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老黑猫,不断发出敲打声的怪老头

2019-09-20 20:52 来源:未知

天气闷热得无可言喻,深夜了,还是热得一丝风都没有,李同躺在席上,拼命想睡着,可是尽管疲倦得很,还是无法睡得着。 李同睡不着,倒并不是因为天热,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楼上发出来的吵声。李同搬到这幢大厦来,已经有大半年了。 大城市中,居住在大厦内,就算住上三年五载,楼上楼下住的是什么人,也不容易弄得清,李同自然也不知道他楼上住的是什么人,可是那家人家,李同在暗中咒骂了他们不知多少次,那家人,简直是神经病。 李同才搬进来的时候,听到不断的敲打声,还以为楼上的人家,正在装修。本来,住这种中下级的大厦,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值得装修的,人挤在那种鸽子笼似的居住单位之中,只不过求一个栖身之所而已,如何谈得上舒服? 但是,人家既然喜欢装修,自然也无法干涉,于是李同忍受了两个星期的敲打声,然后,静了两天,那两天,李同睡得分外酣畅。 到了第三天,李同才一上床,敲打声又响了起来,李同自床上直坐了起来,瞪着天花板,咕咕哝哝,骂了半天。 自那天后,楼上的敲打声,几乎没有断过。 李也也曾在窗中探出头头,想大声喝问上面究竟在干什么?可是他只是向楼上瞧了瞧,还是忍住了,楼上楼下,吵起来,究竟不怎么好,他想,过几天,总会好的。 可是,楼上那家人家,真是发了神经病,每天晚上、早上,甚至假期的中午,总在不断敲着钉子,大厦的建筑本就十分单薄,楼上每一下敲钉声,就像是锤子敲在李同的头上一样,李同几乎被弄得神经衰弱了! 而今天晚上,当李同疲倦透顶,极想睡眠,楼上又“砰砰砰”地敲打起来之际,李同实在无法忍受了,他自床上坐了起来,怒气冲天,心中还在想,再忍耐两分钟,如果敲打声不在两分钟内停止的话,那么,一定要上楼去,和楼上的人讲个明白。 当他坐起来之后,楼上的敲打声停止了。 李同等了一分钟左右,一点声响也没有,他打了一个呵欠,睡了下去,可是才一躺下,又是“砰”地一声,钉子跌在地上的声音,锤子落地的声音,全都清晰可闻,李同真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陡地跳了起来,拖着拖鞋,打开了门,疾行了出去。 李同居住的那个单位很小,只有一间房和一个被称为“厅”的空间,李同是单身汉,他独自居住着。他出了门,大踏步地走上楼梯,采到了他楼上那家人家的门前,用力按着门铃。 过了一会,木门先打了开来,一个老头子,探出头来,望着李同。 李同厉声道:“你家里究竟死了多少人?” 那老者被李同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喝问,弄得陡地一呆,显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李同又是狠狠地道:“你们每天砰砰砰敲钉子,在钉棺材?” 那老者“哦”了一声,脸上堆满了歉意:“原来是这样,对不起,真对不起!” 李同心中的怒意未消,他又抬脚,在铁闸上用力踢了一脚:“我就住在楼下,我要睡觉,如果你们再这样敲个不停,我不和你们客气!” 他一面说,一面恶狠狠地望着那老者,那老者现出一种无可奈何的苦笑来,不住“哦哦”地答应着,李同愤然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当他又在床上躺下来的时候,他的气也平了,他平时绝不是那么大脾气的人,连他自己也为了刚才如此大发脾气,而觉得奇怪。 他心中在想,还好楼上出来应门的,是一个老头子,而且一看到他就认不是,如果出来应门的是一条不肯认错的大汉,那么,一吵起来,说不定又是一桩在报上见惯了的血案。 李同翻来覆去地想着,楼上果然再没有声音发出来,过了不久,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他下班回来,看到大厦门口,停着一辆小型货车,车上放着点家私,一个搬运工人,正托着一只衣橱走出来。 