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百余年吊死鬼

2019-10-21 06:47 来源:未知

  我和男友阿浩吵架了,其实原因怨我。他做足了功课,鲜花钻戒,王子一样跪在我面前,举起了手中的戒指,可是我没接,他的脸当时就黑了。不是生气,是很伤心地对我说:“认识你这么久了,一直觉得你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所以我等,等了这么多年,可是你始终是这个样子,整天对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感兴趣,对我……”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就冲出了房门。
  每次他都会追出来的,可这一次他没有。我在窗户边偷瞧了一眼他,他悠闲地坐在了沙发上,我很气,一口气跑到了河边,蹲在一棵百年老树下伤心地哭泣。
  这时一位穿着很破的大嫂走到我面前问我:“大妹子你哭啥呀?”
  我瞧了她一眼,背过身子不想理她,可她继续追问我:“遇见啥难事了吧?和我聊聊也好帮你排解排解。”
  我瞪了她一眼,而她不但不恼还拿出了面巾纸递给了我,我抽咽地说了声:“谢谢!”
  “谢啥呀!谁还能没点难处,我看大妹子你穿着不错,想来不是为了金钱苦恼,看你这年纪一定是为情伤心了?”
  我叹了口气说道:“他想结婚,我不想……哎!”
  她愣愣地瞧着我问:“你为啥不想结婚呀?不会是那有毛病吧?”说完她上下打量着我。我被大嫂弄的哭笑不得,她怎么能解释我此时的心情?
  她瞧我的样子,像是恍然大悟,一拍脑门说道:“想自由是吧?不想被婚姻约束对不对?”
  我连忙点点头说:“大嫂的观念挺开放的,没想到你一眼就看到我心里去了。”
  她闷哼了一声道:“都是听人说的,我可不理解,要说这婚姻不好在于有没有遇见个知冷知热的人。”说完她的神情变得极为伤感。我猜她一定是深有感触,问道:“大嫂难道是有过不幸的婚姻?”
  她撸起胳膊,胳膊上一块块青紫。她说:“我男人打的。”我吃惊地问:“他打你,你不会找妇联,在不就报警。”
  她放下袖子回答:“他是我男人,我怎么能把他送进牢里。”说完她伤心的看着远方,样子竟然有几分沧桑。
  “他打你,你还在乎他?”我很难理解。
  她笑笑说:“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这么伤心,是打算和他分手了。”
  一提分手,我的心被狠狠地楸了一下,眼泪就又流了下来。
  大嫂见我难过,从兜里拿出一根绳索说道:“你看这是什么?”
  我向圈里看去,看见我和阿浩的婚礼。婚后我们很开心,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甚至比单身时更幸福,他对我的爱表现得淋淋尽致,不让我做饭,不让我洗衣服,只要他在家,家务他都包了,把我就像公主一被他伺候着,看着看着我看见他因为给去给我买吃的,被一辆汽车撞飞,救护车来的时候他已经没救了。
  我大哭着向他扑了过去,我眼前的景象突然消失了,我的脖子被套进了绳索里,我挣扎着向上看去,绳索的另一头抓在大嫂的手里,此时她的样子全变了,舌头伸出老长,面色苍白如纸,嘴里念叨着说:“大妹子对不起,我也是迫不得已,我都在这里等了一百年了,要是再找不到替身,我就永远不能投胎了。”
  我的脖子被套牢,我说不出话来,眼看着她把我挂在大树叉子上。
  “小静……小静……“远远传来阿浩的呼唤声,我的眼里流出了绝望的泪水,心里后悔不该和他闹别扭,一想到他看见我的尸体痛不欲生的样子,我就心如刀绞。
  我绝望地闭上眼睛,只求能有力气见阿浩最后一面。想告诉他我爱他,想要嫁给他,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我已经没了力气挣扎……
  绳索就在一瞬间松开了,我跌在地上剧烈地咳嗽着。
  大嫂拿着手里的绳索叹了口气说:“你是我放走的第一百个人了,本想这次狠狠心,可是我真的不想利用你们的伤感,把你带进死亡中,唉!年轻人活就好好活着吧!别像我这样,等死了之后,才知道能活着是多么幸福的事。”
  我刚想说话,阿浩就跑了过来。见我脖子上有道勒痕,紧张得不得了。我却一把抱住他,再也不肯撒开。
  回去后不久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那位大嫂来向我辞行,她说老天见她不忍伤害别人换自己投胎的机会,如今她虽然不能投胎了,可老天把她接去做神仙,她很开心,特此来向我辞行。
  我听了也很高兴,好人终究会有好报的。

