,然后道:“怎么一回事?各位的绅士风度,都上哪儿去了?”他从听到争吵声的激烈,可以知道各人多半已没有了绅士风度,当他这样说的时候,他实在还未曾看清大堂中的情形。 等到他的话一出口,看清了大堂中的情形,他不禁徒然一怔──虽然看清了情形之后,他刚才的那句话,仍然适用,但是说来,必然不会那么轻松,因为他绝想不到大堂中各人的绅士风度的丧失,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首先,他看到的是神仙手,这个大胖子,竟然脱去了上身的所有衣服,赤膊着,像青蛙一样地在跳,满身肥肉,一起颤动,蔚为奇观! 还有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尚皮亚博士,这个学术界的权威、高级知识分子,这时,不但握拳捋臂,抓住了温宝裕,温宝裕也抓住了他的双臂,两人正在纠缠,博士竟然在这样的情形下,拚命伸长脖子,张大了口,想去咬温宝裕的鼻子!另外纳高先生等三个人,正在顿足槌胸,发出可怕之极的声音来。 年轻人和公主,再也想不到情形会乱成这样子,年轻人的话才一出口,-那之间,所有的动作都停止,所有的声音都消失,倒像是在放映中的电影忽然停了格一样! 可是那种沉寂和静止,至多只有一秒钟,忽然之间,又是声音的大爆发,法语、意大利语、犹太语、中国语,什么国家的语言都有,显然是各人情急之极,抢着说话,就自然而然,用上了自己最熟悉的本国语言! 对于这样混乱的场面,年轻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才好,因为眼前并不是一群小流氓,而是个个都大有来头的人物! 要不是发生了非常的变故,这些大有来头的人物,怎么会像是疯了一样? 而就在这时候,人人的鼻端,都有一阵香风拂过──单是那股沁人肺腑的幽香,已足以令人心神宁静,肝火大消。 接着,只见公主的身上,黑纱飘动,她整个人已升了起来,升到了离地两尺处,然后,是她轻柔无比的声音:“各位,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请各位,恢复常态!” 公主在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人还在半空之中,一面说,一面缓缓下降,等到说完,人已落地,正落在尚皮亚和温宝裕之间。 在混乱的场面之中,最火爆的两个人,已然诉诸于“身体语言”的,就是尚皮亚和温宝裕。这时,尚皮亚满面通红,和温宝裕一起松开了手,各自后退一步。 而其余的人,也都静了下来,神仙手喘着气,拉过上衣来,狼狈地穿上。 公主一有行动,立刻就以她的异能,和她的美丽温柔,制止了混乱之极的场面! 公主微笑着,道:“各位好?” 这本来是一句普通之极的招呼话,可是这时,所有的人,分明一点也不好,这句话听来,也就变得十分滑稽。温宝裕首先叫道:“一点也不好,这些人全疯了!” 温宝裕这一开口,立时已引发了一阵愤怒的斥责声。年轻人忙向温宝裕招了招手,温宝裕十分乖觉,闪到了年轻人的身边。公主提高了声音:“请一个人出来说清楚!” 各人都静了下来,一时之间,不知由谁来说的好,温宝裕又抢着道:“他们诬蔑戈壁沙漠,说他们两个人,打开了保险箱,取走了里面的东西!” 这一句话,令到年轻人和公主,也大为吃惊,两人失声道:“保险箱已经打开了?” 他们一面说,一面已疾步向保险箱走了过去,来到了保险箱的正面,才看到,确然已经打开了!门一共是三重,三重门都已打开,在三重门之后,是一个内有四十公分见方的空间。当然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年轻人和公主互望了一眼,这时,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他们的身后,由于发生的事,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是以一时之间,年轻人和公主,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温宝裕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两位一走,我也跟着走了,直到一小时之前,胖子才十万火急地把我从酒店中叫到这里来,一到就叫我……” 神仙手吼叫道:“交出东西来,快交出来!你们全是中国人,至少,全是亚洲人,自然容易串通!” 年轻人和公主的反应一致:“这是什么话,我们也是亚洲人!” 神仙手自知失言,满面通红。公主叹了一声:“请把事情从头说起,先别激动!” 各人都不由自主喘着气,过了一会,神仙手才道:“两位离去之后,又有几个人离去,温……温先生也走了,剩下的,就是我们几个,和该死的……嗯……和戈壁沙漠。我们都很疲倦,因为一点结果也没有……。” 由于一点结果也没有,面对着这个保险箱,一筹莫展,所以大家都很疲倦。 温宝裕本来不想离去,有这样的热闹可趁,他怎肯放弃。可是他是和父母一起前来的,不得不回到酒店去陪他的父母,所以年轻人和公主走了之后不久,他也告辞,留下了酒店的电话,等神仙手事情一有进展,就通知他──若不是这样,当变故发生之后,神仙手也根本找不到他。 大家都很疲倦,所以都无精打采,只有戈壁沙漠,还不断在尝试,想打开那具保险箱。 令得大家都料不到的是,才三天,就接到了公主在潜艇中传来的讯息,说她有可能,已得到了开启保险箱的钥匙! 虽然公主在通讯的中途,突然中止,令得各人心痒难熬,但是人人都知道公主和年轻人很快就会来到,保险箱可望打开,自然大是兴奋。 于是,神仙手和博士等人,就开怀畅饮。醉得人事不省,他们从下午起开始喝酒庆祝,一直喝到午夜,才人人醉倒的。 在这个阶段之中,戈壁沙漠只是浅尝即止,并没有参加豪饮。 他们不但没有参加豪饮,而且,还在不断尝试打开这具保险箱,神仙手对他们至少说了三次:“公主就快到了,她一到,就可以打开,你们还努力干什么?”戈壁沙漠的回答是:“这对我们是一项挑战!” 而纳高先生在劝他们喝酒的时候,曾听得他们一面工作,一面在交谈。 纳高先生记住了他们交谈的若干内容。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离魂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