李同也没有在意,大厦中,几乎每天都有人搬进搬出,原不足为奇。 可是,当李同走进大厦时,却看见了那个老者,那老者是倒退着身子走出来的,在那老者的面前,两个搬运工人,正抬着一只箱子。 那是一只木箱子,很残旧了,箱子并不大,但是两个搬运工人抬着,看来十分吃力。 那老者在不断做手势,道:“小心点,平稳一点,对,啊呀,你那边高了,不行,一定要平,对,小心一点!” 老者一面说,一面向后退来,几乎撞到李同的身上,李同伸了伸手,挡住了他的身子,那老者转过身来,看到了李同,忙道:“对不起,真对不起!” 李同顺口道:“你搬家了?” 那老者抹了抹脸上的汗:“是啊,我搬家了,吵了你很久,真不好意思。” 李同的好奇心起:“你每天不停敲打,究竟是在做什么?” 可是那老者却并没有回答李同这个问题,他只是在不住吩咐那两个搬运工人抬那口箱子,直到那口箱子上了货车,那老者亲自用绳子,将那口箱子绑好,才像是松了一大口气。 李同没有再看下去,上了楼,他已经将钥匙伸进了自己住所的门,可是突然之间,他心中一动。 李同心想,那老头子看来也是独居的,他像是发神经病一样,每天敲打着,究竟是在做什么? 如今,楼上正在搬家,门可能还开着,自己何不上去看一看? 他拔出钥匙来,绕着楼梯到了楼上,果然,门开着,一个搬运工人,正搬着一张桌子出来。 等那搬运工人走出来之后,李同就走了进去。 那是一个和他居住的单位一样,空间小得可怜。 东西全都被搬空了,地上全是些纸张及没有用的杂物,李同走进了房间,房间也是空的,李同才一推开站,就看到房间的一角,有着一大堆旧报纸。 那一角,正是楼下他的睡房中放床的地方,本来,那一堆旧报纸,也引起不起他的兴趣,但是每次的敲打声,总是从他的床上方传下来,所以他向前走去,用脚将那一大团旧报纸拨了起来。 旧报纸被拨开,李同便不禁陡地一呆,他拨开了上面的一层报纸,就看到下面的报纸沾满了血迹! 李同的心怦怦乱跳,他想起那老头子的样子,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神秘,而如今,又在旧报纸上发现了那么多血,怎能不心惊肉跳? 看起来,旧报纸下面,还有什么东西包着,李同又踢开了几层报纸,突然之间,他看到了一副血淋淋的内脏,李同不由自主,怪叫了一声,连忙退了出来,他退到门口,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才好,他急急向楼下奔着,连电梯也不等。 他一直奔到大厦的入口处,当他在向下奔去的时候,他原是想拦住那老者,叫他解释这件事,可是当他到了楼下,那辆小货车已经不在了。 想起那副血淋淋的内脏,李同仍然不免心惊肉跳。那副内脏,看来很小,人对于血淋淋的东西,有一股自然的厌恶,李同一看到就吓了一大跳,自然不会仔细去看,他只是联想到,那老者可能杀了一个小孩。 一想到这里,他感到事情严重之极了,他忙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拨了一个电话,报了警,他又再上了楼,在门口等着。 不到二十分钟,大队警员在一位警官的带领下,赶到了现场。 那位带队的警官,是才从警官学校毕业、已经连接升了两级、前途无量的警务人员,我和他很熟,我们几个熟朋友都叫他为杰美,他姓王。王警官见到了李同,李同便指着门内:“在里面!” 王警官带着警员,走了进去,李同跟在后面。 由于旧报纸已被李同踢开,是以那副血淋淋的内脏,一进门就可以看到,王警官和警员乍一看到,也不禁都吓了一大跳。 可是,当王警官走向前,俯身看视了一回之后,他脸上的神情就不再那么紧张了,他站起身来,道:“这不是人的内脏!” 李同半信半疑:“不是一个小孩子?” 王警官摇了摇头,对一个警官道:“医官来了没有?去催一催!” 那警员忙走了下去,王警官向李同道:“李先生,你住在楼下,怎么会上来,发现这副内脏的?” 李同苦笑了一下:“楼上的住客,每天早上、白天、甚至晚上,总是不断在敲打什么,昨天晚上我上来交涉,楼上住的那个老头子就搬走了,我为了好奇,所以上来看看,我……不知道那不是人的内脏,我报警,错了么?” 王警官道:“没有错,市民看到任何可疑的事,都应该报警!” 