目录

上一章

【37】李晶版痴情女

李晶一曲深情的《梦醒时分》唱完,酒吧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整个酒吧都躁动了。

“李晶,再来一首!”酒吧里有人大喊了声。

“对,再来一首!再来一首!”随之人群里声音响成一团,还有人吹起了口哨。

可是,李晶一唱完,就匆匆地下了台,直接跑着去了酒吧的卫生间。

在卫生间里,李晶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望了许久,想着龙君和于燕在一起甜蜜的样子,心里就禁不住伤心起来。她对着镜子,忍不住自言自语说:“龙君大哥,为什么你喜欢的人不是我?为什么?......”她边说边用手捂着嘴伤心地哭了,泪水迅速往下滑落。

这时,外面刚好有人进来了,李晶赶忙用手擦了擦眼泪,然后拼命地用水洗着脸。她重新整了整自己的状容,又理了理思绪,这才伤心地走了出去。

李晶径直从卫生间来到龙君面前,对他低声说:“龙君大哥,我......我今天有点儿不舒服,想早点回去!”

龙君望着李晶,看着她有些发红的眼睛,有些奇怪,忙问她:“李晶,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高玲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似乎猜到了些她的心思,不过她还是安慰地问了声:“是啊,李晶,你怎么了?”

李晶一听赶忙轻声说:“哦,没事,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想早点回去休息!”

龙君心有些沉,但此时也不便多问,他望着她,刚才还谈笑风生欢天喜地的她,才一会儿功夫,就变得一副伤心模样了。

“李晶,你真没事?你要有事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龙君站起身对她说。

李晶低着身子点点头,说:“嗯,龙君大哥,我真没事!”

“那好,你回去好好休息!”

“谢谢龙君大哥,那我走了!”

“好!”

李晶又朝高玲和于燕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急匆匆地往外跑了。酒吧里恢复平静,随后响起了录音带播放的歌曲《谁的眼泪在飞》。

在这阵阵伤感的歌曲声中,李晶跑到了酒吧外面,她怎么都忍不住了,泪水使劲儿地往下流,她一边走一边用手抹着眼泪。

这时,梁立波正好迎面向她走来,一看李晶这伤心哭泣的样子,就担心地老远朝她打招呼。

“李晶,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李晶听到喊声忙抬起头,她见是梁立波,就赶紧边擦眼泪边说:“哦,梁大哥,没事儿!”

梁立波快步走到她跟前,担心地说:“瞎话,你瞧你这哭得伤心的样子,还能没事?告诉我,是哪个小流氓又欺负你了,我去教训他!”

李晶忙摆了摆手说:“不不,梁大哥,真的没事,我不舒服想回去休息!”

梁立波又问了句:“真没事儿?

李晶说:“真的没事!”

梁立波只得作罢,他叮嘱说:“那行,你回去好好休息!”

李晶点点头说:“嗯,梁大哥,那我走了!”她说完,就匆匆继续朝前跑了。

梁立波看着李晶远去的背影,心里十分不解,这李晶平常可不是这样,很少见到她有像今天哭得这么伤心的。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摇了摇头就往酒吧走去。

酒吧里,李晶刚走,等龙君坐下来,于燕忍不住问:“龙君,李晶她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龙君一听下意识向高玲望了一眼,不想高玲也正好向他望来,他们似乎都明白李晶是怎么回事了。但碍着于燕的面,龙君只是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说了句:“我也不知道!呵呵。”

这时,酒吧乐队放了两首录音带后,见没人上台唱歌,为了活跃气氛,他们就自己串场了。乐队就位后,接着唱起了崔健的摇滚《一无所有》。酒吧里的人群也跟着强劲的音乐节奏舞动起来,酒吧里一时无比兴奋和躁动了。音乐、电声、叫声响着一团。

于燕可能来得少真不适合这样吵闹的场合,震天的声响使她不禁双手捂起了耳朵。她忽然有点儿想逃离吵闹的酒吧,况且下午她还得要备课,于是胡乱地拿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两口后,就对龙君说:“龙君,我想走了,下午还有课!我的课案都还没备呢!”