李同松了一口气,不一会,医官也来了,医官向那副内脏看了一眼,就皱着眉:“我看这是狗或者猫的内脏,带回去稍为察看一下,就可以知道了,谁那么无聊,杀了猫狗,将内脏留在这里!” 几个警员,拿了一只大尼龙袋来,将那副内脏放了进去,弄了个满手是血。李同在警方人员收队回去的时候:“这老头子……他不算犯法么?” 王警官也不禁皱了皱眉,他办过不少案子,像是如今这样的事,他却还是第一次经历,那老者算不算犯罪,连他也说不上来。 李同舒了一口气:“这老头子,我看他多少有点古怪。” 王警官自然不会受李同的话所影响,他到子大厦楼下,已经围满了很多闲人,有的人,看到警员提着一袋血淋淋的东西,登上了警车,敏感得尖声叫了起来。 王警官找到大厦的看更人,连看更人也不知道那老头子是什么来历,不过看更人记得那辆小货车的招牌,那就好办了。 第二天上午,警方便找到了小货车的司机和几个跟车的搬运工人。小货车的司机,也就是车主,他道:“是,昨天我替一个老头子搬家,他没有什么家私,只有一口箱子,像是放着极其贵重的东西,搬的时候,一定要放平,紧张得很。” 王警官问道:“搬到哪里去了?” 货车司机说了一个地址,王警官因为这是一件小事,而且,化验室的报告也早就来了,那是一副猫的内脏,杀了一只猫,无论如何,不能算是犯法的行为,只不过随便将内脏遗留在空屋中,总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必须去警告一下。 这是小事,王警官没有亲自出马,只是派了一个手下,照地址去走了一遭。 那警员的任务,也进行得很顺利,他回来报告说,见到了那老者,老者姓张,他承认杀了一只猫,因为他嗜吃猫肉。而那副内脏,他本来是准备抛弃的,不过因为搬家,所以忘了。 那警员告诫了他几句,事情也就完了。 在这以后,又过了一个多月,杰美得了一星期假期。我们有几次在一起。有一次,几个人不知怎么,谈起了各种古怪的食物,有的人说滚水驴肉的味道鲜美,有人的说蝗虫炒熟了好吃,有的说内蒙古的沙鸡是天下至味,有的盛赞蚕蛹之香脆,连口水都要流下来的神气。 杰美忽然道:“谁吃过猫肉?” 座间一个人道:“猫肉可以说是普通的食物,要除猫肉的腥气,得先将猫肉洗净,放在浓浓的红茶汁中,滚上一滚,再捞起来,炒了吃,比鸡还要鲜嫩。” 杰美笑道:“不过,现在吃猫的人,到底不多见了。上一个月,有个人喜欢吃猫,将一副猫的内脏留在屋中,被他楼下的人看到,以为是一个小孩子的内脏,报了警,倒令我们虚惊了一场。” 那个详细介绍了猫肉吃法的朋友道:“啊,这个人住在什么地方,打他一起吃猫肉去!” 我笑道:“猫和人的内脏也分不出来,报警的那位也未免太大惊小怪了。猫又不能连皮吃,总要剥了皮下来,看到了猫皮,还不知道么?” 杰美略呆了一呆,道:“嗳,这件事倒也奇怪,没有看到猫皮,那个人是一个老头子,姓张,他搬家,所以将内脏忘记抛掉了。”我道:“那就更不通了,一个人再爱吃猫肉,也不会在临搬家之前,再去杀猫的。” 杰美又呆了一呆:“你说得对,或许,他是先杀了猫,再搬家的。” 我问道:“为什么?” 杰美道:“那个报案的人,住在他的楼下,说是那个张老头,每天都敲敲打打,吵得他睡不着,他曾上去干涉过一次,第二天,那人就搬走了!” 我道:“杰美,你是怎么处理这案子的?” 杰美反问道:“你的古怪想象力又来了,你想到了一些什么?” 我耸了耸肩:“可以连想到的太多了,随便说说,那张老头不断敲钉子,可能是在钉一只只小木盒,而这些小木盒,放在一只内脏被挖出来的死猫的体腔之中,运到外面去。” 杰美和几个朋友都怔了一怔,杰美道:“你是说,那张老头用这个方法,转运毒品?” 我笑了起来:“我绝没有那么说,这只不过是联想的一个可能发展而已,也有可能,张老头是一个标本的制作者,那么,也须要不断地敲打。” 杰美沉吟了半晌,才道:“无论如何,站在警方的立场,这件事已结束了,再要追查的话,只好留给想象力丰富的业余侦探去进行了!” 我拍着杰美肩头:“小伙子,连你的上司杰克上校,也从来不敢这样称呼我?” 杰美连忙道:“我绝不是有心奚落你,因为警方的确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再去查问人家!” 他虽然立时向我道歉,事实上,我也并没有恼他,只不过总觉得有点负气,所以我一面笑着,一面道:“好,请给我张老头的地址,我这个‘想象力丰富的业余侦探’,反正闲着没事做!” 杰美显得很尴尬:“你生气了?” 我摇头道:“一点也不,如果我生气的话,我根本不会向你要地址,我会自己去查。” 杰美有点无可奈何,摊了摊了手:“好,我打电话回去,问了来给你。” 他站起身来去打电话,一个朋友低声劝我:“事情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何必自找麻烦?” 我笑了笑:“或许在这件事情的后面,隐藏着许多令人意外的事也说不定,你想,那个张老头每天不停地敲打,一给人家问一下,立即就搬了家,这不是很古怪的事么?” 我的话,那几个朋友都唯唯否否,因为他们都不是好奇心十分强烈的人,我知道,只有小郭在这里的话,他一定是支持我的意见,可惜小郭刚结了婚,度蜜月去了。 杰美在十分钟之后回来,将一张写有地坦的字条,交了给我,我看了一眼,就将它放在衣袋中。这一天其余的时间,我们过得很愉快。 而第二天起来,我已经将这件事忘记了,一连过了三五天,那天晚上,我送走了一位专搜集中国早期邮票的朋友——他拿了一张“三分红印花加盖小字当一元”来向我炫耀了大半个小时。 我本来也喜欢集邮,大家谈得倒也投机。在这位朋友走了之后,我翻了翻衣袋,忽然翻出了张老头的地址来。 看到了那张纸条,我才记起了这件事,我连忙看了看表,已经将近十二时了。 在这样的时候,去访问一个从来也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实在是太不适宜。 可是我继而一想,那个张老头一直喜欢敲钉子,发出嘈杂声,据杰美说,彻夜不停,所以才惹得他楼下的住客忍无可忍,上去干涉,那么,我在十二时左右去见他,岂不是正可以知道他在干什么? 一想到这里,我立时转身向外走去。 张老头住在一幢中下级的大厦中,走进了大厦门,我又看了看那张纸条,他住在十六楼F座,我走进狭窄而肮脏的电梯,电梯在上升的时候,发出一种可怕的“吱吱”声,真怕电梯的铁缆,随时可以断下来。 电梯停在十六楼,推开门,就是一条长长的真诚廊,而我才一出电梯,就知道一定有什么意外的事发生了,因为走廊中的住户很多都打开了门,探头向走廊的尽头处望着,在走廊的尽头处,则传来一阵呼喝怒骂声。 我在走廊中略停了一停,看到F座正在有吵架声传出来的那一端。 我向走廊的那一端走去,只见一个穿着睡衣、身形高大、容貌粗鲁的男子,正在用力踢一户住所的铁门,大声骂着。 我来到了那男子的身后,便呆了一呆,因为那男子在踢的,正是十六楼F座,是我要来找的张老头的住所。 那男子一面踢,一面骂:“出来,大家别睡了,你们总得有个人出来,不然我一直吵到天亮!” 旁边有一户人家,有一个男人劝道:“算了,大家上下邻舍,何必吵成那样!” 那男子气势汹汹:“这家人家,简直是王八蛋,一天到晚不停敲钉子,从早到晚,声音没有停过,简直是神经病,出来!出来!” 他一面骂,一面踢铁门。 我听得那男子这样骂法,不禁呆了一呆,看来,我绝没有找错地方,那正是张老头的住所,张老头仍然和以前一样,他躲在家中,不知道作什么事,终于又令得他楼下的住客忍无可忍了。 我不再向前走去,就停在那男子身后不远处,只见F座的木门打了开来,一个老头子,出现在铁闸之后,神色看来十分慌张。 一见有人来应门,那男子更是恼怒了,他先向那老者大喝一声,接着就骂道:“你是人还是老鼠?” 那老头子的神色,看来也有点恼怒。 可能是门外那男子的身形太壮硕了,是以他只得强忍着怒意:“先生,请你说话客气一点!” 那男子“砰”地一声,又在铁闸上踢了一脚,骂道:“客气你妈的个屁,你要是人,半夜三更不睡觉?就算你今晚要死了,也不至于要自己钉棺材!” 那男子又骂出了一连串的污言秽语,接着道:“你是死人,听不到吵声,你问问左右邻舍看,你这种人,只配自己一个人住到荒山野岭去,他妈的,不是人!” 那老头子的怒气,看来已全被压了下去,那男子还在挥臂捏拳:“你有种就不要进出,遇着我,我非打你这老王八不可。” 在这时候,我看出机会到了,我走了过去,对那男子道:“好了,先生,张先生也给你骂够了,他不会再吵你睡觉的了!” 那男子瞪着我,铁闸内的张老头,也以很奇怪的神色望定了我,因为他完全不认识我,而我却知道他姓张,他自然感到奇怪。 