龙君直到这时,才知道她去教书了,他有点儿吃惊地问:“嗯?于燕,你真去学校教书了?”

于燕说:“是啊,怎么了?”

龙君笑笑说:“没什么,只是有点儿奇怪,我还以为你会去什么机关单位上班呢。”

一旁的高玲这时忍不住插了句嘴:“哎,龙君,她这大小姐脾气可倔着呢,看不上她爸给她安排的好单位!她什么事都是自己说了算,哈哈!你以后可要小心了!”

“就你胡说,我才没有!”于燕瞪了高玲一眼。

“哈哈,没事儿,我受得了!”龙君看着于燕说得很轻巧也很深情。

“别听高玲瞎说!”于燕放下手中的饮料,站起了身,继续说,“龙君,我真要走了,一会儿怕来不及了!”

龙君也跟着站起身,拉着于燕的手说:“行,我送你回去!”

“喂,龙君,那我怎么办?”高玲鬼笑地看着他说。

“呵呵,你,要不然你就在这儿等着吧,我一会儿来接你!”龙君笑了,知道她在逗乐,不过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高玲望着他俩大笑起来,摆摆手说:“哈哈,不用劳驾了!我哪能要你送,于燕还不吃了我!”

“高玲!”于燕白了她一眼,接着说,“你一天到晚不胡说会死啊!”

“好好好,不胡说了,你俩走吧!”高玲笑着朝龙君和于燕挥挥手。

龙君耸耸肩回应了下一下,就牵着于燕的手,一起往酒吧外走。他们这一走,酒吧里的人都让出空间腾地儿,也有人瞎起哄的。

“龙君大哥,走了?”酒吧人群里有人朝大声喊。

龙君笑着冲人群里那声音挥了挥手,说:“走了,你们接着玩儿!”

“龙君大哥,你牵的这位是大嫂吧......大嫂,慢走不送了啊!”酒吧人群里又有人喊了声。

龙君还是冲他们笑,于燕则感觉特别尴尬,这时她松开了龙君的手,明显加快了脚步。

“呵呵,别瞎说!”龙君说完赶紧跟着于燕走了。

两个人出了酒吧,梁立波正好迎面而来,但于燕走得太快,龙君还来不及向梁立波打招呼,就跟上于燕并排走了。

龙君那天从酒吧将于燕一直送到了学校,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实在看不见了,才不舍地返回了大排档。但是龙君和于燕都没有发现的是,他们一同手牵着手去学校的路上,张正明和英子也在那条路上走着,张正明正巧远远的就看见了他们。

当时,张正明很想上前就去把龙君给拷了,但又不得不顾及于燕,加上没有可以控告他的罪名,也就咬咬牙忍住了。不过,他心里忽然间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一定要得到于燕!这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感,也许在他看来,如能如何也无法输给一个他眼里的流氓,这种自尊丢不起!

英子当时看着张正明有些发愣,忙问他:“张队,怎么了?看什么呀?”

张正明回过神来,整了整头绪,才说:“哦,没什么,走吧!”他看到这时于燕和龙君已经走远了,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张正明在路上一直忍了许久,如果说他先前还要考虑于燕的感受的话,那现在看到她和龙君一副亲亲我我的甜蜜样子,就怎么也受不了了。他心里暗暗发誓要得到她。他禁不住又朝于燕和龙君在前面消失的路上望了一眼,才满怀不快地走了。

李晶那天从酒吧回家后,一直闷闷不乐,晚上也只胡乱吃了点东西,就一头倒在床上睡了。那一夜,李晶睡得很不安稳,做了很多梦,都是跟龙君相关的。她一会儿梦见他在酒吧和她一起唱歌;一会儿梦见他和她在一起,他还像以前一样会拍拍她的肩,笑她是小丫头;一会儿又梦见他又和别人打架了,还进了医院,而她仍然陪在他身边照顾他,他在昏迷中醒了,就拉起她的手还抱着她不放开。她在梦里不停地想,这要是真的就好了,这要是真的就好了。

后来她醒了,发现却是梦,又不禁失望地舒了口气。

第二天天还没亮,天空阴沉沉的,但李晶再也睡不着了。她不知道龙君昨天和于燕都干什么去了,她很奇怪以前可以大声地冲他喊着要做他女朋友,而现在心里喜欢他却怎么也开不了口了。不过,她又想,就算能开口又有什么意义呢,他终就不会喜欢她。