那男子瞪了我半晌,又数落了好几分钟,才悻悻然下楼而去,看热闹的几户人家,也纷纷将门关上。张老头的身子退了半步,也待关门,我忙道:“张老先生,我是特地来拜访你的!” 张老头用疑惑的眼光,望定了我,他显然没有请我进去的意思。 我又道:“这么晚了,我来见你,你或许感到奇怪,我是由警局来的。” 张老头皱着眉,仍然不出声。 我随机应变:“我们接到投诉,说你在半夜之后,仍然发出使人难以睡眠的声响,所以,我一定要进来看一看。” 张老头的神情,仍然十分疑惑,但是这一次,他总算开了口:“我再不会吵人的了。” 我笑了笑,知道不下一点功夫,他是不肯开门的,是以我立时道:“你用什么方法?明天立即搬家?” 我这句话,果然发生了效力,张老头的神色,变得十分惊恐,他的口唇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但是却又没有说出声来。 我恐吓了一句之后,立时又放软了声音:“让我进来,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如果你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我或者还可以帮你的忙!” 张老头又倏地后退了半步,一面举起手来摇着,一面道:“不用了,不用了!” 当他举起手来摇动着的时候,我呆住了,而张老头也立时发觉,他是不应该举起手来的,他也呆住了,举起的手,一时不知该如何掩饰才好,他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如果他不举起手来摇着的话,由于铁闸的阻隔,我是看不到他的手的,但这时候,他再想掩饰,却是太迟了。我紧盯着他的手,张老头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 我冷冷地道:“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你的手上沾满了血?” 张老头有点结结巴巴:“那……不是人血。” 我道:“那么是什么血?又是猫血?你又在杀猫?半夜三更杀猫作什么?” 在我的逼问下,张老头显得十分张皇失措,他像是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他在突然之间,“砰”地将门关上。

我呆了一呆,想不到他会忽然之间,有那样的行动,我连忙去按门铃,可是门铃响了又响,张老头却始终不再出来应门。 要弄开那道铁闸,再打开那道木门,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是那也必须大动阵仗,我可以报警,但是,就算张老头真的在他的住所内杀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呆立了好一会,最后又用力按了两下门铃,再等了片刻,仍然无人应门,我只好离去。 张老头的年纪看来只不过六十多岁,那并不算是太老。 可是我总有一种十分诡异而难以形容的感觉,我感到张老头,好像已老得不应该再活在世上!这种感觉,究竟因为什么而产生,我也说不上来。 我对于张老头举着沾满了血的手、神色张皇、面色青白的那个神态,印象尤其深刻,我在回想张老头的那个神态之际,很容易联想到一些古怪的、会不可思议的邪门法术的人。 这一类的人,现在要在大城市中寻找,真是难得很了,但是以前,尤其是小时候所听的各种各样传说之中,倒是常可以听得到的。 对了,这一类人,通常在故事和传说中,都被称着“生神仙”。 故事和传说,往往有名有姓,有根有据,说是某达官贵人仰慕某生神仙之名召见某生神仙,生神仙施法,人在汉口,却闭目人定,顷刻千里,到上海买了东西回来,等等。 这类传说,自然无稽得很,但是我们这一代的人,却谁都在儿童时期听说过。这种法术,被称为“五行遁法”,还有什么“五鬼搬运法”、“五行大挪移法”等等。 我仍然说不上来可以见到了张老头,就会联想到那些事,但是,我的确有那样的念头,而且,当晚我还做了一夜噩梦。 第二天早上,一早醒来,时间实在还早,我还想再睡一会,可是说什么也睡不着了,只好起身,一南仍然想着张老头,想他究竟在干什么事。 我终于又来到那幢大厦,直上十六楼,这种有长走廊的大厦,白天和黑夜同样阴暗,我刚想去按门铃,忽然听到有开门的声响,我立时闪了闪身子,躲到楼梯口去。 我来得正是时候,因为我才一躲了起来,就看到铁闸打开,张老头走了出来,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在铁闸上,加了一柄很大的锁,临走的时候,他又用力拉了拉,那柄锁,等到肯定锁上了,才走向电梯。 我躲在楼梯口,他并没有发现我,而我却可以仔细打量他。 他的神情很忧虑,好像有着什么重大的心事,他的肋下,挟着一只小小的木箱,是乌木上面镶着螺钿的古老木箱,走向电梯。 我没有出声,更没有现身,因为他离开之后,我可以弄开门锁,到屋子中去看个究竟。 私入他人的住宅,自然不足不为训,但是我的好奇心是如此之强烈,而且我自问,绝没有什么恶意,是以就算的行动和法律有所抵触,也不以为意。 我看他进了电梯,就立时闪身出来,只化了一分钟,就打开了那柄大锁,然后,又弄开了两道门锁,走进了张老头的住所。 一进门,我所看到的,是一个很小的空间,算是客厅,那里,除了一张桌子,几张椅子之外,就是靠窗放着一口大箱子。 那口箱子十分精致,一看到那口箱子,我就想到杰美所说的,张老头上次搬家时,嘱咐搬运工人千万小心搬的那一口。 我转过身,将门依次关上,并且将那柄大锁,照样锁上,以便使张老头回来时,也不知道有人在他的房子中。 我是背着客厅在做那些事的,当我最后关上木门,正准备转回身来之际,我忽然觉得,有人在我的身后,向我疾扑了过来。 我的感觉极其敏锐,当我一觉出有人向我疾扑了过来之际,立时转身,可是那向我扑来的东西,速度却快得惊人——我才一转过身来,就发现那不是人,而是一团相当大的黑影。 由于那东西的来热太快,是以在急切之间,我也未曾看清它是什么,我只得先用力打出一拳。 那一拳打出,正打在那东西上,只觉得软绵绵、毛茸茸的,接着,便是“嗤”地一声响,和“迷鸣”一声怪叫,那东西已被我打得凌空跌了出去。 这时,我已经知道,向我扑来、被我一拳打中的,是一只猫。 而那“嗤”地一声响,则是猫在被我打中,怪叫着向外跌去时,猫爪在我的衣袖上,抓了一抓,将衣袖抓下了大幅时发出来的声响。 这一抓,要是被它抓中了我的手臂,那不免要皮开肉绽了! 我未曾料到张老头的家中,竟然有这样的一头恶猫,几乎吃了大亏,我连忙定了定神,将外衣脱了下来,准备那头猫再扑上来时,可以抵挡。 这时,那头猫凌空落下,落在桌子上,弓起了背,竖起了尾,全身毛都耸了起来,一只碧绿的眼睛,望定了我,发出可怕的叫声。 那是一头大黑猫。 或许是我平时对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注意,但是无论如何,我不得不承认,我从来也未曾见过那样的大黑猫,它不但大、乌黑,而且神态之狞恶,所发出的声音之可怕,以及它那只碧绿的眼睛中所发出的那种光芒之邪恶,简直使人心寒! 它耸立在桌上,望定了我,我也望定了它,一时之间,倒不知如何对付它才好。 那只老黑猫,刚才凭空吃了我一拳,想来也知道我的厉害,一时之间,倒也不敢进袭,一人一猫,就那样僵持着。 约莫过了两三分钟,我心中不断地在转着念头,我这时的处境,突然之间,变得十分尴尬了。 本来,我只是准备进来打一个转,就立时退出去的,只要进来看看,我就呆以知道张老头究竟在屋中做一些什么事,我估计在张老头的住所之中,耽搁不会超过五分钟的时间。 可是现在却不行了,我甚至无法走出去,因为我走出去的话,必须转过身将门弄开,而当我背转身开门的时候,那么头老黑猫一定又会向我扑来,它的爪子是如此之锐利,给它抓上一下,不是玩的。 而我的行动竟然受制于一头老猫,这也是令人啼笑皆非的事! 我一定要先对付了那只老猫,才能有进一步的行动,我慢慢向前走出了一步。 才向前跨出了一步,那头老黑猫发出了一下怪叫,全身的毛竖得更直,闪闪生光的绿眼睛之中的失望意,也来得更甚。 不知为什么,我面对的,只不过是一只猫而已,连小孩子也知道如何去对待一只猫的。可是这时,那头老黑猫的眼中,所射出来的那种邪恶的光芒,却不禁令我心寒,我像是面对着一头猛虎。 我又急速地向前,跨出了两步,我早已看出,只要我再向前走去,那头老猫定会再度向我攻击。 果然,我才向前踏出了两步,那头老黑猫的身子突然弹起,向我扑来。