李晶就这样一个人坐在床上,在那里莫名其妙地想他。她甚至还想到了为什么当初他和于燕分手了,她有机会却不去把握呢?不是有很多次他在酒吧都晚归吗,他那时还时不时会送她回家,可惜她却没有挽留他。李晶想到这里似乎有些后悔,她可以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的,可是现在却没有机会了。

那个年代,人们谈起女孩子失身,几乎都无一例外地惊恐万分,因为失了身的女孩儿不仅会身败名裂,而且失身以后想再好好嫁个人都不容易了。但李晶觉得,龙君是她最喜欢的大哥,她早已经爱上他了,就算她给了他嫁不出去也无所谓。更何况,她一直以来都是别人眼里的坏坏女,家人都可以不要她,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李晶胡思乱想地渡过了一上午,才不得不起床,心不在焉地洗刷打扮了一番,才悻悻出了门去了酒吧。

那天,李晶在路上恍恍惚惚走着,碰见龙君,她不敢看他,迅速从他身边溜过去了。

“李晶--”龙君不禁喊了声。

李晶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自顾自地跑开了。

龙君望着李晶的背影怔了半天,才摇摇头走了。等他回到了大排档,他忧郁地轻轻点上一支烟,满怀思绪地一口一口抽着,忽然又有些担心起李晶来。毕竟,他心里清楚她是为了他才弄得如此伤心,他觉得再这样下去对她反而不好。在他眼里,李晶这个丫头,他一直把她当成妹妹般看待,可从来不曾想过其他的什么。而她,却明明知道他心有所属,还对他情有独钟。他不禁心里有些苦恼,他喜欢这个女孩儿,但这种喜欢却不同于他对于燕的感情,说到底他和李晶之间也只能算是兄妹之间的感情吧。他心里思索着,觉得十分有必要尽早跟她说清楚,不然只会让她更伤心。

高玲看见龙君抽着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跑过来问:“龙君,想什么呢?”

龙君抿灭了手上的烟头,才说:“嗯,我在想李晶的事!”

高玲不解地说:“李晶?你想她干嘛?你不会是想脚踏两只船吧,我可告诉你,你别乱来!”

“你瞎说什么啊,我怎么会!”龙君又点上一支烟,忧虑地说,“我是在想该不该跟李晶说清楚,免得她老在我这儿纠缠着伤心!”

高玲松了口气,随后又不禁幸灾乐祸起来,她笑着说:“呵呵,这会儿你知道头疼了?当初叫你赶她走你又不愿意,还把她弄到酒吧去,你这叫活该!”

龙君用力吐出一口烟,叹气说:“高玲,你说话怎么还和以前一样,就不能给点意见?”

“嗯,好吧!”高玲停了笑,认真说,“其实这事儿也简单,长痛不如短痛,你还是趁早跟李晶说清楚,这也算不辜负她对你一往情深!老拖着只会伤了她,我现在也开始怜惜她了!”

龙君点点头,又问:“可是,我怎么说啊?”

高玲听了笑着走开了,她边走边说:“呵呵,这我可帮不了你!”

“高玲!”龙君朝高玲喊。

高玲没有回答,只转头一笑。这一笑倒让龙君下了决心,他非得找李晶说清楚不可了。

当晚,龙君趁着朦胧不清的月光,缓缓地走在去音乐酒吧的路上,周围很静,风有点儿凉。

酒吧里,李晶因为前一晚上几乎没睡,整个人都疲惫不堪。那天在酒吧她唱歌的状态也一直不好,而且唱的歌曲,即使是很欢快的歌,也被她唱得莫名的伤感。深夜还不到十二点,酒吧里正热闹非凡,但李晶一脸疲惫地跟梁立波说几句,就神情晃忽地离开了酒吧。

夜色里,李晶漫不经心地走着,一副伤感消沉的样子。这时,龙君老远就看见了她。

“李晶!”龙君冲李晶喊了声。

“谁呀?”李晶脑子晕晕的,加上夜很暗,一时没看清正在前面路上冲她走过来的龙君。

龙君又喊了声:“是我,龙君!”

李晶一听,吓得顿住脚步。她赶紧仔细一瞧,果然是他!她的心开始怦怦怦地跳个不停。

等龙君走近了,李晶忐忑地问:“龙君大哥,怎么是你?”