当它向我扑过来之际,它的四爪张开,白森森的利爪,全从它脚掌的软肉之中露出来,再加上它张大了口,两排白森森的利齿和它的漆黑的身子,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妖怪! 我早已伸手抓向了一张椅子,就在那头老黑猫张牙舞爪扑过来之际,我抡起椅子,对准了它,用力砸了过去。 “砰”地一声响,那张折铁椅子,正砸在猫身上,老黑猫发出了一下听了令人牙龈发酸的怪叫声,身子向后直翻了出去。 这一砸的力道真不轻,它直碰到了墙上,才落下地,一落地,一面弓着背,竖着毛,一面迅疾无比,奔进了睡房中。 我早已注意到,睡房的门虚掩着,大约打开半尺许,那头老黑猫,就在那半尺许隙缝之中,“嗖”地穿了进去。 老黑猫被我手中的铁椅击中,怪叫着惊窜,那本来是意料中的事情。 可是就在那头老黑猫自门缝中窜进去之后,意料不到的怪事却发生了! 黑猫才一窜进去,“砰”地一声响,房阂突然紧紧关上,我也不禁为之陡地一呆。 如果窜进房的是一头狗,一进去之后,就将门关上,那我决不会有那种遍体生寒的诡异之感。因为一头受过训练的狗,是可以懂得推上房门的,可是,现在窜进去的却是一头猫。 而且,那“砰”地一声响,声音十分大,分明房门是被人用力推上的,一头黑猫,虽然它大得异乎寻常,难道竟会有那么大的力道? 我呆立在当地,连手中的铁椅也不记得放下来! 然后,我才想起,我是不应该呆立着的! 我连忙放下手中的椅子,走近那口箱子,箱子并没有上锁,我揭开箱子来一看,不禁呆了一呆。 箱子中放着的东西,我从来也没有见过,那好像是一只六角形的盘,每一边约有两尺长短,看来好像是古铜的。 在那只盘的一半,密密麻麻,钉满了一种黝黑的、细小的钉子;另一半,却完全是空的,上面有很多纵横交错的线条,好像是刻痕的。 这是一件什么东西,我简直连想都无法想象,而正当我要伸手,去将这件东西拿起来仔细看上一看之际,突然门口传来了声响,有人在开锁,张老头已经回来了! 我连忙合上了箱盖,先准备躲到房间去,可是房间中有那头黑猫在,我不想再和那头老黑猫发生了纠缠,所以,我来到了近大门口的厨房,躲在厨房的门后。 我才躲起来,大门已经推开,张老头走了进来,他的肋下,仍然挟着那只箱子。 他直向前走,经过了厨房门口,连望也不向内望一下,我趁他走过去之后,探头向外望去,只见张老头来到了那口大箱子之前,揭起了箱盖,将那口小箱子放了进去。 我曾经揭起大箱子来看过,知道他那口小箱子是放在那六角形的盘子上了。 然后,他转过身来,我怕被他发现,立时又缩回身子,只听得他在叫,发出的声音十分古怪,然后,我又听到,在房门处,传来了一阵爬搔声,接着,便是张老头的脚步声、房门的打开声、猫叫声。 再接着,便是张老头的讲话声,屋中不会有别的人,他自然是在对那头猫在讲话。 我怀疑,张老头的神经不很正常,因为一个神经正常的人,是不会和一只老猫讲话的,可是我一路听下去,一路却不免有心惊肉跳之感。 只听得张老头在问:“作什么?你有什么事?” 那头老黑猫则像是和张老头对讲一样,发出古怪的“咕咕”声。 张老头又在道:“另紧张,我们可以再搬家,唉,这一次,要搬到乡下去……” 当张老头在讲话的时候,真叫人怀疑他可以和猫对谈,一个人,如果是通猫语的话,那真是天下奇闻了。 但后来听下去,却又不像,张老头只不过看出那头老猫神情紧张而已。 可是他继续说着话,却叫人莫名其妙了。 张老头在道:“你别心急,已经等了那么多年,就快成功了,还怕什么?再等几年,一定会成功的,再等几年,别心急!” 听他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在哄一个孩子,至少,也是对另一个人在说话。 但是我却知道,这屋子中,除了他和我之外,没有第三个人,他当然不是和我在讲话,他是对那只老黑猫在讲话,我突然起了一股十分难以形容的感觉,昨天晚上,曾见过张老头,他双手满是鲜血,他的行动如此诡异,在他的那口大箱子中,又放着一件我从来也未曾看到过的怪东西,而那只小箱子中,又不知藏着什么,现在,他又对着一只老猫在说话。 我真想直冲出去,问他究竟是在门什么玄虚,这时,张老头又道:“真可惜,我们又要搬家了,这一次,搬到乡下去,好不好?” 除了张老头的讲话声之外,就是那头老黑猫的“咕咕”声。 