龙君犹豫着说:“哦,我专程来找你的,跟你说点儿事!”

“找我?”李晶听了低低身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心里还是不禁欢喜了一下。

“是啊!”龙君看着李晶,又拍拍她的肩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嗯!”李晶点头应着,就和龙君并排走着,他俩一路沉默了许久。

路上寂静无声,一缕缕凉风吹得人身子颤颤的,月亮已进躲进云层里了。

走了一会儿,龙君才开口说:“李晶,在酒吧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李晶回过头来说:“嗯,挺好的!”

龙君说:“那就好,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找我!”

李晶点点头:“嗯。”她感觉心里空空的。

龙君看着李晶有些紧张的样子,这个外表坚强内心却柔弱的女孩儿,一时让他难以开口。他心里很想直接跟她说清楚他们之间的事,可他对她从来说不出一句狠话,想了半天,只得绕开话题问她:“李晶,能问你个事儿吗?”

李晶晕晕地说:“可以呀,什么事?”

龙君顿了顿说:“其实,跟你相处这么久,我觉得你是个漂亮懂事的好女孩儿,一定有很多男生追求你吧?”

李晶听完立刻怔住了,她没有想到龙君会问她这个。追求她的人当然有,可是她喜欢的只有他。她忽然感到心里一阵紧,脸也开始发热了。

李晶慌里慌张地说:“有是有......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龙君故作轻松地说:“谁呀,改天带来认识认识!”

“他......他......”李晶说得吱吱唔唔。

龙君当然知道她说的他是谁,但他不得不假装不知道,他只好对她说:“李晶,其实我一直希望你能找个好男人,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妹妹看待,我希望你将来能幸福!”

李晶一听,心倾刻间就塌了,眼泪都快迸出来。原来他只把她当成妹妹,她的心突然疼极了就如针扎一样,身子也颤抖起来,夜风吹来感觉冰冷了许多。

“龙君大哥--”李晶这时停下脚步看着龙君,忍不住流了泪。

“怎么了?”龙君也停下看着李晶,又用手擦了擦她的眼泪,说,“别哭!有什么事儿,跟我说!”

李晶有些不甘心又无比落漠,她用带着泪水的脸对龙君说:“龙君大哥,我不要做你妹妹......我喜欢你!”

龙君看着李晶伤心哭泣的样子,虽然很是心疼,但不得不狠了狠心说:“李晶,别傻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应该知道,我喜欢的是于燕!”

李晶哭着大声对龙君说:“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呜呜......”

龙君扶着她的肩说:“李晶,别哭了!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你肯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我不!我就喜欢你!”李晶说完,哭了一会儿,接着说,“龙君大哥,我到底哪里不好,你说!我一定改!”

龙君轻轻地拍了拍李晶的肩,心里突然很难受,他都有点儿后悔来找她了。

“李晶,你很好,你一直就是个好女孩儿!”龙君说得很沉重,“但是,我不值得你这样,真的!”

“可我就是喜欢你!”

“别犯傻了,比我好的人多着呢!别哭了啊!我送你回家!”龙君说着用手去扶她。

“我不要!”李晶甩开龙君的手,望着他,抖着身子伤心地说:“龙君大哥,我喜欢你!我这辈子都只喜欢你!呜呜......”她说完就哭着向前跑开了。

“李晶--”龙君朝她的背影喊。

李晶没有回头,渐渐地消失在了夜色中。她在路上跑了很远,才边哭边停下回头望了好多次,她心里多么希望他能跟来。可是,她仔细看看的时候,却找不到他的身影,她心里更加难过了。夜风凉如水,将她整个人冻得颤抖不停。

回到家,李晶一头倒在床上,一直哭了很久。她闭上眼,以为能忘记他,但流下的眼泪一滴滴从脸上淌下来,却没有骗到她。她回想起曾经和他一起的一幕幕,她发现她在他的生活中,从来都是过客。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楚,这痛楚让她只能放声哭泣。也许,哭泣是因为一个人在心里,无论怎么样也不肯散去。她忽然明白了,爱有时很容易,就是轻轻把他放在心里;爱有时又很难,就是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走进他的心里。她知道她对龙君的感情不会有结果,可她偏偏无法做到洒脱放手。

李晶想着哭着,感觉头涨涨的晕晕的,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伤心地睡着了。

下一章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说连载,百余年吊死鬼