虽然是在白天,这样的气氛,也是使人难以忍受的,我向外跨了一步,已然准备现身出去了,可是就在这时,张老头忽然向厨房奔来。厨房很小,我无处躲藏,当我想闪身到门后暂且躲一躲时,张老头已经冲了进来,他的手中,仍然抱着那只老黑猫。 张老头突然向厨房冲进来,这是在刹那间发生的事,我竟来不及躲到门后,张老头才一冲进来,和我打了一个照面,我只看到他苍白、惊惶的脸,和他所抱的那只黑猫的那一双充满了妖气的眼睛。 我一闪身,出了厨房,张老头追了出来,沉着脸喝道:“你偷进我屋来,是什么意思?” 我微笑着:“张先生,请你原谅我,我是一个好奇心十分强烈的人,而你的行动却怪诞诡异得超乎情理之外,所以我来查看一下!” 张老头发起怒来:“你有什么权利来查问我的事?” 我捺着性子:“我没有资格来查问你的事,但是,看你的情形,像是有什么困难,我帮助你,总可以吧!” 我自问话说得十分诚恳,可是,张老头板下了脸:“我不要任何人帮忙,更不要好管闲事的人来打扰我,你快走!” 我不肯走,又道:“我看你有很多烦恼,何不我们一起……” 我的话还没有讲完,张老头又叫了起来:“滚,你替我滚出去!” 这实在是极其令人难堪之极的局面,由于我是偷进来的,张老头这时出声赶我走,还算是很客气的了,我摇着手:“别激动,我走,不过我告诉你,我一定会继续下去,弄清楚你究竟在捣什么鬼,还有,你那口箱子中——” 我是一面说着,一面在向后退去的,当时,我已退到了大门口。 我指着那口大箱子,继续说道:“——是什么东西,我已经看到过了,也一定要弄清楚!” 我说着,拉开了大门,张老头却在这时,陡地叫了一声,道:“慢走,你看到了什么? 我立时道:“我看到了一只六角形的盘子,一半钉满了钉子。” 张老头盯着我,从他的神情看来,像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我才好,我也看出,事情可能会有一点转机,他不会再逼我走了。 但是,在我和他僵持了大半分钟之后,他忽然叹了一口气:“小伙子,事情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难道没有正经事要做?快走吧!” 他的语气,虽然已经柔和了好多,但是仍然是要我离去,我也心平气和地道:“张先生,我的正经事,就是要弄明白许多怪异的事,你如果有什么困难,我一定会竭诚帮助你的。” 张老头的声音又提高了,他道:“我不要任何人帮助,你再不走,我拿你当贼办!” 我笑了一下:“好的,我走,但是我可以肯定你一定有很为难的事,这件事,你独力难以解决的,我留一张名片给你,当你万一需要我帮助的时候,你打电话给我,好么?” 我将一张名片取出,递给他,他也不伸手来接,我只好将之放在地上,然后推开铁闸,走了出去。 当我来到电梯前的时候,我回过头去看,只见张老头站在铁闸后,手中拿着我的名片,那头黑猫已经不在他的怀中,而是伏在他的脚下。 张老头看看名片,又看看我,脸上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气。 我知道,我的这张名片,已经多少发生了一些作用了。 我之所以留下一张名片给张老头,是因为我肯定,张老头的遇到的事,一定是怪诞得不可思议的,而且,他处在这种情形中,一定已有很多年了。 而我的名字,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当然并不代表什么,然而我有自信,在一个长期遭遇到不可思议的怪事的人心中,却有着相当的地位,那自然是因为我连续好几年都在记述着许多怪诞莫名的事情之故。 如今,看张老头的神情,我所料的显然不差。 但是,他既然未曾开口叫住我,我了不便在这时候,再去遭他的叱喝。 反正,他如果对我有信心,而他所遭遇的,又真是不可思议的怪事的话,他一定会打电话给我,再和我商议,何必急于一时? 所以,我只是向他望了一眼,电梯一到,我拉开了电梯的门,就跨了进去。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只老黑猫,不断发出敲打声的怪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